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通知

莫雯雯哼着歌儿,高高兴兴地走出了公司大楼。莫雯雯感觉整个世界都充满了色彩。随即看到了一个缓缓驶来的出租车,摇了摇头,那出租车司机就立马停了下来。有美女要坐自己的车,当然很乐意。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开朗的大叔,和莫雯雯打了个很精神的招呼。莫雯雯自然很礼貌的回应了。坐在出租车上的莫雯雯给妹妹发完了简讯,收起了手机,看着窗外,联姻比想象得还要成功。莫雯雯此刻的心情格外喜悦。想着天地集团有救了,就愉快得拿起耳机,听着音乐,哼着歌儿。

而此刻出租车司机的手机响起来了,便一边接电话一边开车,聊得很开心的样子的说。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的鸣笛声。只是一声巨响,身子往前倾倒,然后眼前一黑,大脑一片空白,便已经失去了知觉。随后周围的车都停了下来,莫雯雯好像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还有人们的热议声。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得很香。司机大叔也是,在残破不堪的车内,如此安逸。

此刻在公司的莫蓓蓓,正在为自己算计慕容文卓成功而开心。想着以后慕容文卓要当自己的御用司机,怎么想都怎么觉得美哒哒的。慕容文卓看着窗外想着一些事,一些人,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就下班了。慕容文卓也不知道怎么了,发了一下午的呆,只是突然之间感觉心情不是很好。收拾着东西,刚走出办公室,便看见莫蓓蓓很开心的收拾东西,哼着歌儿。露出像小女孩得到心爱的糖果一样的笑容。

慕容文卓此刻不得不承认,莫蓓蓓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只是如果没发生那些很不愉快的事,大概慕容文卓就不会如此注意着她吧,也不会发现那样纯真的笑容了吧。其实,进入了社会,还能露出那样笑容的人,很少。这大概就是莫蓓蓓的魅力所在。慕容文卓有点羡慕莫蓓蓓,能那样自然流露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这是慕容文卓所做不到的。

不过,慕容文卓还是过去打击了一下莫蓓蓓,道:“下班这么开心,是不是因为有时间去整容了。”莫蓓蓓本来想发火的,可是今天心情好,不跟慕容文卓计较,还是很开心道:“是啊,经理,要不要一起整啊!?你请客哦。”慕容文卓便不在意道:“要是跟你在一起整容,别人不小心把我整成你这副德行,唉,我还是回家吧。”

莫蓓蓓知道慕容文卓在说自己丑,但是不在意不在意,反正以后是要当自己司机的人。便收拾东西匆匆从他身边走过了。慕容文卓看着莫蓓蓓的背影,被窗外的夕阳照得格外耀眼。就好像电影里的特写镜头。慕容文卓的秘书,看见慕容文卓看着莫蓓蓓的背影,眼里不知道,好像在流露什么。就像注视着恋人一般。

莫蓓蓓又开始了挤公交之旅。“总觉得公交车是最牛的压缩包了。”莫蓓蓓一边脸贴在车窗玻璃上一边感叹的想着。莫蓓蓓艰难地下了公交车,捏了捏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感觉脸好像被压成大脸饼了。”然后有个可爱的小孩子路过,看着莫蓓蓓,莫蓓蓓露出了笑容,算是打招呼,结果这个小孩子,哭了,嗯,吓哭了,然后跑了。还是边哭边跑。

莫蓓蓓顿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是自己后面有什么吗?然后反头一看,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结果叹了一口气道:“现在的小孩,真奇怪,难道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然后就感觉有点发麻,赶紧跑回家了。可是,家里空荡荡的,姐姐没有回来,也没有说好的晚饭。

窗外的夕阳,透过窗户,溜进了客厅,安静的呆着。莫蓓蓓打开了窗户,有一股柔风吹开了自己的发丝。感觉很舒服,外面街道的鸣笛声,对面的那栋楼安静的立着,偶尔还有小孩子的嬉笑声亦或者大人们的讨论声。这里的每一天都是这么安详,尤其是夜晚。这里是莫蓓蓓和莫雯雯唯一的家。

打电话也打不通,发短信也许久没回。莫蓓蓓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等着莫雯雯回来。直至天黑,屋里的灯还是没有打开。倒是外面亮起的灯,分了一点点光明给这个家。莫蓓蓓的男朋友期间发了简讯给莫蓓蓓。莫蓓蓓也是随意回复了下。莫蓓蓓心里很不安,因为莫雯雯很少这个点还不在家。

