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考虑

慕容文卓听到莫蓓蓓已经不干了这个消息,本来觉得很开心,不用给莫蓓蓓当免费的司机了,可是,为什么心里会有点失落。慕容文卓搞不懂自己的心了,看着窗外的风景,发了会呆。“只是与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人走掉了而已,不用想那么多,该干嘛就去干嘛吧。”这么想着,便心情舒畅了,开始专心工作了,要做出业绩来,给那可恶的父母看。慕容文卓的父母一直小瞧慕容文卓,让慕容文卓很不爽,每次接到电话,就是父亲问,自己所在的分公司什么时候倒之类的。

莫雯雯艰难地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着周围的环境,感觉口干舌燥,想找水口,却又起不了,莫蓓蓓刚进门,见莫雯雯醒了,惊喜地跑到病床前,想起了医生告诉自己,病人刚醒都会口渴,但是这时候不能喝太多水,得用棉签沾点水到嘴边就行了。于是,就照着医生的话,做了。

莫雯雯已经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躺在这,为什么还有吊瓶,为什么腿没有知觉,什么都不知道,头很痛很痛,然后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莫蓓蓓见莫雯雯一句话也没有说,便睡了过去,心里顿时有点安慰,至少莫雯雯还没有发现腿废了这个事实。纳兰潇杰缓缓走进来了,看着熟睡了的莫雯雯,轻声道:“她醒了么?”莫雯雯轻轻道:“刚醒了,然后又睡了。你赶紧回去吧,刚刚是家里人打电话来了吧。”

纳兰潇杰点了点头,在莫蓓蓓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轻声道:“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找我,我的大门可是随时为你敞开的。”莫蓓蓓脸红了红,点了点头道:“嗯。”纳兰潇杰就微笑着离开了。莫雯雯看着纳兰潇杰离去的身影,心里无限安全感,看着熟睡的姐姐,拍了拍自己的脸,道:“莫蓓蓓,你还要加油,加油。”

夜晚降临,莫蓓蓓感觉外面的风吹进来有点冷,去关了窗户,回到床边便看到莫雯雯醒了,立马用棉签弄点水给莫雯雯喝。莫雯雯的嘴唇有点干裂,苍白无力虚弱的样子,看得莫蓓蓓有点心疼。莫雯雯过了会,虚弱道:“莫蓓蓓,这是在医院么?”莫蓓蓓点了点,眼眶红红的。

莫雯雯见莫蓓蓓眼眶红红的,艰难地抬起了手,摸着莫蓓蓓的头,微笑道:“怎么了?莫蓓蓓,姐姐没事哦!”莫蓓蓓眼泪顿时止不住流了下来,扑在莫雯雯身上,大声的哭着。莫雯雯笑了笑,轻轻拍着莫蓓蓓的背,轻声哄道:“不哭,不哭哦。”

当莫蓓蓓支支吾吾告诉莫雯雯,她的双腿再也无法行走时,莫雯雯还是一如既往露出微笑道:“没事哦,有莫蓓蓓在就好。”多么轻柔的语气,多么温和的人。可是莫蓓蓓却摇了摇头道:“姐姐,没必要在我面前那么坚强,你可以软弱点,你可以哭,我给你肩膀依靠,不要这么笑着,很吓人。”

莫雯雯听此,还是微微一笑道:“真的没事,对了,明天你回家拿点日用品过来吧,医生说我要在这住多久的院?”莫蓓蓓眼角带着泪水道:“大概半个月左右,我会在这照顾姐姐半个月,然后再去上班。”莫雯雯摸着莫蓓蓓的头道:“公司准假了?”莫蓓蓓点了点头道:“嗯!”莫蓓蓓不敢告诉莫雯雯自己把工作辞了,只能在照顾姐姐这段时间,重新找过工作。

第二天,莫蓓蓓便回家收拾了东西。打开了家里的门,看着空荡荡的家,心里无限忧伤。莫蓓蓓不明白,莫雯雯明明很伤心,为什么不发泄出来,为什么还要摆出笑容,明明很难过,为什么就不能依靠一下自己?看着窗外的风景,白云蓝天,那么美好,怎么映在眼里,却是忧伤的。莫蓓蓓拍了拍自己的脸,示意自己振作起来。

而莫雯雯一个人在病房里,看着窗外,自言自语道:“我该流泪么?”莫雯雯哭不出来,只是面对莫蓓蓓的担忧,感觉心里暖暖的,不自觉的嘴角扬起而已,毕竟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自己唯一的亲人。

