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谁是无赖

什么情况?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有熟悉的朋友在跟我玩耍,第二个念头还是,第三个更是,没有比这更合理解释的。

我翻转身,伸出拳头,准备狠狠给对方一击。就在拳头马上就要贴近对方高高隆起的胸肌,不对,不是“胸肌”,而是……,拳头象着了魔一样,倏地僵在那了……

好险,我的拳头与油光锃亮紧身黑衣包裹弹性十足的“鼓鼓”仅有那么一头发丝的距离!我首先看到的是两只硕大无比的闪着金光的耳环和一张粉面桃花、柳眉倒竖带着杀气的俏脸。

“流氓!”对面的美女向后稍一倾身,恶狠狠地冲我叫道。

“是你?”我喃喃地叫了声,自知失态,象只泄了气的皮球,拳头迅速地垂了下来。

那美女不是别人,正是与我发生交通事故悍马的主人。

美女把抢过的书往怀里一抱,斜了斜嘴角,轻蔑地道:“没想到,原来只知道你是无赖,没想到还是个流氓。”

“你说谁是无赖,谁是流氓?”我本来只道自己理亏,听她一说,顿时心中有气儿。

“不是么,你撞了我的车,还讹诈我,不是无赖是什么?”美女边说,边仰了一下俏脸,小小的鼻翼忽忽地闪了两下:“光天化日之下,你刚才干什么,想耍流氓啊?”

有口莫辩,我知道和她计较撞车的事,以我的思维想得出,讨不到什么便宜,为使自己掌握主动,扭转话题,说:“你说我无赖,你才是呢,这本书分明是我先拿到手的,你有什么资格抢去。”

“谁说是你先拿的,书怎么会在我这里。”美女在空中把手中的书扬了一下,一阵冷笑。

“你刚刚抢过去的。”我抢白道。

“抢?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时,听到我们大声吵闹,围上来不少人,美女冲着众人说:“他那么一大男人,居然会诬陷我抢他的书,还有没有天理呀。”

人们都在默默地看书,没有瞅见刚刚发生的一切,自然不明事理,看到一男一女,一强一弱摆在前面,根本不会有人想到美女会抢一壮男,都对那美女投去同情的目光。

算了,自认倒霉,众目葵葵之下,我不想辩解,知道再辩解下去也是自讨没趣,说了一句:“是你的,总行了吧,象你这种人,谁遇上谁倒霉。”便要径直走开。

“遇上你才叫倒霉,臭卖盒饭的。”美女声音犀利,当仁不让,不依不饶。

我听了她的话非常反感,什么叫臭卖盒饭的,象她这种穿金戴银、开豪车的富二代,自然不知做小买卖的辛苦,胸中更气,转过身一字一句地讥讽道:“卖盒饭的怎么了,凭力气吃饭,你就是再有钱,也得吃饭,光吃钱会噎死的。”我想凭借大多数人仇富的心理,博取在场的人的同情,赢得不利的局面。

“谁稀罕你那臭盒饭,垃圾。”美女不知深浅,继续挑衅。

我趁机博唇反击:“是啊,在你的眼里,人民大众吃的饭都是垃圾,只有你们这样有钱的‘土豪’才吃得起所谓的绿色食品。”

“垃圾就是垃圾,象你们这种人只配吃猪食一样的垃圾。”美女的声调越来越高。

她的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一阵嘘声,围观的人们有些不满,毕竟处在社会底层的大众还是多数。

“瞧瞧吧,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我们在她们有钱人眼里都成什么啦?”我扫视了一下围观的群众,装作一本正经,添油加醋。

一位牵着孩子的老大娘不满地咐喝:“唉,现在有钱的孩子就是这样,身在福中不知福。”,“就是,就是,现在的富二代、富三代,目空一切,哪里还有人啊。”人们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发现情况对自己不利,想要辩解。

我哪容她辩解,抢在前头:“你是想强调我们这样的人就应该吃猪食吧。”

“对,你说的没错。”没想到,美女面色绯红,反而不再辩解,一脸的霸气,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我也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个不理事的主儿,富二代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错就错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我知道跟这样的主儿再计较下去没什么意思,决意转身走掉,随口再次讥讽:“无法想象,这么无知,居然还能装腔作势看科特勒的《营销管理》,鬼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