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举步维艰的表白

一件事,决定了,就要放手去做。

反正自己敢这么做就要敢于接受被人指手画脚,静好也不在乎什么倒追和别人的指指点点,只要自己不后悔就好。

“你也别嘀嘀咕咕的鼓舞自己了,不敢去就放弃吧。只有我在这,别人也不知道,我就偶尔嘲笑一下。”和静好在一起久了,许慕兰知道她的性格,说话也有些肆无忌惮。

根本没有听进去许慕兰的话,静好反复在镜子面前端详自己之后,准备离开。

跟上静好,许慕兰突然有些敬佩这个姑娘,全天下,没有几个女子敢这么做。

其实静好心中是在想,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没有过疯狂追星、支持自己“老公”过,现在在大运国,说不定哪一天睁开眼就会再也回不来的世界,干嘛还要那么拘束呢,好好的玩一遍,也算是不虚此行。

在静好身后,许慕兰见她停下来,问她是不是害怕了。

才不是,静好摘了一朵后院正在盛开的菊花,她想,反正古代也不知道这些花的意思,说不定还能衬得自己淡雅如菊,况且现在也没有其他合适的花了,就用这个表白吧。

见静好握着一直淡粉色菊花在胸前,倒是我见犹怜,许慕兰顿时感觉叶潭墨是赚了大便宜了。

轻移莲步,静好真不知道如果没有遇到叶潭墨,自己会不会有如此娇羞的姿态。

看着静好的背影,许慕兰等着她回头。

坚定的迈出每一步,静好觉得自己有些矫揉造作,好像那些琼瑶剧的女主。不过如果能是琼瑶剧的女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那些姑娘不仅漂亮,而且都有一个甚至多个男人死心塌地的爱着。

盯着静好缓缓移动的步伐,许慕兰心中默默数数,她倒要看看静好能撑多久。

直接走到门口,静好没有回头。

旁边的小年、小月放下手头的事,错愕的盯着静好大夫。

静好发现没有车,回身去看许慕兰。

“干嘛?”许慕兰有些不理解。

“我们,走着去?”静好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询问。

也没说过让自己准备马车啊,况且提前也不知道还有这事啊,但许慕兰还是毫无怨言的跑出医馆。

小年和小月盯着他们的静好大夫看了许久,直到静好上车,他们谁都没来得及问出心中的疑问。

静好把背挺直,毕竟告白仪态得好一点。

许慕兰很快便弄来了一辆精致的马车,请静好上车。

静好看着许慕兰掀开轿帘,全然没有任何将军的姿态,心里忍不住犯嘀咕。

“走不走?”许慕兰询问一句。

总觉得许慕兰这句话是看不起自己,静好迈起步伐,走到许慕兰旁边,故意大声的回答了一个“走”字。

等静好说完,许慕兰揉了一下耳朵。待静好上了马车之后,放下轿帘,自己亲自赶车。

小年和小月面面相觑,不知道静好大夫这一次又会玩出什么花样。

坐在马车上,静好第一次那么老实,身体一动不动,可是内心却是波澜壮阔的。

驾马车的许慕兰也有点忐忑,静好是自己的朋友,如果一会叶潭墨因为她的行为轻视她,自己要不要上去揍叶潭墨一顿?好像自己打不过叶潭墨啊,许慕兰一时担忧起来。

车子一颤一颤的,弄得静好心都开始加速颤动起来。

“静好?”许慕兰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

似乎听到有人在唤自己,静好故作镇定的询问怎么了。

许慕兰说:“你觉得什么颜色好看,要不要我给你买一块纱布?”

“干什么?”

“我仔细想了想,万一叶潭墨不能接受怎么办,我也打不过他。我是想啊,你带块纱布,如果叶潭墨不同意,我们就跑,这样以后叶潭墨也认不出来你。”

“那你呢?”

