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丫头需要调教

坐落在市中心繁华地段巍峨的林氏集团大厦,集团董事长林海天倒背着手,站在宽硕无比的落地窗前向车水马龙般的街区眺望。

200平米有余的办公室,站在朱色的门口,放眼望去,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辽阔。办公室的南面,是一整排干净得几乎瞧不着玻璃的落地窗,宽阔而明亮,林海天站在那,一米七以上个头,宽硕而略显臃肿的身躯,居然显得有些矮小。室内装饰古朴而沉稳,各种高档的叫不出名字的家什陈列了四周一圈,屋里迷漫着一种淡淡而又清新的清香,是宽阔的落地窗前那几株说不清楚叫什么名字又高又大的非洲树种发出来的。

林海天双眉紧锁,虎目蹙意,心事重重。几十年的打拼,林氏集团由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商店,发展到现在的集团企业,稳稳地占据全市乃至全省零售业龙头地位。销售的品牌产品遍及欧亚地区,达数百种之多。近几年,看到房地产市场异常火爆,他有了染指的想法,并看中了本市一块即将挂牌的2个多亿的地块,但苦于资金周转困难,犹豫不决。几个月前,他与美国一家企业在谈判过程中,了解到该企业有把产品向本市销售市场进驻的意向,这让他信心倍增,想此机会,谈一谈房地产的事情。一会儿,美国代表团将到访,考察集团市场环境,准备就融资问题达成意向性合作。

一想到美国代表团,林海天心里便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痛,倒并不是说此次洽谈很棘手,而完全是因为她的宝贝女儿。

他原本打算让女儿林汐飞陪同美国代表并翻译的。林汐去年刚刚从美国留学归来,作为一个翻译自然不在话下,可是,一个小时以前她还答应好好的,但说变就变,临阵摞了挑子。

当然,工作是次要的,他所心痛的是女儿乖戾的性格,她的亲生母亲过早逝去后,他把她送到了美国读书。几年不在自己身边,当她从美国回来后,他发现她完全变了,变的不仅仅是已经长大成人,最重要的是暴躁乖戾行事不定的性格。他始终在担心,百年以后,他的偌大家业,将由谁来继承?

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他惨淡地摇了摇头。正当他焦躁烦乱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

“进。”林海天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前。

门被轻轻地推开,销售总监李正一走了进来。西装革履、英俊帅气,一脸笑意地走到面前,说:“董事长,美国客人刚下飞机,已经在来集团的路上。”

“嗯。”林海天点了点头,道:“正一,车辆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李正一认真地点了点头,试探着问:“是不是先让客人到集团休息一下,然后再……”

林海天摇了摇头,道:“不,就按他们说的办,美国人的行事风格,与我们截然不同,他们讲究的是效率,不是客套。”

“好的。”李正一点了点头。

“待考察的门店准备得怎么样了?”林海天询问。

李正一道:“已经就绪,现在正是好时候,我们定的那几个店,中午下班的时候人流最多,效果应该会很理想。”

林海天道:“我是说翻译的事。”

李正一道:“半个小时前就已经通知到位,各个门店找个翻译不成问题。”

“那就好。”林海天舒了一口气,说:“林汐联系上了吗?如果能联系上,还是让她跟着一起去,一旦哪个店出了问题,好能应急。”

李正一听罢,挠了挠头,尴尬地说:“我和江珊刚才打了好几通电话,她……”李正一从江珊口中得知林汐出了点简单的车祸,赶紧与林汐取得联系,了解到没什么事情后,才放心。但他没敢向林海天提起,怕在这个节骨眼上,林海天着急。

“怎么,她连你和江珊的话也不听?”林海天狐疑地看了看他。

“林汐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耍起性子来……”李正一一脸的无可奈何。

“这丫头,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了,真不像话。”林海天宽大的身躯向后一仰,拂了拂额前已显花白的短发,长叹一声。

“她的脾气,还得慢慢来,我相信,一定会好起来的,只不过还没有适应国内的环境罢了。”李正一笑眯眯地安慰他。

“希望吧。”林海天望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一个药瓶出神。

李正一也看到了那药瓶,非常关切地说:“怎么,董事长近来身体不舒服?”

“呃,啊,没有。”林海天蓦地一惊,弹起身,一把抓住那药瓶,放进桌子下面的抽屉里,道:“最近精神有些不太好,失眠。”

“千万保重身体,您太累了。”李正一英俊的脸挤成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