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告白

慕容文卓吃完了饭,便回房间了,点亮了室内的灯,便开始对着电脑工作了。

房间的装修摆设简洁大方。窗户打开的,时不时有点微凉的风吹进来了,时不时夹带着青草味和花香。不一会,慕容文卓便走向窗户边,看着窗外,任微风轻抚他的短发,不由一阵心旷神怡。窗外便是花园,那里都是李伯养的花,偶尔还能听到虫子的叫声。

慕容文卓感觉有点乏了,便倒在床上休息片刻,想起今天和莫蓓蓓打的赌,心里有点烦躁,烦躁着烦躁着,便进入梦乡睡着了。没过多久,李伯走进慕容文卓的房间,端来了点心,见慕容文卓躺在床上睡着了,便把点心放桌上,看着慕容文卓孩子般的睡颜,露出了暖暖的笑容。

为慕容文卓盖好被子,轻轻地把窗户关上,拉好窗帘,关灯,关好门。做这些事有条不紊,就好像做过很多次的样子,如此的熟练。随后,李伯在厨房洗着碗,发出感概道:“有时候感觉,我就是一个妈妈,唉。”

清晨,慕容文卓照旧早早的醒了,起身,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一阵花香随风飘来,闭眼,感受这里的一切,是那么令人安心。

吃完早饭,开车去公司。进了公司,经过莫蓓蓓的办公桌的时候,没看见莫蓓蓓,估计是还没有来。慕容文卓想起昨天的赌,心里很烦躁,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大概过了半个钟头,慕容文卓有份文件想让莫蓓蓓处理,便叫秘书把莫蓓蓓叫到自己办公室来,等来的却是莫蓓蓓无故旷工的消息。慕容文卓心里便有点烦躁,也不知道莫蓓蓓究竟在做什么。

当第一缕阳光洒向莫蓓蓓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的莫蓓蓓醒了,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大大的太阳,说道:“真少见,清晨的太阳就有这么大了。”随即看了一下自己的表,呆呆道:“八点半了。”过了会,突然想起已经过了上班时间,立马洗漱,收拾东西,到冰箱里拿点吃的准备走时,突然手机响了。

莫蓓蓓看着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接了电话,听完电话里的内容,二话不说,立马摔门而出,叫了的士。上了车,便对的士的司机吼道:“人大医院,快点!”司机立马打好方向盘,向人大医院进发。

在车上,莫蓓蓓很不安,拨出了男友的号码。接通后,只听电话里的人慵懒的说:“喂,莫蓓蓓,你不是在上班么?怎么打电话给我?”莫蓓蓓有点带哭腔道:“我姐姐她出车祸住院了。”电话里的人立马问了医院在哪,然后说会马上过去,叫莫蓓蓓别太担心,便挂了电话。

莫蓓蓓的男朋友,纳兰潇杰,是个温润文雅的谦谦君子,对莫蓓蓓更是呵护关心备至,让莫蓓蓓在不安的时候,第一个想起可以依靠的人,便是他了。听到纳兰潇杰的回答,莫蓓蓓心里的不安稍微减少了点。

当莫蓓蓓刚从的士下车的时候,便看到纳兰潇杰站立在阳光下,那么耀眼,就像王子般。他走了过来,露出温柔的眼神,轻轻为莫蓓蓓擦掉眼角的泪水,然后牵着莫蓓蓓的手道:“我们一起进去吧。”莫蓓蓓点了点头,便跟着纳兰潇杰走了进去。

找到了莫雯雯的病床,莫雯雯正在那安静的躺着,睡着了,很安详,呼吸也很平稳。随后就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医生走了过来道:“你是莫雯雯的家属么?”莫蓓蓓点了点头。医生就把莫雯雯的病例给了莫蓓蓓,并缓缓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病人的腿部神经已经没有用了,可能一生都不能行走了。”莫蓓蓓听此,顿时晴天霹雳,呆了呆道:“也就是说,我姐的腿废了么?”医生点了点。莫蓓蓓立马瘫软在地上了。

医生走后,纳兰潇杰把莫蓓蓓扶到座位上坐着,并对莫蓓蓓说道:“不用担心,这里治不了,可以去别的地方治,如果实在好不了,那么你就辛苦点,给你姐姐依靠,然后,你也可以依靠我哦。”莫蓓蓓看着纳兰潇杰温柔的眼神道:“我不知道我姐姐能不能接受她废了的事实。任何一个普通人,面对这样的打击,都会消沉吧。”

