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机遇就像走路撞到电线杆子一样罕见

与书店绝缘已经有几年了,一踏进新华书店的大门,便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读大学的时候,我是学校图书馆的常客。我比较喜欢那的氛围,安静、温馨、舒适和对知识的憧憬和向往。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在那能够经常看到一些足以养眼的美眉!

图书馆里的美眉和其它场所里的美女是截然两个不同的版本。能够来图书馆读书的,多半是清一色的“村姑”:瘦瘦的脸庞,头上扎着长长的马尾辫,看上去十分简洁、利索,给人一种纯天然的感觉。找个机会坐在她们面对,即使心不在书里,漫漫长夜,也能感觉到时光飞逝。

当然,偶尔也能看到一两个涂脂抹粉,身材暴露,不过是“昙花一现”怕抓补考临时充电或装葱扮蒜的。所看的书籍区别甚大,有几次,我见到一个衣着暴露的美女居然在看《如何彻底征服有钱的男人》,那种如痴如醉的洋态让我险些hold不住,以至于一晚上连一页英文名著也没翻过去。

可叹的是,那美女沉浸其中,我就坐在她面对,几近咫尺,足裸并对,眼皮都没抬一下,任凭我斜睨的目光如何呲呲的放电,岿然不动。

这不能怪罪我的相貌不扬,虽然我并非英俊,但自忖脸上的那种阳光气儿足以使一般的女孩子渴望接近。怪就怪我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没有名牌西装革履加身,油粉扑面,一件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夹克衫永远也显示不出风流倜傥的范儿,更不消说与富二代、阔少为伍了。

我当然明白,这种“机遇”并不多,能有此“机遇”就像走路不小心撞到电线杆子一样罕见。不过,能让我对图书馆乐此不疲的,是在这里经常遇见万人敬仰的校花。虽然,我抢到与校花对座而视的机会凤毛麟角,但哪怕是远远的注视一下她那读书迷人的姿态,就已经够了。

其实,与校花近距离接触,我并不用别有心机的选择在图书馆,那校花同时也是我的同届柳一涵。

柳一涵能获得校花和班花之名,并非和其它院校的校花一样浪得虚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儿。她不仅长得漂亮,有一种脱俗之美,并且,在全年级组里,成绩始终排在首位。

因为学习好,人又无可挑剔,自然是老师、学校的重点保护对象,一般的高干阔少是近不了她的身的。同时,由于她学习非常认真,整天抱着书本,目不斜视,这让众星捧月顶礼膜拜的少男无可柰何。

我与其它男生一样,眼神儿总是自觉不自觉地不离柳一涵左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我大学的成绩大学成绩非常优秀,平时又酷爱运动,在班级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只不过家境贫寒,在柳一涵为数众多捅趸中,显得有些势单力薄,在阶级教室里上公共课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盯着人家看,只好到图书馆里偷偷过把眼瘾。

误打误撞,正是因为图书馆,使我与柳一涵结下了不解之缘,最后竟然走到了一起……

但现在,物是人非,成了我心中无法抹去的痛!

今天,走进新华书店,那种情影不知不觉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多么希望在人潮人海中,又看到柳一涵双手抱着书本在书架中边走边看的样子。

美国客人后走后,我很快便接到了任命通知,人事部让我周一去集团总部报道,这对我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从为彼得做翻译的那一刻起,隐隐地预测到将要发生些什么,但我永远不会想到会发生的这么快,仅仅隔了一个晚上,从郁闷辞职到升任集团总部,冰水两重天!

我原来应聘的就是策划部,被下放到古城店,至于什么原因,我没有去成,而这个位置又空了这么长的时间,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我才明白,原来这个位置是为林董事长的女儿准备的,只不过,她对这方面不屑一顾。

我是建筑设计专业出身,对策划部门工作没有什么了解,当时应聘策划部,就是因为沾了一点点边儿,虽然关系不大。我清楚,专业不对口在这个社会里是正常现象,远到比尔盖茨、乔布斯,近如马云,当然,智者有智者的过人之处,对于一般人来说,除了专业性较强的工作,其它的都可以后天通过学习弥补。林氏集团不同于一般的小公司,没有真才实学是应付不了的。于是,我决定从头开始,学海无涯苦作舟。

高考时由于过于自信,在填报志愿时首选了清华,结果以一分之差败北,最后被录到后来的大学。我比较喜欢数理化,对自己的专业也情有独钟,更让我痴迷的是英语。有句话叫做术有专攻,我的英语水平达到了一定火候,如果不是母亲哭天抹泪劝阻以及经济上的原因,我就去报考托福了。

塞翁失马,焉之非福,让我得益的英语在濒临下岗的时候救了我一驾,可自己那沾点边儿的专业知识,不得不让我对自己重新审识。在真正的商场里,策划不仅仅是设计,需要与营销相融合。

送完外卖后,我来到新华书店,想选几本中用的书临时磨磨枪、充充电。一排排、一溜溜整齐而有序的书架前,我漫无目的地寻找。

当我从一堆书脊中看到科特勒几个字时,眼前忽然一亮。这几个字,对于营销专业的大学生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知道,科特勒的《营销管理》,应该是营销典籍里的典范。

我欣喜的把手伸过去,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抽出来,拿在手里,正准备翻看,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两根手指还没来得及粘开扉页,书忽然象着了魔一样凌空飞出,凌厉的书角狠狠地划了虎口一下,火辣辣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