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慕容文卓的烦恼

当菜都上齐了,秘书便开始细细品味这些菜,慕容文卓顿时也感觉有了胃口,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好久,也开动了。吃完了之后,慕容文卓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秘书说道:“谢谢你,感觉和你一起吃饭,好像让我明白了什么。”秘书便毫不客气道:“不用客气,以后如果要请我吃饭,请随便call我,我的手机为你二十四小时,都开机。”

慕容文卓有点无语,看样秘书开心的笑颜,也不由自主的笑了。整个人都开朗起来,秘书看着慕容文卓的笑容道:“对,就是这样,多笑笑,感觉你整个人都明媚了这个季节呢。”慕容文卓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夸自己的笑容。随即说道:“回去吧。”秘书点了点头跟着慕容文卓回公司了。

慕容文卓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的大门,看到了慕容翔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着茶,悠闲自在的样子。看见慕容文卓回来了,立马跑到慕容文卓身边,给了个慕容文卓大大的拥抱,道:“文卓文卓,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秘书并不认识慕容翔,看见这一幕,立马道:“啊,经理,那我不打搅你们了,我回去工作了。”立马跑了,慕容文卓完全没有解释的余地。而秘书回到位置,只能默默地想:“原来经理好这口。”

慕容文卓只好关上了办公室大门,把黏人的慕容翔,甩开。慕容翔立刻作伤心状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人家。”这时,刚好有个员工打开门,喊道:“经理……..”看到这一幕,立马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会记得敲门!”说完,立刻带好门走了。那个员工回到位置上,心里很不安,怕经理想要灭口,辞了自己。

慕容文卓顿时僵化在那,慕容翔就很关心道:“文卓文卓,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慕容文卓立马揪着慕容翔的衣领,怒道:“不要用这么恶心的口气说话。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都!”慕容翔立马做害羞状道:“越老就得越赶时髦。”慕容文卓立马怒道:“有你这么赶时髦的么?!”慕容翔看着怒气冲冲的慕容文卓,拍了拍慕容文卓肩膀道:“就算你被误会是那个也没关系的,我和你老妈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所以,机智我们,给你找了个未婚妻。”

紧接着露出微笑的表情,示意慕容文卓不要太担心。慕容文卓很想打慕容翔,但是很克制自己不要打慕容翔,一大把年纪的人,要是不小心打进医院了不太好。看着慕容翔的笑容,慕容文卓只能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冷静,然后勉强回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道:“不知道,父亲,来公司干嘛?”慕容翔看着慕容文卓帅气迷人的笑容,点了点头道:“这才像我儿子嘛,和我一样帅。我顺便路过,来看看许久没见的你,你都好久没有找人家了。”

这句话,刚说完,就有个青年女员工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听到了慕容翔那段话:“好久没有找人家了。”然后看到慕容翔娇羞的表情。然后掉头关上了办公室的门,跑回自己的位置。慕容文卓见状,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了,然后无奈道:“我错了,我以后有空会经常探望你们二老的。”慕容翔立马点点头,拍了拍慕容文卓的肩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然后一本正经,展开强大的气场走了。

在车上,慕容翔打了电话给李伯说道:“我今天已经见过他,很精神,没事的。”李伯在电话里回答道:“这几天,少爷都不怎么吃饭,听您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慕容翔温和道:“我家儿子还让你老这么担心,真是不好意思。本来你可以早早退休的。”李伯回答道:“照顾了那么久,也有感情了,实在是不忍少爷一个人。”慕容翔听到李伯的回答,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那么,有事,再打电话叫我吧。”李伯道:“好的。”就挂了电话。

慕容翔看着车窗外过往的行人和车辆,叹了口气道:“李伯的一生都献给了我们家,这人情太大了。”

慕容文卓烦恼的坐在办公桌前,心里狠狠鄙视了慕容翔不知道多少遍。现在公司里的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都非常奇怪,非常奇怪。说到自己的未婚妻,天地集团的大小姐,莫雯雯。莫雯雯这名字和莫蓓蓓的有点像呢。慕容文卓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资料,照片上的莫雯雯,看起来是很温润的女生。这资料,是慕容翔放在慕容文卓的桌上的。等慕容翔走了,慕容文卓才发现办公桌上多了这个资料。

