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所谓真相

听到我的声音,吴妈和张太太赶紧跑了过来,看见跌坐在地上的我一时都有些慌神,吴妈上前把我扶了起来。

“诗语!怎么在这呢?”张太太关切的问。

“哦,那个,那个我上厕所”我慌张的解释。

“小姐您屋里有卫生间的。”

“哦,是吗忘了呵呵呵呵”这吴妈真是会揭穿我,我忙用笑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一时我们三人好像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心下纳闷,我慌什么,偷偷摸摸说话的是她们,我为什么要怕,我现在在他们眼里可是正牌的大小姐,有什么我大可以直接问呀,为什么要藏,对,还是直接问来得快。

“那个……,那个……妈”这声妈叫的真是别扭。

“恩?”张太太好像被我这声妈惊到了一般。

“咱们去沙发坐会吧,我有话想问您。”

“哦,对,你看我,那个吴妈把小姐扶到沙发上坐会儿。”

吴妈扶着我坐到了沙发上,张太太跟在我们身后也坐了下来,我注意到她始终用力的搓着手指,而且是食指。

“她应该是紧张!她紧张什么?我可是心理学系毕业生对于什么微动作、微表情我也是研究过的,搓手指代表紧张,可为什么要搓食指会是无意的么?”我心下琢磨。

“妈,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干脆开门见山。

“哦,是么!”张太太眼神也有所闪躲。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么?”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

“就是前些日子大小姐您失恋了,谁知道会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碰巧砸到了路过的路人,然后……然后您毫发无损,只是轻微的擦伤,连医生都觉得是奇迹。”吴妈接过话。

“那被我砸到的那个人呢?他怎么样?”我急切的追问。

“她……她……死了”吴妈说。

我忽然感觉自己像泄了气的皮球,直接瘫在沙发上。

“怎么会这样,我死了,我死了,那现在的我是怎么回事?我的意识我的记忆分明是我自己是若石的,这怎么解释?张大小姐的灵魂现在又在哪?我要崩溃了!”

“诗语不要自责了,这也不能怪你!我们赔了那个女孩家里好多钱!”吴妈劝慰。

“钱有什么用?”我近乎怒吼。

“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不睡觉,诗语怎么了?”贺庭从楼上走了下来,显然是被吵醒的。

“贺庭!”张太太忙起身。

“怎么回事?”

“少爷,刚才诗语小姐忽然问起那天的事情……所以……”吴妈停顿了下来。

“诗语,你全知道了?”贺庭走近我,用手摸了摸我的头。

“恩”我无力的回应。

“唉`”贺庭叹了口气。

“既然你全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不告诉你是怕你痛苦,原谅哥哥好么?”

我没有作声,现在的我脑子一片混沌。

“好了,吴妈你和太太都回房间吧,我陪诗语聊聊。”

吴妈扶着张太太上了楼,我无意瞥了一眼,偶然看见吴妈顺势扶张太太的时候分明用手掌攥了一下张太太的食指。

“诗语,你还记得么?”贺庭看吴妈扶着张太太上了楼柔声的对我说。

“小时候你总爱缠着哥哥让哥哥背着你,那时候哥哥就想,我一定会保护你一辈子,可是哥哥无能还是让你受到了伤害,我对不起爸爸。”贺庭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你不记得也好,我们一切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抬头看着贺庭充满爱怜的眼神,想起自己未卜的将来,眼泪不自觉的喷涌而出,我一把抱住贺庭的肩膀仿佛救命稻草一般,贺庭轻轻地将我揽在了怀里。

而此时我还不知道楼上吴妈的眼睛始终注视着这一切,那眼神充满了敌意。

不知怎么回事,我竟然趴在贺庭的身上睡着了,等我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抬头,贺庭还在睡着。

“他的睫毛好长呀!这侧脸简直完美,他的妈妈一定特别漂亮,张老爷子我是在电视上见过的完全和帅不沾边,应该是像妈妈。真希望我现在是若石的样子躺在他怀里,现在算什么呀,我顶着他妹妹的样子在这,我的大好姻缘呀,真是恼火。”

“醒了,诗语。”贺庭睁开眼睛。

“恩”我不觉红了脸。

“我怎么在这睡着了呵呵”我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睡得可香了像个小猪。”贺庭宠溺的用他修长的手指在我的鼻尖上刮了一下。

我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

“贺庭哥,我今天想去若石家里看看。”

“你怎么知道那女孩的名字”

“哦,我,我听吴妈说的呀!”

“这样呀,我看你还是过几天再去好么?”

“为什么?”

“因为人家刚失去女儿,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去人家,会惹别人不高兴,等她们家人平复好情绪你在去也不迟,就这么定了,别再无理取闹了啊!”

贺庭的语气不容置喙。

“那反正我不在家呆着”我想着我必须出去然后找机会溜回家看看。

“恩,那好吧,吃完早饭我陪你出去走走。”贺庭随手打开电视。

“哇,凯帝!凯帝今天演唱会!”我激动的大叫。

凯帝是我一直以来的偶像,我的家里满是凯帝的画报,看电视上正播着关于凯帝今天演唱会的新闻我激动地大叫,我可是买了门票的,花了我好多银子,现还在家里呢。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贺庭吃惊的看着我。

“你记得他?”贺庭试探得问。

“哦,当然大明星嘛!怎么了?”

“大明星?”

“对呀,怎么了?你不认识他。”

“哦,不是,我认识,认识。”

贺庭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哥我们去看演唱会吧!”

“真的要去么?”

“当然!”

“那好吧,我准备准备。”贺庭转过身,无意的攥了一下食指,这轻微的动作我并未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