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凯帝车祸

谁?谁喊我?我大喊。

张大小姐,别来无恙呀!一个矮个子的中年男子撑着伞出现在我面前。

伞慢慢的抬起我看到了一张让人望而生厌的脸,这个中年男人,长长的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凌乱的披在背上,苍老却满是横肉的脸,三角的眼睛,透露着猥琐的目光,塌塌的鼻子侧面长着一颗硕大的黑痣,此时那只长着长指甲的手正在轻轻地捋着黑痣上面的长须。

在这大雨滂沱的黑夜,忽然听见这么个人叫我,不免后退了几步,做出防卫的姿势。

“你要干嘛?”

“哈哈,大小姐别害怕,老朽只是巧遇故人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你认识我么?

“当然,我和您府上的太太可是老交情了!”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身穿道袍像是一个道士,和张太太有交情,真的假的?

“那好,那你现在给张太太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我!”

“没问题,可是您在这雨中站着也不是办法,不如……”

“不用啦!”没等他说完我直接打断,我情愿在雨里浇着也不愿意听他的任何建议。

正好路旁有一个电话亭我走了进去直接将门关上。

这个男人倒没有在意,拿出手机给张太太播了电话,便一直举着伞站在电话亭外。

很快张太太驱车赶来。

“诗语”,你怎么跑这来了?”

“我忙跑进张太太撑得伞里。”

“李道长,谢谢你啊!”

果然是个道士!我心想。

“不用客气!”李道士用他那三角眼睛向上瞥了一眼张太太,随即张嘴露出了那一口的黄牙,淡淡一笑。

我扶着张太太的手臂,只觉得张太太似乎一直在发抖,是被这雨天冻得么?还是她根本就是害怕他!

坐上车,张太太踩实油门,呼的飞驰而去。

“老道好像好久没有开荤了。”李道士从喉咙里发出一阵让人胆寒的狞笑。

车上张太太脸色发白,紧闭的嘴唇微微有些颤抖。

“妈?”我试探的叫她。

张太太好似没有听见,我不再说话。

一进家门,贺庭急忙迎了上来。

“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和小刘找了你一天!”

“我就是出去走走。”我小声嘀咕。

“出去走走!出去走你为什么要偷着跑!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么?”

看来贺庭真的是生气了。

“好了好了小姐这不都回来了么?”吴妈上前打圆场。

“你看你衣服都湿透了,快上楼换上,吴妈,给小姐熬碗姜汤。”贺庭无奈又心疼的说。

而张太太早已在我们说话的间隙默默的上了楼。

我回到房间换上了干净的睡衣,阿嚏!真是的,好像冻感冒了。

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个老道,诶呀,真让人恶心。对了。张太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回来的路上也不见她说话,好像有心事似的。在张家呆这么久,我觉得张太太还是很好的人,随和温柔,披了条毛巾我走到张太太卧室门前,刚要敲门,忽然听见里面好像有哭声,张太太正在哭?为什么会哭呢?想起张太太刚才见到老道的情形,难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我缩回手,回到房间,还是不要进去了。

下楼,楼下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

最新消息,因车祸入院的著名歌手凯帝,伤情严重,至今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凯帝出车祸了?生命垂危!怎么回事?

“哥,凯帝出车祸了!”

“是呀!那天演唱会结束的事了。”

“你早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你很紧张他?”

“恩,是呀,哥,你不是和他还是朋友么?你就不紧张他么?”

“谁告诉你我和他是朋友。”贺庭像是在说一个毫无相干的人,手里继续盛着姜汤,轻轻地用嘴巴试了一下。

“好了,不烫了可以喝了。”

“我不喝!”我有些生气!

贺庭端着姜汤的手悬在半空中。

“诗语,有些事我不想告诉你,是怕你难过,为什么你现在还这么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我怎么了,你说呀?”

“算了,如果你担心,明天我带你去看看他好了!”深深地吸了口气贺庭低沉的说。

“小刘,去把手机拿来!”

司机小刘拿出来了一部手机。

“诗语,给你的,手机卡已经办完放到里面了,你出门没有手机也不方便,这个今天给你买的。”

我开始有些后悔刚才对待贺庭的态度。

“那个,哥,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傻丫头,只要你高兴就好!”贺庭用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快把姜汤喝了!”