不得不说,慕容文卓完全没有想和这个莫雯雯结婚的打算。一个快要倒了的公司的大小姐,联姻实在没有什么好处可以得。这场婚姻,倒是莫雯雯会得到不少好处。不过父母会答应,果然是看上了她人不错吧。说实在的,慕容文卓觉得这女孩,在自己眼里太普通了。不过,见面了才能下结论吧。这女孩子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那两个人答应了,她的请求。

这联姻,是让慕容文卓最烦恼的,感觉自己的一生就断送在父母手上了。总觉得那两个人喜欢以捉弄自己为乐。不过,这么二的父母,虽然会给自己制造不少麻烦,但是,感觉他们俩其实还挺不错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莫雯雯现在能自己扶着轮椅,去外面看看。当莫雯雯在医院里的花园看着花草发呆的时候,莫蓓蓓就立马跑了过来道:“姐姐,买东西回来,没有看见你很担心,还好护士说你在这。”莫雯雯回过神,笑了笑道:“莫蓓蓓,我还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么?”

莫蓓蓓立马回答道:“当然有!”莫雯雯无奈道:“莫蓓蓓,你终究太天真了,现实是残酷的。”莫蓓蓓立马生气地推着莫雯雯的轮椅回去道:“我才不管什么现不现实,我要做的,就是给你幸福,给我姐姐,最温暖的心。”莫雯雯转头看着莫蓓蓓生气的表情,想告诉莫蓓蓓,由她去和慕容文卓联姻,但是想到莫蓓蓓和慕容文卓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告诉她反而不太好,而且,莫蓓蓓现在和她男友关系特别好,现在告诉莫蓓蓓反而会起反效果。

想来想去,莫雯雯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反正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可以培养培养感情,现在就是看慕容文卓的父母答不答应,由莫蓓蓓来联姻了。看来,莫雯雯还得再努力一把。莫雯雯,看着自己的腿,想:“要是没有发生这一切就好了,一切都那么顺利就好。”想着想着,便到了自己的病房。

莫雯雯立马从桌上端起便当,喂莫雯雯吃饭。莫雯雯就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又不是手断了,自己来就好。”说完,想伸手去拿便当。莫蓓蓓立马不同意道:“不行,我就要喂你,你现在是病人,得好好照顾,让你感觉到,你还有我这么可靠的妹妹。”看着莫蓓蓓坚定的眼神,只好不再反抗,让莫蓓蓓喂自己了。

莫蓓蓓见莫雯雯不反抗自然很开心,喂莫雯雯吃完饭了。随后,莫雯雯便睡了。正当莫蓓蓓看着莫雯雯的睡颜的时候,纳兰潇杰就走进了病房,刚想出声。莫蓓蓓就示意纳兰潇杰不要说话,姐姐睡着了。然后和纳兰潇杰去了花园边走边说。

纳兰潇杰看着许久不见的莫蓓蓓,牵着她的手,感受她的存在,道:“好久,没有看见你了,照顾你姐姐辛苦么?“莫蓓蓓点了点头道:”虽然辛苦,但是看着她渐渐好起来了,我也就觉得这辛苦值了。不过,经常发呆,我很担心她。”

纳兰潇杰不自觉地紧紧握着莫蓓蓓的手道:“没事的,你姐,是很坚强的人,她不会抛弃你的。”莫蓓蓓点了点头笑道:“嗯!那么你最近状况如何?”纳兰潇杰看着莫蓓蓓的笑容,不自觉也露出笑容回答道:“还是那个老样子,只是最近比较牵挂你,怕你过得不好。”说着便轻抚了莫蓓蓓的发丝道:“你看,头发没有以前那么健康。”

莫蓓蓓顿时有点佩服纳兰潇杰道:“这你也能看出来,怎么我看不出来?难道我有近视眼了?”纳兰潇杰轻轻弹了莫蓓蓓的额头道:“傻瓜,要多照顾好自己身体,不要想那么多。需要什么帮忙的,尽管找我,至少我还算得上一个依靠吧。”莫蓓蓓点了点。两人便相顾无言,坐在长椅上看风景。时光就这么流逝了。

莫蓓蓓目送纳兰潇杰离开,看着纳兰潇杰的背影,缓缓道:“依靠么?”然后就转身走进医院守在莫雯雯的床边。纳兰潇杰走了没多久,便回头看着莫蓓蓓转身回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怎么样?才能彻底打动你的心,莫蓓蓓,你真的很难征服。”说着便坐上了自己的私家车,对车上的司机道:“回公司!”然后,在心里默默下了一个决心:“我一定会把莫蓓蓓拿下。”随着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