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倒霉遇上趁火打劫的

倒霉遇上趁火打劫的。我气呼呼地转过身,发现警察和那美女正看着我。

警察走了几步,到我面前,问:“你们俩怎么处理?”

“什么怎么处理?”我被他问得有些莫名其妙,警察是干嘛的。

警察明白我的意思,说:“按照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如果没有对人身和财产造成重大的伤害,可以自行协商解决,我看你的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是否能协商?”

“协商?”我很反感作为一名交警这么快就对一起交通事故直接下定义。其实,我也想尽早结束争议,许多那头还等着我呢。

“如果不能协商,就按正常交通事故处理,扣押车辆,调查取证,然后按责任分解赔偿,明白吗?”

“怎么个协商法?”

警察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又看了看地上的电动车,道:“刚才已经征求了那位女士的意见,互相赔偿,你觉得怎么样?”

我问:“怎么赔偿?”

“你给她修车,她给你修车及看病。”

我自然不情愿,那样的话自己亏大发了,修理电动车及为自己包扎伤口,也用不了二百元,而她那加长悍马的大灯,绝版,少说也得万八千的,分明是自己遵守交通规则,反而损失惨重,没有这么当冤大头的,便道:“这不可能,我选择走程序。”

警察见我很坚决,转过头问那美女:“你呢?”

“走程序就走程序,我还怕你个卖盒饭的不成?”美女显出一副极其不屑的神态。

我对她的言语非常反感,向前走了两步,道:“卖盒饭的怎么了,你什么意思,侮辱人啊。”

“我怎么侮辱你了,你不是卖盒饭的吗?”美女用手指了指一地的盒饭,怪怪地笑道。

“你……”我一时竟然答不上来。

的确,那美女的说的没错,从无论从哪方面看,自己都和外卖联系在一起。但是,她的那种言语即使是个傻子也能听得出来,明显的居高临下、不屑一顾,特别是豪华高大的悍马与简陋的电动车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青筋暴起,美女洋洋得意。警察看到车辆越堵越多,便道:“好了,你们俩都别争执了,为了保证交通秩序,车留下,人跟我回交警队接受调查。”

“调查就调查,谁怕谁。”我和美女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末了,我抬起头,无意中看到信号灯上悬挂着的摄像头,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怕监控证明不了我的清白?”

“散了,散了。”警察开始驱散人群。

两人一前一后跟着警察向路边的警车走。半路,那女的不知是听了我的话还是放心不下她的爱车,款步上前,拦住警察,说:“算了,我没空跟他亲扯,私了。”

“怎么?”警察停下脚步,以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美女道:“我的车不用他赔,他的车和伤我也不管。”

“嗯。”警察点点头,对我道:“你看这个方案可以吗?”

“不,坚决不同意。”我得势不饶人,道:“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谁说的都不算,有监控为证,谁闯黄灯谁负全部责任。”

“你想怎样?”美女一听,显出一副焦急和愤怒。

“我不想怎样,让事实说话。”我心道,不但要让你承担全部责任,最起码,闯黄灯还要扣6分,让她在一年内开车心惊胆颤。

美女道:“什么事实,你不就是想多讹点钱吗,给你。”她边说,边从随身的LV包里掏出一大叠钞票,往我眼前一探。

我当然不能接。美女道:“怎么,嫌少,你那破车又没有坏,两千元,还不够你买副创可贴的。”

“不是钱的事,我要的是理儿。”

美女听罢更来气了,快速地从LV包里拿出一张金卡,啪的一下甩在我面前的地上,狠狠地道:“狗屎歪理,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密码XXXXXX,随便刷,够你买上万副创可贴的,贴死你。”

“粗俗。”我低声道。

“你说谁粗俗?”美女火至脑门儿,闪电般地向我冲来。

警察见事不妙,一个闪身,挡在他们两人之前,道:“别激动,有事回队里解决。”

美女俏美的小脸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白,冲警察吼道:“回队里?没那闲功夫,车放这,有事打我电话,条件随他提,本小姐还不伺候了呢。”说完,没等警察和我反应过来,急速地绕过马路,拦下一辆出租,留下一阵香风,扬长而去。

“你不能走,还没处理完呢……”警察瞧了瞧远停在路中间的悍马,又看了看我,道:“她的车在这,跑不了,既然这样,你跟我回队里做一下笔录。”

我定了定神,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本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是看不惯她那嚣张的气焰,低头看了看表,已经接近十一点,许多还在等着我救驾,于是便道:“算了,我认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