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叶潭墨,我喜欢你

幽静的环境,躁动的心。

把目光从许慕兰身上移开,静好趁机看了附近的环境,倒是安静。

许慕兰把目光从静好身上移开,扫视着将军府。

静好自从来了大运之后,彻底丢了读书时的认真劲,把整个都城好玩的地方几乎玩了个遍,但这个地方她还真没有来过。静好奇怪的问许慕兰,大多官员的府邸都不在这里,怎么叶潭墨会在此。

听了静好的问题,许慕兰回答:“这里啊,好像以前有一座府宅,主人被杀,之后连着一片都荒芜起来了。后来叶潭墨的府邸被拨在这个地方,他手下的一些副将也在这附近买了些地,所以这里几乎只有叶潭墨和他的副将居住。至于为什么叶潭墨住在这里,因为他没得选,吏部就在这里给他拨了府邸,不过还挺悠闲的,”

毕竟是都城,静好想,就算谈不上寸土寸金,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一条街没有人居住。

许慕兰说:“这里以前也算是一块富人聚集地,那后来这些富人迁走之后,他们也不在乎一点房钱,就没有卖这里。原主人走了,新主人没有,那些走街串巷的商人们自然也不会往没人的地方去。”

可既然这是富人的住所,静好想,那就应该是有主的,怎么吏部会把他拨给叶潭墨将军做府宅啊?

也不知道静好怎么这么多问题,许慕兰说:“给叶潭墨的肯定是征收的,当初那府宅被杀的主人好像是犯法,被皇上赐死的。”

这么说,静好觉得还是合情合理的。不过静好心中还是认为,都城的房价,早晚会涨,有钱了可以在这里投资房产。

话既然说完了,许慕兰想,也该回去了。

一阵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似乎看到了人回来,静好急忙让许慕兰回头看看。

还真是叶潭墨,回来的挺巧的,许慕兰便问静好还去不去。

现在应该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静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平静一下波澜壮阔的情绪。

早知道就不拖这么久了,许慕兰保证,如果静好逃跑,自己绝对不嘲笑她太久。

来都来了,还怕什么,静好直接站起来。可静好忘了自己在马车上坐着,猛一站起来,头直接撞到了车的顶上。

扶一下静好,许慕兰问她有没有事。

撞的还挺疼,但静好用她最后的坚强倔强摇了摇头。

还真是一个有骨气的女子,许慕兰忍不住开口称赞她一句。

现在静好是真不想要任何夸奖,她甚至想要一句贬损让自己有逃跑的借口。静好越过许慕兰的肩,看到叶潭墨帅哥哥也在奇怪的看着她,忍不住羞愧的低下了头。

本来只是回到府中,叶潭墨要进府使被温峥提醒,看到了许慕兰,不知道她又来做什么。

温峥也是十分好奇,怎么许慕兰将军又来了,她一直在和谁说话啊?

看着远处的二人,叶潭墨也很无奈,如果直接进府,万一许慕兰找自己的话好像有失礼仪,可如果在这里等着,好像又不知道在等什么。

静好好不容易战战兢兢的从车上下来,站稳之后,一手拿着粉色菊花、一手拿着自己准备好的礼物。可静好并不敢直接冲上去,而是看着许慕兰,询问自己这样可不可以。

现在也只能说可以,许慕兰让静好不要害怕,自己就站在她后面。

想了一下,静好坚定的点点头,转身看向叶潭墨,那个让她痴迷的帅哥哥。静好把提包放在许慕兰身上,让她替自己拿着。

接过静好的礼物,许慕兰慢慢的跟着,走在她身后,发现她的腰挺细的。

看到许慕兰跟在一个女子的后面,叶潭墨心中还是很奇怪,什么人能让许慕兰这么卑躬屈膝。叶潭墨见那前面的女子淡妆雅致,一身蓝色裙子,竟有出尘之姿。

温峥也盯着许慕兰将军的方向看,他想,能走在许将军面前的,应该是个身份地位极高的富家小姐吧。但温峥不明白,她们来这里做什么,而且那蓝色裙子很奇怪,不过确实挺漂亮的。

叶潭墨看着蓝裙姑娘手中拿着一朵粉色菊花放在身前,显得人既可爱又明艳,脸上的娇羞之色,也十分迷人。

慢慢的走到叶潭墨面前,静好挺想转身跑走,可身体却十分僵硬,完全不停使唤似的。

看着面前的状况,温峥一脸奇怪,一会看看那姑娘、一会又看看自家将军,还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再一步靠近,静好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位置停下。