“哦,知道了!”我乖乖的一饮而尽。

2、

医院里,凯帝紧闭着双眼安静的躺在加护病房里。

“张少爷,现在你们只能在这儿看看凯帝,大夫说凯帝现在不能被打扰。”凯蒂的经纪人阿秋说。

“知道了,我们在这看看就走。”

“凯帝看上去身上没有太多的伤为什么这么严重?”我疑惑的问阿秋。

“大夫说凯帝虽然身上没有大的伤,但是颅脑却受到了伤害,前天刚做完手术,现在也只能等待奇迹发生了。”阿秋深深地叹了口气。

“怎么会出车祸呢?”

“谁知道呢?那天演唱会结束,我们打算去万豪开庆功宴,路上凯帝忽然说有点喘不上气,要下车透透气,刚一下车,谁成想后面突然冲过来了一辆摩托车直接把凯帝撞倒了。”

“那摩托车司机抓到了么?”

“没有,撞完凯帝直接就跑了。”

“怎么会这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凯帝我的心说不出的痛,如果那天晚上我等他回来合影会不会就能避免……,不对,我忽的想起,那天凯帝在我的本子上签上名字,当再打开本子的时候,本来黑色的字迹竟然变成鲜红的血色,这不是什么吉祥的征兆,这和车祸之间会有什么联系么?

“哥,我能留下来照顾凯帝么?”我真的很想弄明白一些事情。

“你要留下来?”

“嗯!”我态度坚决。

“诗语,你过来一下!”贺庭将我拉到角落。

“诗语,有些话看来我必须要告诉你了!”

“什么话这么神秘?”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自杀么?”

听到这个问题我不由一惊。

“为什么?”我其实也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拥有无数优越条件惹人羡慕的张大小姐为什么会跳楼自杀。

“这话还要从三年前说起”贺庭开始慢慢的回忆。

“三年前,你刚从法国留学回来,正好赶上我们公司的年会,年会上我们邀请了许多明星参加,其中就有凯帝,当时凯帝在台上唱了一首歌,不知道怎么的你就发了疯的对他一见钟情,可凯帝是什么人!是娱乐圈出名的风流浪子,多少女明星和他有关系你知道么?我和爸爸怎么劝你你都不听,后来爸爸看你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反对,可是那个凯帝呢?自以为是,竟然和你相处了一年就先提出分手,而且在你们相处这一年里还经常有记者拍到他和其他女人来往,和你分手后他很快又开始莺莺燕燕,每天身边换着不同的女人,而你呢?只是每天傻傻的幻想他会回心转意,会有一天回到你身边,就这样,接下来的一年里,你始终跟着他,只要他有任何活动,你都会参加,可是他呢?对你不理不睬,你成了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紧接着爸爸突然……,随后一年你把自己困在房间里不肯出门,谁知道,有一天你忽然要出来走走,接下来的事情你就应该都知道了。诗语,我想问你,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是这么执迷不悟,难道失忆了你就可以忘记他过去带给你的伤害么?即使你忘记了,但我也不可能忘!”

“原来诗语从前和凯帝有过一段这样的过往。”我心想。

“诗语,答应哥哥,不要再让这个男人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了好么?”贺庭满眼通红。

“是呀,凯帝那晚亲的是诗语,不是你呀若石,你就是一个小丑,偶然穿上了公主的衣服,就真的以为自己是公主了!凯帝连诗语都会抛弃何况你?”我心里想着。

“不对,我转念一想,凯帝那晚表面上虽然亲的是诗语,可是我分明感受得到凯帝的温柔,我虽然不了解凯帝真正的为人,可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凯帝不是像他表面上那样的玩世不恭。”

“诗语,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贺庭用双手攥住我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了一下。

我恍然。

“听到了。”我淡淡的回答。

“大夫,大夫!凯帝醒了!凯帝醒了!”阿秋大喊。

我挣脱开贺庭的双手,忙的飞奔过去,留下身后黯然神伤的贺庭。

果然,凯帝睁开了眼睛,嘴里好像嘀咕着什么。大夫检查完微笑着走了出来。

“奇迹呀!凯帝应该没事了!一会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如果没什么问题,过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太好了!”我兴奋的大叫。

“那我们现在能进去看看么?”阿秋问。

“恩,可以,不过一次只能进去两个人,而且不要太久,他现在还是需要休息的。”

“那我和你一起进去好么?”我请求阿秋。

而在我身后,始终眉头紧锁的贺庭,此时感觉自己有如万箭穿心般疼痛,慢慢的他紧紧的攥了一下自己的食指,狠狠得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