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要一亿

柳风给张总打了一个电话,再请了一天假,然后便打了一个出租车,朝着香川别墅区走去。

香川别墅区,乃是安西市最为高档的别墅区之一,能住在这里的人,皆是亿万富翁,没有身价低于五千万的,可以说,这里都是商界的一方大佬。

出租车停在了香川别墅外,是无法进去的,司机羡慕的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对着柳风道:“小伙子不错吗?在这里还有朋友!”

柳风笑了笑付了钱,然后走了进去,保安室走出一个保安,看见柳风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柳风!”柳风答道。

“噢,你就是柳风,二号别墅在那里,去吧!”保安指着右方的一处别墅道。

柳风道谢,走了过去,入眼处是一处极为高档的别墅,占地很大,在别墅外面,还有一处露天的游泳池,以柳风的目光,自然不知道这别墅的布置如何精美,他只知道这似乎是欧式古堡的风格,反正很贵,贵到普通人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块游泳池那么大的地方。

刚刚靠近别墅,便有一位中年人,穿着十分得体,微笑着走了过来,“这位便是柳风先生吧?我是林家的管家刘贵!”

“刘叔你好!”柳风客气的点头问候。

“请跟我来!”刘贵伸手道。

旋即,在刘贵的带领下,柳风走进了别墅中,走到里面,柳风更是惊讶,里面的装潢十分的贵气奢华,是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富丽堂皇,巨大的吊灯,足足有三米宽,分为九层,用水晶做成,极为的美丽。

整体看去,高贵而又不失典雅,使用古典的风格,但却有现代装潢的特点。

大厅的沙发极为的宽大,比一般人休息的床还宽,即便是躺着睡觉,也完全可以,墙壁上有古朴的壁炉装饰,巨大的耶稣油画,像柳风这样来自农村的,第一次见到这种别墅,又岂能不震惊!

“柳先生,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林太太马上就来!”刘贵客气的起了一壶茶,让柳风坐在了沙发上等着。

柳风点头,不过心中却是有些奇怪,不是林先生请自己吗?怎么又变成了林太太?

沙发很舒服,不软不硬,柳风坐在沙发上,虽然最初很震撼别墅的贵气,但随后便释然了,以卡片系统的能力,自己日后恐怕都能成为超人,想要钱的话,自然不难。

这一等,便是半个小时!

柳风微微皱眉,但却没有任何动作,依然是坐在沙发上,只不过心中却有一丝不悦,无论如何,让客人等半个时辰,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半个小时后,有脚步声传来,在柔软的地摊上,走来一位中年妇女,打扮得体,穿着连衣长裙,非常具有气质,头发盘起,画着淡妆,一眼看去完全看不出已到中年,仔细看去,在眼角还是有一些细纹。

中年妇女的后面,便是管家刘贵!

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在华丽的灯光映衬下,显得有些高冷,她直接坐在了柳风的对面,示意原本要站起来问候的柳风坐下,这才淡淡一笑,“柳风是吧?”

“是的,伯母您好!”柳风连忙问候,这不用说,自然是林一蓝的母亲韩英!

世纪科技的董事长,还有董事长夫人,皆是科技公司人尽皆知的伴侣,两人的能力都非常强,白手起家,一起将世纪科技做到了如今的地步,可谓是非常令人敬佩!

“你和蓝蓝是什么关系?”韩英微微一笑,目光有些淡然,看向了柳风。

“朋友关系!”柳风答道。

“听说昨晚蓝蓝喝醉了,然后被你带回去了?”韩英的表情依然是没有一丝变化,那种淡淡的微笑,似乎很随和,但却令人无法接近,有种高贵的距离感。

“我与蓝蓝去吃了些烧烤,蓝蓝喝多了,我原本想送她回来,不过她有些昏沉了,记不得家里地址,我就暂且送她回我那里休息,伯母放心,我们是好朋友,不会让蓝蓝受到伤害的!”柳风解释道。

“蓝蓝?”韩英眉头微微一动,旋即笑了笑,“这个我自然知道,蓝蓝要是有事的话,你还能坐在这里吗?”

柳风微微一怔,旋即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你说的烧烤,是路边的那些烤肉什么的?”韩英眉头微微一皱,平静道:“这些东西,不干净,以后不要让蓝蓝再吃!”

“知道了!”柳风面色平静,态度依然客气:“不知伯母叫我过来所谓何事?”

“你来自安西市横自县上马村吧,家中父母务农,你毕业后便在天星科技公司上班,上次因为你的原因,蓝蓝与天星签约了一个合同,研发产品。”韩英缓缓道来,语气平静,没有看不起也没有恭维,只是一种淡然。“你家里的条件并不好,所以,这些你拿着,补贴一下家中所用吧,你的父母年纪高了,也该想想清福了!”

柳风接过来一看,是一张支票,虽然他没见过支票,但以人家这种身份,自然是不会欺骗他的,支票上写了一百万!

“伯母这是什么意思?”柳风微微皱眉。

“你也是聪明人,坐了半个小时没有丝毫怨气,我相信你并不笨!”韩英一笑,道:“拿着这些钱,然后离开蓝蓝!”

“哦,明白了!”柳风也笑了,将支票递了回去!

“怎么?不满意吗?”韩英笑着问道。

“的确不满意,您的女儿就只值这一点钱吗?”柳风说着直接靠在了沙发上,很随意的道。

“好!”韩英看着柳风的样子,很满意的点头,只要愿意要钱,那么便好说,也更好对付,“说出你的价格!”

“一亿!”柳风伸出一根手指!

“什么?”韩英一惊,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他们世纪科技的总资产,也就几亿而已,柳风竟敢开口直接索要一亿,真是可笑,太可笑了!

便是刘贵,也震惊了,摇头看着柳风。

“怎么?拿不出来吗?”柳风直接站了起来,语气中露出一丝不屑,“蓝蓝想与谁交朋友是她的事,她是一个人,并不是你们的产品,是用钱可以买来换取的,一百万很多吗?的确很多,很多人一辈子也奋斗不了一百万,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不一样的!”

“嘶!”

柳风将桌子上的支票,直接撕成了两半,对着韩英微微躬身,“伯母,刘管家,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