温峥想,他跟将军时间不短了,没见过将军有什么风流韵事啊,况且自家将军也不是始乱终弃的人啊,不可能有姑娘来找他哭闹啊,就算是真的有,许慕兰来干什么啊。

冲着温峥使个眼色,许慕兰真不知道他左看看、右看看,心里在猜测什么。

注意到了许慕兰将军的目光,温峥只能后退两步,可目光却依然留在前面。

见这姑娘在自己面前停住了,叶潭墨不知是什么意思,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许慕兰。

发现叶潭墨把目光移向自己,许慕兰果断的别过头去,才不要给他任何提示,或许也是因为不想与静好丢人现眼。

好像也不能一直这样僵持着,毕竟还是在自己的府门前,叶潭墨轻轻抱拳,说:“不知姑娘与许将军前来所谓何事?”

不管啦,静好想,就这么拼一次吧!静好再向前迈一步,直接走到叶潭墨面前,给了他一个大拥抱。

投怀送抱不奇怪,可叶潭墨感觉自己这一次挺奇怪的,毕竟太直接,连个假跌都没有。叶潭墨直接怔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女子会如此做。

许慕兰余光还在静好身上,看到她的动作瞬间蒙了,她知道静好是来向叶潭墨示好的,但这个举动是不是有点过了。

温峥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只想知道,这个女子是谁,她与自家将军有什么渊源。

抱住叶潭墨,静好感觉他身体有点僵硬,不过怀抱还是挺温暖的。

叶潭墨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该如何做,在战场上遇到的任何险境,都没有现在窘迫,有没有像今天这样不知所措。

静好似乎能听到叶潭墨的心跳声,就是落在自己发丝上的叶潭墨的呼吸好像有一点急促。

眉头蹙了一下,若是在战场上,叶潭墨现在就要把身前的人丢到远处。

静好不知道刚才那些感觉是自己真真切切感觉到的,还是只是心中的遐想,不过是很美好的,那应该就可以了吧。

时间似乎都静止下来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叶潭墨和静好身上,就连一向老老实实的奴才都忍不住想窥探主人的旧事。

几个副将也感觉到门外的不对劲,忍不住往外看。

感觉到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静好知道自己行为在古代有些大胆,不过那有如何,人家叶潭墨也没有推开自己、拒绝自己啊。

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的叶潭墨也不知该如何去做,只能先镇定不动,愣愣的站在原处,任由怀中女子索取温暖。

应该够了吧,静好从叶潭墨怀中钻出来,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面前的女子与自己太近了,叶潭墨感觉自己只要稍稍近他一点都会触碰到她。叶潭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最好的、也是唯一的的做法就是等着,看对方要做什么。

直视叶潭墨,静好想,气势上不能输。静好就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帅哥,把他想象从自己房间上的海报。静好鼓足了勇气,说:“叶潭墨……”

如果不是面前女子脸色的红晕堪比最深的晚霞,叶潭墨还真挺佩服她的胆大妄为。叶潭墨看着静好,等着她的话语。

突然有点害羞了,静好半天没有憋出来下面的话。

到底是个姑娘,许慕兰心中在为静好担忧,她不会要放弃吧,可刚才的举动都被人看到了啊。不过许慕兰转念一想好像不太对,虽说刚才那些越矩的行为都是静好做的,但叶潭墨府上的人并不认识她啊,他们认识的好像是自己啊。那如果这件事外传了出去,许慕兰忍不住一阵战栗,自己好像不是被静好拉下水的,自己执意跳坑里的。

似乎想起来什么,静好从旁边不知道发什么呆的许慕兰身上抽走了自己匆匆准备的礼物,递给叶潭墨,说:“送给你的。”

望着面前女子的举动,叶潭墨不知道该不该接过,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只能继续保持不动。

总不能一直僵持着,静好自己伸手拿过叶潭墨将军的手,强行把东西塞到了他身上。

叶潭墨有些不知所措,在对面女子的推搡下,愣是抱住了她给的物件。

旁边人又是一次震惊,一边的副将、奴才们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情节。

近处的许慕兰和温峥只是怔怔的,连呼吸都调轻了,生怕惊到面前的二人。

一不做二不休,静好看自己也没有后路了,便接着说:“叶潭墨,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