第8章 邀请

莫雯雯醒了,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窗帘随风飘扬着,阳光随意洒在窗边。转头看着隔壁床位的莫蓓蓓,熟睡的样子,非常可爱,毫无攻击力可言。莫雯雯拿起了桌边的手机,发了短信,给天地集团的一个老员工。然后,就接着睡了。

那个老员工,是莫雯雯从小就认识的伯伯,父亲去世后,伯伯还是没有离开天地集团,尽职尽责,可以说,是莫雯雯很信赖的人了。伯伯收到了大小姐的短信,便起身穿好衣服,整理好行装,准备出门时,伯伯的老伴就听到动静,起身走到客厅,看到正要出门的伯伯,用沙哑的声音道:“你这是要去哪?不是最近几天都不用上班么?”伯伯看到起身的老伴,露出温柔的笑容道:“出去办点事,午饭会回来吃,不用担心。”笑的时候,伯伯的皱纹也跟着笑了,露出很美丽的弧度。

伯伯的老伴便提醒一句道:“记得吃早饭,慢走。”伯伯点了点头,关上门,出去了。然后去开自己的电动车去慕容氏集团的总公司。老伴看了会窗外的阳光,便回卧室了。伯伯到了总公司,便进总台说明来意,随后便被领到了一个办公室,让伯伯在这等。

这时,慕容文卓的母亲,吴秀,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听到了秘书打来的电话。便起身来到了伯伯所在的办公室。伯伯看见了吴秀立马起身,恭敬道:“是大小姐叫我来的,您是慕容文卓的母亲,吴秀女士吧!?”吴秀点了点头道:“是的,有事坐下说。”说着伯伯坐回了沙发,而吴秀则是坐到伯伯对面的沙发。

伯伯缓缓开了口道:“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天地集团的老职员,张嘉明。这次是大小姐叫我来,是希望您去医院看下她,她有事,想和你当面商量。”吴秀有点惊讶道:“为什么是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伯伯有点悲伤道:“其实,前几天,大小姐刚和你们商量联姻的事,成功后回去时,就出了车祸。据说,双腿再也不能行走。”

吴秀听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因为车祸而双腿不能行走,感到有点惋惜,道:“那么实在可惜,可是她应该知道,她不能走路了,我是不会答应她和我儿子联姻的。”伯伯道:“大小姐是知道的,但是她貌似还有其他的,想和您商量一下,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去医院看下大小姐?”

吴秀考虑了一下,点头道:“可以哦,在哪个医院?你带我去吧。”伯伯自然是答应,然后伯伯上了吴秀的车,跟司机说了大致位置,不一会,便到了医院门口。伯伯便领着吴秀去了莫雯雯的病房。

打开病房便只见莫雯雯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看来人是谁,见来人是吴秀和伯伯,便露出如春风般的笑容道:“好久不见,一路上辛苦了。”吴秀见莫雯雯的样子很精神,笑容很美,受到那么严重的打击,还能露出这样的笑容,吴秀觉得莫雯雯很不简单。而此刻,伯伯向莫雯雯点了点头,便出去关好门了。在走廊上自言自语道:“大小姐吩咐做的事,都做完了,该回去歇息了。”说这伸了个懒腰便消失在走廊尽头。

吴秀便坐在莫雯雯隔壁的病床上,缓缓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很精神。”莫雯雯点了点头道:“不精神点,怎么行?我还有我要做的事。”吴秀随即道:“你应该知道,你这副模样,我是不会同意联姻的。”

莫雯雯神秘了一笑,道:“是啊,是不同意和我结婚,但是,如果是我妹妹呢,天地集团的二小姐,不知道夫人愿不愿意同意?”吴秀看了看随风飘动的窗帘,许久,才道:“不知道二小姐,如何?”

莫雯雯露出笑容道:“夫人放心,我的妹妹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只是她现在不在,她回家做饭去了。”吴秀道:“没看到人,我怎么去了解,又怎么会答应?你应该知道我家儿子条件并不差,而且,有很多女孩子倒追他,天天受到那些追他女孩的巴结。只是那些女孩子我都看不上眼。难得看上眼的,如今又这副模样。”

莫雯雯无奈道:“是啊,本来以为可以称心如意的,却遭受了这样的事。我感觉我真的很不幸,但是我没希望,我妹妹却有希望。我妹妹莫蓓蓓,从小跟着我,她的性格脾气我最清楚了。她活泼开朗,是家里人的开心果。虽然活泼开朗,偶尔调皮,但是也知道分寸,难得的事,她很容易分清场合,什么时候该活泼,什么时候该安静。“

吴秀听了,道:“哦?有这么优秀?!”

