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告白后遗症

秋天的风,似乎也有些温柔。

静好看着面前帅帅的人,扯出自己认为最合适的笑容。

听到面前女子的话叶潭墨完全是不知所措的,他想了很久,最终只能确定自己完全不认识这个姑娘。

虽然静好说的声音小,还有一点模糊,但温峥和许慕兰都是习武之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也听到了这话,浑身都是一阵电击。

话都已经说完了,静好感觉自己整个脑袋像火烧一样,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的脸能红成什么样子。

四周似乎都静止了,所有的注视点都定在静好和叶潭墨身上。

叶潭墨很无奈,他对今天的事完全没有任何预知。若是能提前知道有这件事,叶潭墨恐怕都不会回府。

静好直接把手中的菊花往叶潭墨抱着的枕头上一放,拉起身边的许慕兰就跑,好像有点丢人啊。

刚才还在佩服静好的胆量,此刻就被她拉着逃跑,许慕兰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愣愣的望着面前的两个飞奔的背影,叶潭墨想,自己征战多年,应该还是第一次这么意外的吧。

温峥也傻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随着两道飞奔的背影,事情好像告一段落,又好像是刚刚开始。

等到许慕兰将军和那女子离开之后,一些副将才接二连三的从府中走出来,面面相觑。

叶潭墨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围在将军身边,窃窃私语。

捅了一下温峥,快人快语的戚威问温峥刚才刚才怎么了。

温峥看了戚威一眼,发现其他人也看着自己,问题是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扫视了一下众人,叶潭墨只能先让他们闭上嘴。

发现将军的目光,众人也闭上嘴巴,就是眼中仍然闪烁着好奇。

叶潭墨把自己拿的东西往温峥身上一丢,命令戚威去牵马,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走进了府中。

在将军走后,所有人看向那布包,猜测里面装的物品。

推开旁边的人,温峥急忙跟上将军,感觉到那花似乎要掉下来,急忙腾出一只手接好,随后继续两只手抱着东西,只是一只手上还紧握着一朵菊花。

戚威赶忙去拉好将军的马,与众人一起,走在温峥后面,不再多话。

其他人继续交谈着,毕竟这种事却是让人好奇。

温峥一直走到将军的书房,看将军已经坐好,正在看书,便把那东西放在他椅子前的桌案上。

扫了一眼那物件,叶潭墨又看了一眼温峥。

明白了将军的意思,温峥急忙亲自打开布袋。

见到外面不少人在往里面看,叶潭墨瞪了他们一眼,逼迫他们离开。

而温峥也实在,等众人离开之后,走到门口去把门也关上,随后才回到桌案前。

余光紧紧盯着桌案上的东西,叶潭墨心中也难掩好奇。

把布袋打开,温峥看还有一层纸,也老老实实的慢慢撕开,发现是一个长方形的东西,外面是布,布上绣了一点简单的花纹,看起来还是挺好看的,这物件有些清香,闻起来味道不错,很清新。

盯着东西看了半天,叶潭墨没看出来是什么,又不好开口去问温峥。

心中奇怪,思考了好久,温峥说:“将军,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大的香囊,不过这香囊应该不过挂衣服上的吧。”

这是肯定的,叶潭墨鄙视的看了一眼温峥,这么大的东西谁也不会挂在身上,不过从香味上来猜,应该是香囊,就是这形状、大小有些奇怪。不过想到刚才那个女子的举动,叶潭墨也不觉得这香囊有什么怪异了。

既然将军不反驳,想必也是认可了是香囊,温峥便询问应该把它挂在哪里。

自己连那姑娘是谁都不知道,叶潭墨更不知道怎么回答温峥的问题了。叶潭墨想,若是丢出去,怕是辜负了人家姑娘的一片心意,况且闻起来确实不错。可若留下来,叶潭墨既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心意,也不知该置放于何处。

还是自己决定吧,温峥看了看书房四周,确实没什么合适的地方放。最后温峥转了一圈,把香囊放到了一个不常用的柜子顶上,最后自信的看了看将军。

一直看着温峥,叶潭墨直接看到他把东西放好,最后才把注意力放回到自己已经没有心情去看的书上。

又走到将军身前,温峥看那漂亮的菊花还躺在将军的桌案上,便喊了个仆人来。

早就立在书房外的戚威应声推门进来,问温峥有什么事。

看到戚威,温峥忍住笑意,这小子好奇心还真大,本来他们还在调侃戚威如果帮一次女兵还不能带个夫人回来,就不得不嘲笑他的事,没想到现在的注意力竟都到了将军身上,温峥问戚威进来做什么,自己是要个稳重的下人带个花瓶进来。

