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冷漠的男人

夜色,苏七七累的快脱虚,被送回了城堡。

城堡外围繁花锦簇,后面还有大海,如果这里不是莫言霆住,会是不错的旅游地。

当然她无心去想这些,脑海里已经不由自主的将今天的画面深深地记下了。

苏七七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就看到一抹欣长的人影投在地板上,向上看,男人身披浴衣,头发还是湿的。

听见她进来,慢斯条理转过身,敞开的浴衣下露着若隐若现,肌理分明的肌肉。

苏七七心一跳,下意识向后退,羞涩的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今天才看了大尺度,他知道了吗?

不容她再多想,男人已经缓步走到她面前。

男人像踏着金光走过来,发梢上的水滴,折射璀璨的灯光。

极尖的下巴犹如刀削,深邃幽暗的眼,深似能让人沦陷进去的旋涡。

刚沐完浴的气息,灼热的洒在她胶原蛋白的脸蛋上,晕染的她双颊微微泛红。

苏七七声音发涩:“莫先生,今天你回来的这么早?”

“听说你今天去上课了。”他的声音低沉魅惑。

叩在她的心上。

她觉得,以莫言霆的身份地位,好听的嗓音,高贵迷人的气质,就算不摘下面具也会有人拜倒在他西装裤下。

他绝对有这个资本,只是,他冷漠起来太吓人了。

光是一个眼神,就有种身临绝境的感觉,无处可逃。

苏七七不敢做出任何惹恼他的反应,只微微颔首。

忽然,下巴被高高抬起,男人修长的手捏住她的下巴,狂妄的吻落下来。

他口中的酒尽数流入她的口中,他好像喝醉了,猩红的眼里映着她的样子。

尝到红酒,苏七七胃里蓦地本能一阵恶心翻涌,可是她又不能反抗。

接着,她的衣服被向上推,莫言霆把她抱到桌子上。

灼热的气息扑在她耳边,指腹摩擦她的脖颈。

“说说看都学到了什么。”

苏七七脸蛋发热:“我不好说。”

“不好说?是哪里不好说?姿势?动作?”

男人开口,手下一个使力,将她整个人拉近了自己的怀中。

男人火热的身躯紧贴着她,她的腿被分开放在男人的两侧,两人的身下,也紧紧想贴,只隔着两层脆弱的布料。

“那就做出来。”男人的动作微微使力,冷而无感的声音听起来却那么魅惑。

苏七七脸愈发地热,不敢低头,也不敢多看男人的脸,只能红遮脸勾住莫言霆的肩膀,头埋在他的肩膀。

他说:“这就是你学到的东西?做一个鸵鸟?”

为了能早日出去,苏七七心一横,闭着眼生涩的吻住莫言霆的唇。

吻技生涩的在啄米。

莫言霆身子紧绷,自上而下的欲望急需释放。

莫言霆抱着她压在床上,攻城掠夺——

最后,苏七七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

男人终于释放,微微松开了她纤细的腰,苏七七却毫不自知的跟了过去,靠在男人的怀里,甚至不知不觉的将胳膊搭在男人的腰上,熟练地宛如做了许多次一般。

身上再次贴上来的柔软让莫言霆眸色一暗,却在看到怀中的人红肿的嘴唇时,作罢了想法。

抱紧怀中的人,薄唇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角度,闭上了眼睛。

一连几天,莫言霆都亲自教学验货——

但,并不像第一晚那么粗鲁,苏七七每天醒来精神都还不错。

“苏小姐可以下来吃饭了,今天少爷不回来。”

闻言,苏七七整个人摊在床上,是轻松的,一连折腾好几天,精神是恢复的不错。

可是体力有限。

吃过饭后,苏七七麻溜的冲进浴室洗澡。

啊!

忽然,楼上传来可怕的声音,接着是瓷器摔碎的声音。

苏七七听到声音,在浴室里狠狠地摔了一跤,想着应该是佣人打碎了东西。

裹好浴巾,准备去看,手刚碰到把手,就听见有佣人进了起居室。

“哎,刚才那个人的声音你听到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