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绝望

陡然,苏七七心里燃起强烈的欲望,她双手扒着窗,外面的鸟儿在地上起飞。

如果她能离开这里,就能把妈妈的事情告诉舅舅了,真相必定会水落石出,坏人也会得到应有的被惩罚。

可如果失败,被抓回来,要面对的可能就是被送回拍卖场任人宰割的下场。

抓回来的处罚,苏七七刚萌生这个想法,脊背一阵阴凉。

这座城堡的主人、权势滔天,抓回来一定死定了,除非有办法能交换。

她只是个普通人,还是被一亿美金买回来的,能有什么办法交换。

除非她有办法拿出一亿美金!

可,妈妈......

蓦地,苏七七犹豫不决的心沉下,绝然的转身,踏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

进入三层,苏七七忽然神经紧绷,接着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出去!”

三楼房间很黑,只有微弱的光线从后面照射,男人巨大的影子投在地板上,移动过来。

苏七七身子一僵,男人的影子笼罩在她身上,寒气凛凛。

和那晚一样,只是,男人这次带着强烈的杀意。

男人一步步靠近,苏七七紧张兮兮的转过身来,不敢抬起头,眼底是昂贵的皮鞋。

莫言霆冷漠启唇:“抬起头来。”

苏七七机械的抬起头,对上男人面具后,那双毫无感情眼睛的刹那,浑身打了个哆嗦。

他原本应该干净冷漠的眼神充满高傲,现在多了杀气,迸射的寒光在她身上自上到下打量。

她怕极了,一步步跟着他的脚步节奏后退,身子低到墙角,脖子缩着恐惧的看着他。

莫言霆将她堵在墙角,一只手从她身侧划过,抵在墙上:“来偷东西?”

苏七七不安的摇头,双眸干净清澈的无杂质。

一个眼神就能紧紧的吸引住他的目光,就像她张能让人惊艳的脸。

莫言霆不由得记起那晚,她在身下的行为,和她现在小白兔的形象完全是两个样子。

男人勾起薄情的唇。

苏七七胆寒:“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我是——”

忽然,莫言霆伸出食指抵住她的唇瓣。

他手指凉的让她心惊,不敢乱动,彼此挨得很近。

“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苏七七点点头。

这个男人戴的面具和那晚的好像一样,她的记忆有点模糊……

莫言霆勾唇,似笑非笑,却让人胆战心惊:“我的地盘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一语戳中苏七七心思。

她也没打算隐瞒,支吾的说:“先生,我没有,我是想了一个办法,我想我给你赎金就不用代孕了,所以,我要离开去筹赎金。”

“带着我的精子去筹赎金?”莫言霆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压得苏七七有些难受。

更是在听到这句话,差点暴跳。

这男人的用词也是够了。

但寄人篱下,她只是被买来的只有被允许的资格不是吗。

苏七七哑口无言。

莫言霆戴着面具的脸凑过来。

坚硬的面具磕痛她的鼻梁,男人在她耳边冷漠的说:“苏七七,想活命就好好生下孩子,否则,等待你的只有黑暗暴利的拍卖场,或者是暗无天日的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