慕容文卓回家便看着许久不见的父母正在客厅看着电视。好像是在看什么很好玩的节目,笑得很开心。慕容文卓就有点怒了,问道:“李伯呢?”吴秀看着亲爱的儿子生气的脸庞,不以为意道:“啊啦啦,别摆出了那样可怕的表情,会吓坏小女孩的哦,会没有人嫁给你的哦。”而慕容翔指这电视道:“娶不到算了,快看,别管他。”然后吴秀立刻转头看电视,两人又笑得很开心。

李伯依然是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干净清爽的头发,把端来的红酒和酒杯放在茶几上,然后给开心的夫妇俩倒好酒。就看着一脸怒气的慕容文卓,露出笑容道:“少爷回来了,晚饭快好了,赶紧放好东西来吃吧。”慕容文卓此刻肚子也有点饿,就不太计较那么多,回了房间,把东西放好,就去了餐桌。

李伯,今天做了很多菜,很丰盛,也很香。慕容文卓就迫不及待地开动了,李伯就站在一旁看着慕容文卓吃,露出笑容。明明是很安静协和的场面,但是,慕容文卓的父母的笑声实在太大了。慕容文卓就放下筷子,走到父母面前,很冷静道:“请你们出去!”吴秀立刻做出伤心状道:“不要对自己的父母那么残酷嘛!”说着说着,眼眶就有泪水在打转。慕容翔立刻严肃道:“慕容文卓,你又在欺负你妈了。”

慕容文卓有点慌张的看着泪水盈盈的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吴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这么久难道有时间来看你,你居然是这个态度,这么凶巴巴的,我只是安静的看会电视,你就要赶人,我……”说着说着,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一脸悲伤看着慕容文卓。而慕容翔抱着吴秀,一脸哀叹,好似生了个不孝子。

慕容文卓抽了抽嘴道:“我只是想叫你们一起用饭而已。”吴秀立刻眼泪不流了,露出开心的笑容道:“真哒!?怎么不早说?!”李伯便在一旁谦恭的回答道:“我有叫您们一起用饭,只是您们看着太专心了,完全听不到我说话,少爷一站在这,你们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慕容翔喝了点红酒道:“那是当然,我的儿子,存在感可是很强的哦。”随即拉着吴秀的手道,“看我们儿子这么真诚的叫我们去吃饭,就原谅他哦,来擦擦眼泪,去吃饭。”说着,拿纸巾帮吴秀擦眼泪,然后一起去餐桌上吃饭。

慕容文卓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自己父母秀恩爱。慕容翔一边夹着菜,一边对吴秀道:“啊啊啊。”然后吴秀就甜蜜张开嘴巴,慕容翔就把菜送到吴秀嘴里。吴秀一边说着好吃,一边用相同的方式喂给慕容翔吃。慕容文卓在一旁都快要爆炸了。李伯见状,赶紧插话道:“还是跟新婚一样那么恩爱呐。”

吴秀听了,立刻露出甜蜜的微笑道:“是哦,不要太羡慕哦,我晓得慕容文卓一个人这么大,也是该有个甜蜜的伴侣了。”慕容文卓毫不留情回答道:“不劳你废心。”吴秀眼眶里的泪水便开始打转,慕容翔看着慕容文卓,好似在说,你这个不孝子。慕容文卓立马勉强笑道:“我会尽量去找个女朋友。”

吴秀泪水盈盈的看着慕容文卓道:“可是,今天我已经帮你挑好了未婚妻,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无论是哪方面,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女孩子,她向你求婚,我和你父亲便答应了,觉得你如果见了她,一定会很喜欢她。”

“什么!?”慕容文卓立马怒起拍桌子道,“你们怎么可以不经过我同意,随便答应人家!”慕容翔见慕容文卓这反应,很不满意摇了摇头道:“真是大了,连父母也凶。”说着便一脸委屈,抱着吴秀,两人一起哭,还异口同声道:“我们也是看那女孩那么好,怕错失了就不好,我们也是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

慕容文卓看着两个泪人,无奈叹道:“好吧,我又栽你们手里了,别哭了,我答应,再哭就请你们出去。”话音刚落,两人便安静的吃饭。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慕容文卓顿时无语了。拿起筷子,先填饱自己的肚子再说。李伯看着吴秀和慕容翔变脸,露出笑容,真是一对可爱的父母。

不过,吴秀和慕容翔没过一会,就立马站了起来,吴秀急忙道:“我突然想起来有急事,是吧,亲爱的,我们先回去了。”慕容翔也点了点头,没等慕容文卓反应过了,两人就没影了。“逃得真快。”慕容文卓咬咬牙道。李伯笑了笑道:“他们还是一如既往,那么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