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报应

看着本子上血淋淋的字迹,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的脑海里不断盘旋着各种疑问。

再次拿出本子里的那张带有奇怪数字的纸条。

“这会是什么意思呢?789……?”我开始大胆猜测?

“张诗语”,我在手心里写着,“对!张诗语的名字笔画数正好是7、8、9。”

“那4347又是什么意思?不像是名字的笔画数了,会是什么?”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我接了起来,是贺庭。

“喂,诗语?干什么呢?好没好点?”贺庭关切的问。

“哦,我躺着呢,好多了。”

“好了就好,对了诗语,今天晚上我恐怕不能回去陪你了,公司有点事情要处理。”

“哦,知道了,你忙你的。”我的脑子里还在想那几个数字的意义,随口应付道。

“没不高兴吧!小东西!”

“啊?当然没有呀!”我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咚咚咚,有人敲门。

“诗语?下来吃晚饭了!”张太太敲门。

“哦,来了!”我应声。

“哥,我先挂了啊,妈喊我吃饭!”

挂断电话,我开门随着张太太下了楼,吴妈正在厨房忙碌着。

“吴妈,您也一起吃吧!”

张太太用了个“您”,我注意到了这个格外突兀的尊称。

“太太您们先吃!”吴妈回敬了一个“您”字,这看似礼貌的回答却好似包裹着万层寒冰,让人听着心里一冷。

叮咚,门铃响起。

吴妈擦了擦手忙去开门。

“请问您找谁?”吴妈透过话筒询问。

“我找张太太,您和他说老朋友来看看她。”

“太太,有一个穿着道袍的人说来看看您!”吴妈回身说。

而张太太像是被什么东西惊到了一般,脸色慢慢的变得惨白,拿着筷子的手也略微有些发抖。

“太太?太太?”吴妈呼唤。

“哦,哦,那让他进来吧!”张太太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门被推开,李道长微笑着走了进来,一身褶皱似乎好久没有清洗过的道袍,满脸的横肉、鼠目攒动,这样的一幅面孔上挂着阴险的笑意,让人不由心生反感,寒意丛生。

“恶心!”我心里不得不冒出这两个字。

“张太太,好久不见了!”李道士深深地做了一个一揖。

“哦,坐吧!”张太太甚至不敢直视李道士的眼睛。

“道长,您要不要吃点?”吴妈上前询问。

“不了,多谢多谢!”李道长用沙哑的嗓音回答。

“张太太,不知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李道长走进张太太,上前探了探身说。

听到这句话,张太太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

“张太太,不知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看张太太没有反应,李道长继续追问。

“哦,您有什么事么?”张太太显然有意回避。

“呵呵,张太太,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前一阵府上令千金着魔的事……”

“好,跟我来!”张太太连忙打断李道士的话。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去了屋外的花园。

“着魔?诗语还着过魔?怎么回事?”我心里纳闷。

看吴妈继续默默的收拾着厨房,我决定试探试探。

“吴妈,别收拾了,快吃饭吧!”我佯装关心。

“不用了小姐。”吴妈又反将我一局,刻意拉开距离。

“呵呵,吴妈,您对我好像有意见呀!”我穷追猛打。

“有么?小姐多虑了!”吴妈继续冰冷应对。

“吴妈,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呀?”我投石问路。

“秘密?”吴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是呀!秘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直盯着吴妈的脸,不放过一丝丝表情的变化。

吴妈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说,嘴角微微一撇,透露出不屑。

“小姐,那您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秘密不可告人呀?”

“比如,害人呀!”我放慢语速幽幽的说。

“哈哈哈哈,小姐,害人?我何时害过人呀?”吴妈显然很快恢复了淡定。

“没害过人?是么?既然你不承认我也没办法,不过你要小心哦!”我慢慢的回答并在吴妈眼前晃动了一下食指!随即轻快地上了楼。

显然这个举动是吴妈没有想到的,她没有作声,只是狠狠得用牙齿咬着下唇,好似要吃人一般。

我不知道,吴妈她们到底有什么秘密,但很显然,通过今天吴妈的表现我更加确定了,食指,张太太的食指一定有什么问题。

我轻轻的撩开窗帘,外面已经月色如水。

而就在此时花园里的张太太和李道长正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李道长紧紧的从背后搂住张太太。

“小心肝,有没有想我呀?”李道长用他那塌塌的鼻子不断地在张太太的脖颈之间嗅着。

“别这样,会被看见的。”张太太极不情愿的想要躲闪。

“怎么?怕被看见,看见更好!看见我就娶了你哈哈哈哈”李道长顺势一推将张太太按倒在草地上。

2、

回到房间,我想起本子上写的“魏友晨”的名字,拿起手机我拨通了魏友晨的手机。

“无人接听!怎么不接电话?”我心里有些慌。

“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想着,我不禁有些着急。

“不行,我要去看看。”我赶紧找出了外衣换上,急急忙忙打算出门,想着我要和妈妈说一声,怎么张太太和李道长还在花园里,我走进了花园。

忽然看见张太太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头发凌乱,衣服也像被撕扯过的,身后,张道长一脸满足的用手指捋着鼻子上的长须,摇摇摆摆的跟了出来。

“妈,你怎么了?”我上前询问。

“没,没怎么?”张太太不敢抬头看我,只是低着头,用手赶紧捋了捋头发。

“你怎么还不走!”我厉声对李道长喊道。

“呸!”李道长斜瞄了我一眼。

“小丫头,我告诉你,我可是张太太的座上宾,你可别惹恼了我!”李道长威胁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我不甘示弱。

“哈哈,不敢!不敢!”李道长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随后大步的走了出去。

“妈,你没事吧?”我上前扶住张太太关切的问。

张太太满眼泪水,嘴里却什么也没说。

我扶着张太太上了楼,一路上张太太只是仅仅的握着我的手。

“妈,如果那李道士欺负你了,你一定要说呀!”我看着张太太不由心生怜悯。

“没有,他没欺负我,这都是报应!”张太太虚弱的回答。

“报应?为什么呀?”我询问。

“没什么,诗语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会儿。”张太太将头转了过去,背对着我。

看张太太不想回答,我只能不再追问。

轻轻地关上了张太太的房门,想着刚才的一幕。

“不行,我一定要告诉贺庭。”

下楼,吴妈不知道去了哪?

我直接走出了家门打车来到了魏友晨的家。

魏友晨结婚时的新房我听朋友说起过在哪。

可是来到楼下我却犹豫了,“我这大晚上的直接去他家不太好吧!”拿起手机我又拨了过去,还是没人接。

一声闷响,一个人从我的头顶掉了下来,路旁的灯光正好照在了那个人的脸上,魏友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