“我又诉衷情。”许慕兰话语有些不在乎。

“没关系,他若是不能接受我再想办法。你都为了我抛头露面了,我怎么好意思带块面纱呢,况且告白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静好回答,只是语气有些不自信,但因为说话,心也平静了一些。

马车一点点的移动,穿过大街小巷。

一路上,静好甚至连车帘都没有拉开过一次,就连和许慕兰说话都是隔着轿帘。

虽然路上似乎有人和自己打招呼,但许慕兰谁也没有理睬,只是驾着马车,载着静好。

坐在车上,静好感觉时间过的十分缓慢。

其实许慕兰还是希望静好能够换一个办法,毕竟这样不像是一个良家少女的行为。为此许慕兰故意绕些道路,希望静好可以多些时间去思考。

本来静好还有一些担忧,如果自己被拒绝了,会不会不太好,以后万一再碰上叶潭墨帅哥哥打不打招呼,要不要继续追下去。但静好看路程好像比较远,想着都城那么大,如果自己被拒绝了,以后也未必会再见面了,便也放心了一些。

再怎么晃荡终归是会走到目的地的,许慕兰到了叶潭墨的明威将军府前,看四周也没什么行人,才拉开车帘。

已经到了,静好却连说话的词都没有想好,那些高中背的各种各样诗句在脑中飞来飞去,全是混乱的。

见静好不下车,许慕兰忍不住捉弄她,用激将法问她是不是害怕了。

能得到一个女将军的敬佩是多么难得的,静好摇了摇头。

许慕兰笑着说:“那你怎么不敢下车。”

想了一下,静好说:“我们又闯不进去,人家可是将军府。”

“你难不成还想让人请你进去啊,如果这样,我们还是打道回府吧。”许慕兰认为静好还是怕了。

“当然不是。”静好说:“你先去通禀一下,咱们好正大光明的进去。”

好像也是,许慕兰问如何通禀。

静好便说该怎么通禀怎么通禀。

许慕兰十分为难,自己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通禀,是说自己这个朋友拜访,还是说动情人求见。

无奈,静好只能说:“你就去说,静好来拜访叶将军。”

“什么身份?什么名义?”许慕兰问。

古代人还真是麻烦,静好哪里考虑了这些,她只能说:“别考虑这么多,直接去就好了。”说完这些,静好的心中还在偷偷的想,人家还未必能见我们,何必把事情说的如此多,说不定一会就要回去了。

好吧,许慕兰见静好也算是心意已决,便站起身来,向将军府大门走去。

看着许慕兰的背影,静好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第一次乞求别人把自己拒之门外,完全没有了自己刚才来时的自信和霸气。

走到了将军府门前,许慕兰和守门的奴才说了两句,便转身回向马车边。再一次看到许慕兰一步步走进自己,静好真想掉头就走当逃兵。

回到车前,许慕兰一只手撑在车上,一只手掐着腰,注视着静好。

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静好张口就问是不是叶潭墨将军不让她们进去。

笑了一下,许慕兰站好,说:“静好大夫,麻烦你注意一下,我,许慕兰是正四品忠武将军。他,叶潭墨是从四品明威将军。论官衔我比叶潭墨大,我带来的人,他叶潭墨能不见吗?”

“官高一级压死人”,静好便问是不是她们要进去了。

“进去当然没问题了。”许慕兰说:“就是叶潭墨不在府上,可能去军营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去了。叶潭墨府上的奴才说他一早就走了,还没回来呢。”

原来不在家啊,静好心中松了一口气,问是不是应该回医馆。

许慕兰心中也是希望静好在医馆好好呆着,不过嘴头上却说来都来了,不妨等一会。

没想到许慕兰一点面子都不给,静好只能点头听她的。

完全没想到这姑娘这么倔强,许慕兰本来还想着她说一句不想等就陪她离开呢,现在便答应陪她等着。

坐在车上,静好整理了一下裙子,问许慕兰好看不好看?

现在这种情况当然要给朋友自信了,许慕兰便把自己知道的夸女子美貌的词全倒了出来。

听完这些,静好说:“我既然这么好,为什么要委屈在此等别人?”

还真没想到静好会说出这样的话,许慕兰一时语塞。

静好自言自语说:“为什么我们不进去等呢?”

刚打算说进去的许慕兰又看静好自问自答。

“也是啊,主人不在家,不合适。”静好还边说边点头。

瞥了一眼静好,许慕兰感觉她似乎有一点害怕了。

心中有点忐忑,但静好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死死的盯着道路,生怕一阵尘土扬起。过了一会,静好问许慕兰,她今天没有事吗?

本来是有事的,许慕兰毕竟明天就要进军营了,今天总要准备一下。可许慕兰表示,没有什么比静好终身大事更重要,陪她等一会也无妨,自己出征用的东西自有奴才提前给备好。

“还挺仗义的。”静好话语中略含委屈无奈之意。

被静好这娇憨的样子逗得一笑,许慕兰想,干脆也不哄她了,赶紧回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