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谁是死者?

“我会诅咒,请避开!”什么意思?恶作剧么?

我将画本放回原处,只觉得在合上本子的瞬间画中的小怪物好像朝我眨了眨眼睛。

我摇了摇头,幻觉!一定是幻觉。

翻开衣柜,找了件看起来舒适的睡衣换上,再次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不得不说这张家大小姐还真是美呀,不对应该说现在的自己还真是美呀!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连自己都忍不住用双手在身体上抚摸,丝滑的肌肤,这得天天用多少保养品呀,我以后就是你了,虽说这副皮囊真的漂亮,但是我现在还真是担心那个自己离开的皮囊现在怎么样了?一定要找机会回家看看。

忽然从镜子中看到有一个影子闪过,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奇怪,我明明看到好像有东西过去,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正好对着别墅下的小花园,咦,那不是张太太么?好像在打电话,过了一会儿,张贺庭走了过去,张太太好像很慌张的挂断电话,两个人接着像是在争吵,真奇怪,他们会吵什么呢?

这是上演豪门恩怨呢!本小姐可没心情看了,这本来就不是我家,也懒得理会你们的恩怨,我得先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做一回大小姐就别浪费了,先逛逛这豪宅再说嘻嘻。

推开门,我悄悄地走了出去,这屋子还真大啊!光二楼,一二三四五,我靠五个房间,这是要开度假村呀,这么多房间用的了么?

“小姐,您在找什么呢?”

“我靠!吓死我了!”

“您说什么?”这位从我背后突然出现的老阿姨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平日里温文尔雅甚至连话都很少说的大小姐,竟然说脏话!

“我说,你吓死我了!”这老太太是不是和我奶奶一样耳背呀,我这样想着,便贴近老阿姨的耳朵大声解释道。

“小姐,我听得到,不用这么大声重复!”

“切,有钱人家的保姆都这么拽!看上去凶巴巴的,不理你!”我撇了撇嘴打算就此别过。

“小姐,您刚从医院回来,需要休息!”

“知道了,我不累,在医院躺的腰疼,出来逛逛,不行啊?”

“当然可以,您慢慢逛,只是希望小姐还记得咱们家的规矩,最右侧的房间是老爷生前的房间,夫人不允许别人进去。”

“这是什么狗屁规矩!”我心里想着表面却只能顺从的点头。

看来呀这豪门生活真不是好过的,这么多规矩,我漫步走下楼梯,精巧的楼梯真的让人很想在上面翩翩起舞,就好像,电影里的场景,美丽的公主扯着裙角慢慢的从这样精巧的楼梯一步一步走下来,所有的人都被公主的美貌所倾倒,呵呵,想着我也轻轻地扯起睡裙的裙摆慢慢的陶醉的下楼,慢慢的回身。

“诶呀妈呀!”,吓得我东北味都出来了,(我从小在东北长大)这张老脸,“大妈你能不能别这么鸟悄(悄悄的意思)地跟着我呀!”

这位老阿姨显然也被我莫名其妙的口音给吓到了。

“那个,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儿,没事儿,你忙你的去吧!”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吴妈,晚饭备好了么?”

我的帅哥哥来了,我内心一阵窃喜。

“哥哥”我甜腻的叫了一声,直接飞奔到帅哥的怀里,这怀抱太温暖了,等姐姐恢复原形的啊,姐姐一定收了你!我内心又开始了不着边际的幻想。

“诗语,感觉好点了么?”

“恩,好了!”我此时小鹿乱撞的心扑通通的直跳。

“怎么脸这么红,还这么烫,是不是发烧了!”张贺庭用手摸了摸我的脸。

“帅哥,人家是害羞了啦!”我心里想。嘴上却说:“没事儿,估计回到家有点激动呵呵”,天哪这笑声好尴尬。

“对了,诗语,如果你觉得还不错,那明天哥哥带出去走走,散散心怎么样?”

“好啊好啊!”和帅哥单独约会当然好了,我心中又一阵窃喜。

来到餐桌前,这奢侈的晚餐真是让我胃口大开,念及自己目前的身份,我咽了咽口水,强装淑女的一口一口的慢慢咀嚼着,再看看桌上张太太和哥哥的表情,似乎都不太对,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可只是到此一游而已。

“贺庭啊,明天我们要不要去死者”

“妈,一会再说”哥哥打断了张太太的话。

死?什么死?谁死了?我心里纳闷,干嘛好像避着我似的。

对了,我忽然想起,我记得我变成张小姐之前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得砸到了,怎么回事?不会是我死了吧?我被自己这个可怕的想法吓到了,不会不会,怎么可能,会不会是我穿越剧看多了这回我自己玩了个现实版穿越?不对呀,人家都是穿越到古代我这还在现代待着呢?不行明天我要找机会回家一趟。

晚饭后,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的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对了,我去帅哥哥房间里坐坐吧,糟糕,忘了他在哪个房间了,这破房子太大,我轻轻地走了出来,咦,楼下客厅的灯还亮着,谁在那呢这大半夜的,不会是我的帅哥哥吧,我轻手轻脚的走下楼。

“太太,您觉没觉得小姐不太对劲。”吴妈说。

“为什么这么说?”张太太手里端着红酒轻轻地啜了一口。

“反正就觉得如果不看外表,感觉小姐是另外一个人。”

“是么?”

“是呀,太太,您说是不是鬼上身了?”

“别瞎说!”张太太显然有些恼火。

“对不起太太,您说这小姐也太奇怪了从十楼跳下来都没摔死,却把路人砸死了,这不是天下奇闻么?”

什么?张小姐是跳楼要寻死的,砸死了路人,听到吴妈这么说我感觉自己脑袋要炸开了,想着自己变成张小姐之前,最后的感觉就是被什么东西砸到,莫非,脚一崴,我跌坐在了地上,也惊到了正在谈话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