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谈条件

莫言霆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戏谑,这个女人,昨天可不是这幅样子。

他轻轻将她搂入怀中,两只大手在苏七七的身体上游走。

苏七七的娇躯不自禁的颤了颤,感受着男人的呼吸逐渐便的粗重,手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她一阵心悸,一双美眸害怕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莫言霆,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瑟瑟发抖。

终于,男人似乎忍受不住,他低头狠狠地篡住他的唇,开始细细品味。

苏七七万分诧异,他的舌已经趁着她发呆之际进入了口中,她发怔中听到男人的喘气声,再从耳垂转移到锁骨,接着开始扯她的衣服。

苏七七看着在身上侵占的某人,锋利的牙狠狠咬在了他的脖颈,上一次莫言霆亲吻她的时候她也是咬在这个位置,这次相同的位置让他的伤口绽开了。

“苏七七!”莫言霆转而并没有停手,反而开始掠夺她的唇舌。苏七七也毫不服输,将他深入的舌开始啃咬。

第二天,苏七七被身上的疼痛折腾醒了,感觉就没睡过,全身的疼痛都在叫嚣昨夜的放纵。某个地方更是疼得她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倒是身旁的莫言霆睡得极香,整个身体都露了出来,只有私密处被被角盖住,身上全是苏七七的抓痕和牙印,有些地方还带着细微的血色,身上极致暧昧的气息。

苏七七神色似淬了毒一般,将男人脸庞记了下来。

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带着些许伶俐,深邃的眼瞳,浓密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薄唇,眉形修长略带伶俐,高贵气质难以掩饰。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这么恶劣的人竟然拥有这么不俗的长相,这男人的长相,不管男人女人恐怕都会为之疯狂追求,真是。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想到昨晚被这男人侵占了一夜,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内心的怒火实在难以平息,内心有一种,既然我吃了亏,你也别想好过,她要把整个爵苑闹翻天。

长得相貌堂堂的禽兽,遇见我,你死定了!

“女人,你男人很多?”

莫言霆唇角微扬,深邃的眼睁开带着摄人心魂的魄力,似乎将苏七七淬了毒的眼神并不看在眼里。

莫言霆眼瞳还在回味昨夜的味道,这女人说了她男人很多,他内心是不信,但是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再看到她那么强烈的反应就断定她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男人,然后,他赌赢了,他是她第一个男人。

这样想来他的心里有些舒心,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苏小姐,或者该叫你苏七七。”

苏七七内心有些震荡,昨夜的时候他或许是听到那帮小混混叫她苏小姐,但是她并没有告诉她她的名字。

“苏七七,多大?”

“哦?看来莫言霆你对我很好奇。”苏七七神色有些愤恨。

“多大?”声音带着威胁,他的笑意毫不掩饰。

“29。”苏七七想了想,给了这么一个年龄,其实她只有十八岁,昨天刚好成年。

莫言霆脸色顿时像是吃了苍蝇般,“29?”

“对,莫少,其实我的膜是补得,我的皮肤是保养得。”从佣人那里,苏七七探听到这个男人的身份,为了能从这里逃脱,她将自己极力贬低。

莫言霆眉头紧皱,嫌弃意味太重,29岁,那是什么概念。现在的他才22岁。

苏七七看他相信自己的话语再次放话,现在正是再次加把火的时候了,就让大火来得更猛烈吧。

“莫少,昨夜已经够了,你直接将我丢出去吧,我这么老的女人被您这么高贵年轻的身体碰了我感到很荣幸。”

莫言霆眼睛一眯,在思考她说的每句话的真实性,若是真的有29岁,男人很多,床技不会这么差,身子也不会这么稚嫩。

苏七七看出他知道自己耍了她,强装镇定,“莫少,我还可以给你找可爱迷人的小妹妹,我这么老的女人您就丢了得了。”

莫言霆确定,这女人不过是说谎罢了,说话一套一套的。不过,放过她?这么有趣的女人放了他还从哪儿找。

“做我的情人。”莫言霆恢复了之前的伶俐。

苏七七缓缓抬起头,脸色有些苍白,要是呆着这里可能一辈子都出不去,要是他一直不厌恶她,她没办法想下去。

“莫少,我可以给你找其他女人,我配不上你。”苏七七不想和他产生纠缠。外面大把的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他却在这里对她这么纠缠不休。

“如果你想死,可以。”

“那么我想出去。”

“做我的情人,一直到你生下孩子为止。”

“我不做,你给我滚。”苏七七伸手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直接砸在莫言霆头上。

血液快速流了下来,滴在了他的唇上,带着些诱惑。

“哦?爪子倒是挺利的嘛。”莫言霆露出了一抹笑意,瞬间,直接扼住了苏七七的咽喉,把她狠狠灌在地上,他出手的速度太快,太突然,打得苏七七一个措手不及。

苏七七被强行扔在地上疼痛的发出呜咽,咽喉上的伤疤并没没有治疗,伤疤开始破开了,“真是恶劣的男人。”苏七七捂住脖子的伤口。

“记住,我是莫言霆。”他的言语间满是致命的危险,眯着的眼眸带着戾气,放、荡不羁的,凌烈的,带着致命的诱惑。

苏七七还想对峙,但是根本就发不出声音。苏七七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这男人看来真的是生气了,对于她的死亡好像并不在意。看来真的是想要她的命了。

苏七七嘴角带着不屑的笑容。像极了在污秽的池塘里的白莲花一层不染,洁白如华。

“莫言霆,杀人也要找个僻静的地方,这里,是你家。”

苏七七神色有些淡然带着些嘲讽,她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对于生和死,或许,死才是一种解脱。

莫言霆眼里带着诧异,看着苏七七的神色也微微变了。

此时的苏七七美极了,脖颈上的血液顺着滑向了肌肤,顺着血液的流向,每一分的诱惑都带着摄魂,让人沉沦,不言而喻,苏七七的美是无置可否的。

昨天的她明明害怕极了死亡,怎么到了现在对死这么坦然,这女人他是第一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