莫雯雯想抬起自己的腿,但是自己的腿丝毫不动,苦苦笑了,道:“看来是真的废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接受自己残疾了这个事实。莫雯雯现在没有时间忧伤,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就是自己残疾了,慕容氏集团肯定不会同意联姻,那样天地集团没有了慕容氏集团的支持,就会立马倒下去,这样下去父亲苦心经营的公司就会这样没了。

人算不如天算,本以为是圆满结局,本以为会很顺心。这样下去,怎么办?突然,莫雯雯想到了莫蓓蓓,莫蓓蓓长相不错,性格活泼开朗,而且,气质也不错。可以跟慕容氏夫妇商量下,考虑一下莫蓓蓓。可是,让莫蓓蓓去联姻真的好么?莫雯雯知道莫蓓蓓有一个男友,知道他们交往了很久,但是不知道莫蓓蓓对这个男友喜欢到了哪种程度。心里顿时很烦躁。

没过多久,莫蓓蓓便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了,把东西往姐姐旁边的床位一扔,然后就倒在床上,说道:“啊,好重。”莫雯雯笑了笑,问道:“莫蓓蓓,你和你男朋友相处怎么样?”莫蓓蓓眨了眨眼睛道:“还好吧,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能赶过来。但是他向我求过好几次婚,我都没答应,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但是,姐姐,他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呢,总觉得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的人啊。”

莫雯雯听此心里便松了一口气,毕竟,莫蓓蓓还没有喜欢到非要嫁给他不可。这么说,其实还是有希望。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等自己好的差不多了,跟慕容氏夫妇商量一下就好。莫蓓蓓看着莫雯雯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便道:“姐姐,你在想什么?”莫雯雯反应过来,看中莫蓓蓓看着自己,露出微笑道:“没什么。我肚子有点饿了,不知道莫蓓蓓小姐,有木有弄点吃的给我。”

莫蓓蓓突然想起,莫雯雯很久没有吃东西了,立马道:“你先等着,我立马弄好吃的给你哦。”然后就跑了出去。莫雯雯看着莫蓓蓓消失的身影,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个性格,真是一点都不改不了。”然后看着自己再也不能动弹的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发着呆。

慕容文卓好几次经过莫蓓蓓的办公桌,看着空荡荡的,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有点失落,总是想起第一次见面,莫蓓蓓那张牙舞爪的样子。慕容文卓总觉得好像自己病了,吃着李伯做的便当,总是没吃几口,就不吃了,每次把便当盒带回去,李伯总是很惊讶的问:“怎么剩这么多?”然后会很关怀的说:“少爷,不多吃点,身体会很虚弱的,容易生病的。”可是慕容文卓就是吃不下。是不是吃腻了李伯做的饭菜?这么想着,便想去外面的餐厅吃。

午饭时间到了,慕容文卓刚想去外面吃,秘书便进来说道:“经理,今天午饭一起吃吧。”慕容文卓本想拒绝,但是想,也许和别人一起吃,会更有胃口吧,便点了点头道:“嗯!”秘书见慕容文卓答应了,很高兴,问去哪吃。慕容文卓便淡淡回答道:“去附近那家有名的餐厅吧,我请客。”秘书感觉自己走好运了,能和这么一个帅哥,免费吃高级料理,这是自己做梦都做不到的。立马点了点头,跟着慕容文卓走。兴奋的秘书,立刻有很多话题,一直和慕容文卓说个不停。

这让慕容文卓体会到什么叫做一个女人就相当于一百只鸭子。进了餐厅的大门,里面灯光暖暖,装修格外复古,环境也很安静,随即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去,立马就有甜美的女服务员走了上来,为客人服务。慕容文卓点了几样菜,秘书自然也毫不客气点了好几样。虽然最近在减肥,但是,难得有人请客吃高级料理,岂能错过。

服务员退了下去,慕容文卓便看着窗外过往的人文卓,秘书就好奇的问道:“经理最近几天是不是心情不好?”经理点了点头道:“你怎么知道?”秘书笑了笑,道:“因为经理总喜欢发呆,而且,经理午饭不是总在办公室吃么?今天居然在外面吃,我想不是因为我面子这么大吧。”经理点了点头,道:“你确实很聪明,能发现一个人细微的变化,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夸你能干了。”

秘书缓缓道:“注意到上司和顾客的喜好,还有心情,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上司和顾客的喜爱不是么?”经理看着秘书无奈的表情,笑了笑,道:“感觉你很不容易。”秘书立马就感叹道:“生容易,活不容易,主要是帅帅的经理请客吃高级料理,我整个人的心情,都是美美的,感觉好幸福。”说完,立马做出幸福状。

经理看到,忍不住笑了,都说幸福会感染,大概就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