纳兰潇杰温柔的露出了微笑,搂着莫蓓蓓道:“你只要不让她觉得,她一无所有就好了,你只要陪着她,让她知道,还有你,然后你也不能消沉哦,你要积极向上,感染她,她也就会被你感染了。”莫蓓蓓依偎在纳兰潇杰的怀里道:“你说的很有道理,有你在,真好。”

纳兰潇杰闻着莫蓓蓓的发香道:“你只要清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就好,你只要清楚,如果你需要,随时叫我,我会立马赶到,哪怕有一笔大生意也推掉,因为我知道,当你需要我的时候,肯定是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你肯定一个人偷偷的哭,我啊,最清楚你了。”听着纳兰潇杰的话,莫蓓蓓眼睛红红的。确实,莫蓓蓓很少需要纳兰潇杰,可是一旦需要的时候,便是莫蓓蓓最脆弱的时候。纳兰潇杰给了莫蓓蓓无限的安全感。

突然,想起还没向公司请假,便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林子方,林子方是莫蓓蓓那个组的组长。拨通了电话,说明了原因。只听林子方缓缓讲道:“莫蓓蓓,你是刚来公司上班的新人,没多久就请假,这不太好,我得去问下经理准许不?稍后给你通知。”莫蓓蓓回答道:“嗯。”便挂了电话。想着慕容文卓那家伙肯定不准许,巴不得辞掉自己。

果然,林子方向慕容文卓请示了下,慕容文卓立马拒绝莫蓓蓓的请求,并对林子方说:“告诉她,叫她立马来公司上班,不然以后就不用来了。”林子方便将原话打电话说给了莫蓓蓓听。莫蓓蓓便气鼓鼓的说:“凭什么?!我姐现在住院都不能通融一下么,你们还有人情味么?”林子方立马不耐烦道:“人情味也是看对谁,你姐住院随便找个人照看一下不就得了,现在回来上班还能保到工作。”

莫蓓蓓立马火了道:“你不知道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么,最需要家里人照顾么,什么叫随便找个人照顾算了,都是什么人嘛?!这样的公司不去上也罢。我不做了!”说完立马挂电话。然后一抬头便看到纳兰潇杰,看着自己。莫蓓蓓的脸瞬间就红了,道:“看什么?没看过人家生气么?”纳兰潇杰露出微笑道:“看过,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生气的你,最美了,你知道么?我生病的时候,家里人从来都是随便找个人照顾我而已,当我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在,当时年纪小,就会觉得很伤心很失落,现在长大了,便不会那么觉得了。但是,看见你为你姐姐甚至连工作都不要了,我感觉心里暖暖的,好像找到了什么。”

莫蓓蓓摸了摸纳兰潇杰的头道:“以后,我会陪着你啊。我曾经想过人们为什么要谈恋爱,后来我想通了,大概是,家人和朋友都不能为你做到的,你的恋人却为你做到了,当你看见恋人的那一秒,你会感觉心里无比的充实,会觉得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就好了。”纳兰潇杰笑了笑道:“那你会有这样的感觉么,想要和我一直生活下去。”莫蓓蓓吐了吐舌头道:“才没有嘞。”纳兰潇杰笑了笑,摸了摸莫蓓蓓的头道:“看来我还做的不够啊,我会继续努力的哦!”

莫蓓蓓拍了拍纳兰潇杰的肩膀道:“嗯,继续努力哦,我看好你哦!”随即露出了很灿烂的微笑。这一刻,纳兰潇杰觉得莫蓓蓓真的很美,很美,就像找到世界上最亮的那颗心。纳兰潇杰立马抱住了莫蓓蓓道:“等着你答应嫁给我的那天,我会向全世界宣布我爱你,我会告诉全世界,我娶了这么美丽的女孩。”莫蓓蓓脸红了红,道:“你不觉得我是那么多女孩中很普通的一位么?不是很优秀,长相也是不是特别美丽动人,身材也不是那么极品,什么都很一般般。”

纳兰潇杰轻轻抚弄莫蓓蓓的发丝道:“但是,在我眼里,你是最特别的,也许别人不知道你有多么好,我知道就好了,我也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和你结婚,是有多么喜悦,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莫蓓蓓的心,砰砰的跳动着,娇羞道:“那你想办法让我答应你的求婚吧。”纳兰潇杰点了点头,道:“好,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莫蓓蓓看着纳兰潇杰那么坚定的眼神,心里暖暖的。莫蓓蓓在最好的年华,碰见绝不会放弃自己的纳兰潇杰。莫蓓蓓想着,有疼爱自己的姐姐,还有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纳兰潇杰,自己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轻轻的吻了纳兰潇杰的脸颊,说道:“谢谢你。”纳兰潇杰抚摸着被纳兰潇杰吻过的脸颊,轻轻道:“感觉像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