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晕、痛、惊、吓,金星四射、星光大道。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怀里揣着呼之欲出狂窜乱跳的小兔子,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首先出现在我眸子里的是还在高速旋转的电动车车轮。按照惯例,我明白,自己一定是被撞飞了出去,在空中顺着飞出去的这股劲漂亮地翻了两个跟头,象是拍电影一样,完成的动作估计成龙影片里的特技也没有我的真实。我摸了摸木木的头部,粘粘的,似乎是血,胳膊肘处有点痛,动了动,还好,没有骨折的迹象。

抬起头,我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庞然大物,“Hummer”,一看标志,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悍马。我惊吓之余忽然有些窃喜,心中随即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暗暗盘算要不要狠狠地“敲诈”它一把。

这时,悍马车门缓缓打开,下来的居然是一位美女,年龄应该不到二十五岁,长发披肩,乌黑中带着些许亮紫,如瀑般倾泄至肩后又波浪汹涌卷起。一张洁而无瑕的鹅蛋脸,配上冷翘的鼻翼,鲜艳的红唇,微蹙的蛾眉,散发出冰雪般的冷艳气质。纤细的腰身,不腴不瘦,恰到好处,身黑亮的紧身皮衣,勾勒出优美的突兀曲线。更为超乎寻常另类的是她鼻翼上价值不菲的萧帮太阳镜和垂挂两耳至肩超大号的金耳环,仅这两个饰品,价值也在十几万元。

悍车悍女!如果她手中端着一支冲锋枪,俨然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女特工。我看罢,心中有些发毛,周公解梦里说梦境大部分是反的,有一定的道理,我明明在梦里梦见的是一位淑女,眼前却端端是一悍女,看来,想借机揩油的思想一定要打住。

美女下车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几步抢到车前,开始仔细检查她的爱车,这让我心里陡升不快。

“怎么搞的?没长眼睛吧,把我的大灯都撞裂了,滚起来,赔。”美女伸出两根白晰的玉指,拂了拂稍有些裂纹的车灯,转过身发了疯似的对我一阵狂嚣,字字精短,如暴如豆。

NND,滚起来?够狠的!我还以为她会过来询问我有没有伤到哪里,居然会先去关心她的坐骑,典型是没教养的“richsecondgeneration”——富二代!

没被她撞死,差点气死:“小姐,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是你撞我啊!没有撞死我已经算是你的幸运了。”我抚了抚胳膊,气得说话都有点结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撞谁啊,你搞清楚点好不。”那美女看到坐在满地都是白的、青的、绿的散满一地的盒饭堆中,一个虽算不上英俊、但还算耐看的小伙子的滑稽像,语气稍稍有些缓和:“你不是没死吗?”

我的肺都快气炸了:“我要是死了,你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见不见得到太阳,你说的不算,它说的算。”美女呵呵一笑,倚在悍马高高大大的保险杠上,拍了拍车头,得意地笑着。

娇弱的电动车与彪悍的悍马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我顾不得伤痛,一轱辘从盒饭堆中爬起来,走到少女近前,急头白脸地强调:“机动车撞了电动车,你说怎么办吧?”

“别扯没用的,撞坏我的车你就得赔……”美女绕开我的话,不依不饶。

“我的呢?”我反过头瞧了瞧躺在地上还在旋转的电动车。

“这还不简单,你赔我的,我赔你的。”美女话如脱豆。

切,让她给绕进去了,悍马的大灯,少说也得万把千的,我的电动车即使换成新的,也就二千多人民币,赔大发了。我旋即指了指湿漉漉的头部和破了皮的胳膊,抢话道:“我的伤呢?”

“两条创可贴够么?”美女仰起脸,瞅了瞅太阳,诡异地一笑。

“你、你……”我气得说不上话来。

发生了交通事故,开始有围观的人过来旁观我和美女一轮又一轮的交锋。这个女人真的很霸道,很难缠,在语言上,我丝毫占不到上风。

很快,维持秩序的警察走了过来,询问情况。美女抢在我之前刚要说话,忽然她的手机响了。

“嘛呢,超级火辣大美女。”对方是一位纤纤女声。

“无聊。”美女极其慵懒地应道。

“呵呵,您老人家还有无聊的时候,地球不转了吧!”

“堵。”美女捉住几缕额前的秀发。

“堵?怎么,昨夜去泡吧了?喝多了没吐出来,小心,让交警逮到,那可有你无聊的。”

“谁要是敢逮我,我就溅他一身。”美女恶狠狠地道:“死三八,什么泡吧,我是说添堵,想给我栽赃,小心你的狗头!”

“啊?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还这么粗俗,看来,董事长教给我的任务我是完不成了,小女子无可教也。以后见了董事长,能不能装一回淑女,别让我下课?”

“我看你还是识趣先辞职吧,否则面子会很难看。”

“遇到你真是我的不幸。”对方无奈地笑了笑,又道:“对了,说到董事长,前两天他给你介绍的那本书买到了吗?昨天还向我问起这事。”

“一提那书我就来气,如果不是因为它,我能受这份洋罪?”美女狠狠地撇了撇嘴。

“好啦,您也别太添堵了,千万不要着急上火,毁了你的花容月貌。”对方嘻嘻地笑着:“对了,快到了吗?”

“到什么到,出车祸了!”美女狠狠地说。

“啊,您没事吧。”对方极其的关切。

“没事,只是车受了点轻伤。”

“那就好,那就好,你什么时候过来?”

“没时间,我等着那家伙赔我的车呢?”

“人没事就好,您还是把车放那,我这就派人去处理,林董事长这边已经等不及了。”

“让他找别人,我没空儿。”

“真的没合适人选,我的大小姐,你就应应急吧,求您了。”对方近乎央求。

“哪那么多废话。”美女说完,气恼地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