这有什么,戚威就想知道刚才怎么了,他对温峥说自己能做,明白了温峥的意思,便急忙跑出去找花瓶。

知道戚威不是什么细心的主,温峥在他走后就让一个仆人准备了带水的花瓶,把那粉色菊花插上去,放在将军桌案上。

叶潭墨一言不发,看着温峥做好这一切。

“好不容易弄来的,温峥,你看可不可以。”戚威人还没有到,声音就传了进来。

刚刚弄好就听到戚威的声音,温峥回头看了他一眼,说:“花瓶不知道放水啊。”

看到温峥已经弄好,戚威重重的把自己拿的花瓶放到桌案上,伸手拿过刚才温峥才放好的花瓶,把那花拿出来,放在自己拿来的花瓶之中,最后还把花瓶的水也倒了过来。

无奈的看了一眼戚威,温峥真不好说他什么,只是心中还是觉得自己刚才用的花瓶好看。

见温峥无话,戚威便拉他出去,准备问问刚才的事。

等到温峥、戚威二人出去后,叶潭墨看着面前的粉色花朵,犹豫了一下,又把瓶子换了回来,放到自己的左手边。

空气里弥漫的有奇怪和羞涩两种气息。

街道上,两个蓝色身影慢慢停下来。

“你跑什么啊?”跟着静好跑了半天,许慕兰才等到她停下来喘气的时候问。

早已经羞得双颊通红。静好看着许慕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突然笑了起来,许慕兰拍着静好的肩膀说她已经很棒了,不过刚才叶潭墨好像有点尴尬。

现在应该没有人比自己更尴尬的吧,静好低着头,也不说话。

看着静好,许慕兰说:“害羞什么,反正都已经做了。这样,我请你吃饭,你也饿了吧。”

点了点头,静好感觉自己好像确实有点饿了。

拉着静好走,许慕兰让她不用太紧张,反正都已经过去了。许慕兰懂静好,就算是调侃她,也要熬过这两天。

耳边完全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静好真是不知道自己刚才都干了什么。看着许慕兰,静好沉静了好久,才问:“你说,叶潭墨会不会忘了我啊?”

摸了一下静好的头发,许慕兰说:“通过你那一个拥抱,叶潭墨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你了。”

“那,你觉得他会怎么想啊?”静好心中有些担忧。

许慕兰盯着静好,感觉到她的忐忑,想了一下,才说:“对于叶潭墨而言,今天的事,不是春梦就是噩梦,你于他而言,不是有病就是妖精。”

这好像不是什么好话啊,静好有些颓废。

扶着静好,许慕兰让她不要担心,反正叶潭墨也不知道她是谁。

经过许慕兰这一说,静好好像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告诉叶潭墨自己是谁,这还真是做事不留名啊,就是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走了一会,许慕兰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没想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忍不住站在原地,许慕兰突然想到,她们来的时候好像有马车。

是的啊,静好想,自己刚才一直拉着许慕兰跑,好像忘了马车还在叶潭墨府邸的门前。

“你先回去吧,我得把马车驾回来。”许慕兰说。

静好看着许慕兰有些着急,问:“怎么了,那么紧张?”

许慕兰无奈的说:“那不是想着你的事情挺重要的,我不能跑回府里驾车,让你等那么久,所以就从你医馆附近借了一辆,还是用‘忠武将军’的身份借的,总得还啊。”

还真不知道许慕兰为了自己做这么多,静好只能点点头,自己转身往回走。

笑了一下,许慕兰急忙往叶潭墨的府宅折返。

从外面返回的静好一到医馆,就把自己关进房间之中,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不好说,但恐怕谁都难以忘记。

小年和小月也看出来静好大夫有些不对劲,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一下。

静好想,“情场失意,商场得意”,没了叶潭墨,总还有自己的医馆,管他叶潭墨怎么想自己,自己总要过的好好的。静好换了衣服,走到医馆前面,准备工作,才发现没有病人。

走到静好身边,小月送了杯茶。

接过茶水一饮而尽,静好便拿起纸币,开始继续画自己的古书,总得挣钱养活自己吧。

虽然小年和小月还是有一点担心,不过他们也不好一直逼问下去,便开始打扫医馆,但眼中时时刻刻注意着静好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