而此刻,正在街上买菜的莫蓓蓓,狠狠打了个喷嚏,道:“怎么感觉好像有人会卖了我似的。”随即没看路,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两个人都摔到在地上,莫蓓蓓感觉膝盖有点疼,起身看到自己撞的人是个老伯伯,立马走到身边,扶老伯伯起来,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有伤到哪吧?!“

老伯伯露出了笑容道:“没事,没事,老伯伯我还没有那么脆弱。”刚想抬起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受伤了,抬不起来了。莫蓓蓓见状,立马把老伯伯送进了医院,做了包扎。期间老伯伯笑吟吟的夸奖莫蓓蓓道:“小姑娘真负责,不过,我现在手受伤了,没法给少爷做午餐了,少爷今天下午不用上班,午饭在家里吃。”

莫蓓蓓立马惊讶道:“原来老伯伯是有钱人家的佣人啊。”老伯伯点了点头道:“是的,少爷一般叫我李伯。”莫蓓蓓立马道:“总觉得老伯伯你,不是普通的佣人,工资应该很高吧,看你的气质,在看你穿着,在看你素质,一般老人家被撞,可不是你这个反应。”李伯点了点头道:“小姑娘,观察真仔细,不知道你姓什么?”

莫蓓蓓露出笑容道:“我叫莫蓓蓓,老伯伯就叫我莫蓓蓓好了,今天午饭你不能做,我就帮你做好了,别看我这样,我厨艺也是很不错的。嘿嘿,就当是我走在路上发呆,不小心撞到你的赔礼道歉好了。”

李伯露出很欣慰的笑容道:“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真的不多了,谁娶到了你,估计是他的福气吧。”莫蓓蓓问道:“难道你想要撮合我和你孙子还是其他什么亲戚?”李伯摇了摇头道:“我至今未婚呢。而且,我和我家人的关系都不怎么好,我的一生都在照顾少爷,上次夫人他们叫我退休过好自己的老年生活,我都不肯呢。因为这么久了,我都把少爷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了,我都舍不得离开他了。”

莫蓓蓓听此,开始想象,李伯口中的少爷是个怎样的人,于是问道:“那你家少爷肯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哦。”说起少爷,李伯就顿时很精神,露出父亲般的笑容道:“少爷他其实还是个孩子,他喜欢吃我的做菜,小时候,还得我哄他睡觉,他完全不把我当我佣人看待,就是把我当同等地位的人看待,会依赖我,少爷他,给了我家人般的感觉,我觉得我照顾少爷,很幸福。”

莫蓓蓓就非常好奇李伯口中的少爷是不是真如李伯说的那么好。看着李伯说起自家少爷是神情,那是温暖,是光,是黑暗中的喜悦。在李伯看来,可能这个少爷是非常好的人,任何人都无法和他比拟吧。就像莫蓓蓓觉得莫雯雯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亲人一样。在莫蓓蓓看来,莫雯雯是自己的理想,是自己的依靠,更是无可替代的姐姐。

莫蓓蓓觉得好像找到了个挚友,互相讨论着值得自己骄傲的亲人。于是在医院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场景,一个长长微卷的头发的女生,正在和一个气质不错的老伯伯,开心着说着什么。两个人的眼睛好像都散发出幸福的光芒,感觉就像爷爷和孙女般。场景很美。成为了医院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现。

说的很尽兴,但是看时间不多,便把老伯伯扶出医院。在医院门口,随便一招手,便有辆红色的的士停了下来,把老伯伯小心翼翼扶进了车,自己也进了车,便向老伯伯问了地址,然后叫司机开向这个地方。

司机是个很有精神的小伙,一听到这个地址,便有点惊讶,因为那个地方,住的都是有钱人,忍不住多看了李伯和莫蓓蓓一眼,觉得两人的气质很好,虽然穿着不是名牌,但是现在的有钱人,不是都很低调的么?而且,莫蓓蓓还长得挺漂亮的,要是再多打扮打扮一下,肯定能吸引不少人。司机随即就打气精神来了,有钱人可惹不起。还是专注开自己的车吧。

随着车缓缓开动,莫蓓蓓打了个外卖电话,叫人送外卖给自己姐姐,然后发了个小简讯给自己姐姐,说明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