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年之内,一定嫁得出去

略微扫视一下,静好还回许慕兰的银牌。

见静好还回自己的银牌,许慕兰便让她看看她的木牌上有没有什么大问题。

住址之类的静好也不好再计较,只是看着出生时间是卯运六年一月三日出生,脑子急速飞转,她昨天告诉许慕兰的生日是爸爸的生日,然后就给了个年龄,可她明明记得小月说过,现在是卯运二十四年,自己今年多大。

看静好在思考,许慕兰说:“你不是十八嘛,我用现在的年份往前调十八年不就是你出生的年月嘛。”

盯着许慕兰认真的眼睛,静好说:“可许将军,现在是十月份,我出生在一月份。也就是说我已经十八了,再过三个月我就十九了。”

好像是的,许慕兰点点头。

对于许慕兰,静好心中只能想为什么古代不好好教一下数学,四舍五入自己下一次生日也应该是十八啊。

根本不知道静好在为什么苦恼,许慕兰只是好奇的问她在家里有没有嫁人。

紫薇和尔康的故事已经讲完了,静好表示当然没有结婚。静好还要追那帅将军,当然不能是妇人。

“可你要赶紧嫁人啊?”许慕兰说:“一年零三个月之内嫁不出去,后果可不好哦。”

愣了一下,静好询问如果届时嫁不出去怎么办?

“一、听官府安排;二、进入军营,”许慕兰回答:“第二条可是我给你的出路哦。”

坐在椅子上,静好沉思许久,才说:“一年之内,一定嫁人。”

没想到静好居然为了不入军营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许慕兰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静好想嫁谁?

再一次思虑良久,静好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里,脚踏七彩祥云、身披黄金圣甲前来娶我。”

看着静好的样子,许慕兰有些意外,她看起来柔柔弱弱,没想到话语铿锵有力。过了好一会,许慕兰才说:“我还真不知道你野心竟如此之大。”

自己哪里有什么野心,不过是背一句喜欢的电影台词罢了,静好看着许慕兰意外的样子,忙谦虚的说不是这样。

摇了摇头,许慕兰略微有点遗憾的说静好的愿望可能无法实现。

静好才不相信,直说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之类的鸡汤。

看着静好自信的样子,许慕兰说:“可皇上,他未必会为你这么做,而且他……盖世英雄……”

这件事跟皇上有什么关系,静好反问许慕兰。

许慕兰解释:“你说你嫁的人要是一个‘盖世英雄’对吧?你说他要穿‘黄金圣甲’,可用黄金制成的铁甲只有帝王才可以穿,所以……”

没想到许慕兰的注意力全在这里,静好无奈的说只是一句形容而已。

虽然不是特别明白这些,但许慕兰也知道静好一向与众不同,便也不与她计较这些。许慕兰反问静好,她还记不记得昨天她看上的那个将军。

怎么会忘记,静好昨天还做了与那将军有关的春梦呢,刚才还想着追他呢。

听到静好这么直白的回答,许慕兰说自己明天就要去军营了,恐怕没有时间再来看静好,让她自己照顾自己,等自己回来之后再帮她认识叶潭墨。

摆了摆手,静好说:“你好好剿匪去吧,说不定等你回来了,我已经把叶潭墨帅哥哥泡到手了。”

这些话语的意思虽然许慕兰不是特别明白,但也能感受到有些怪异。过了好一会,许慕兰才问:“你这天天说什么‘帅帅的’、‘帅哥哥’,是夸人的吗?”

那是自然,静好怎么舍得指责叶潭墨帅哥呢。

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许慕兰让静好解释一下。

听到问题之后,静好询问许慕兰:“我美吗?”

仔仔细细的、全面的看了一遍静好,许慕兰说:“还可以。”

愣了一会,静好问:“那你美吗?”

“美。”许慕兰毫不犹豫、坚定的回答。

静好有些不镇定了,强行大口呼气,过了良久才说:“‘美’,是形容女人好看、‘帅’,与之对应,是形容男人好看。‘帅哥’就是男版‘美人’,懂了吗?”

点了点头,许慕兰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茫然,但也不再追问。

给许慕兰上完课后,静好像老先生一样点点头。

眼中落入静好妄自尊大的样子,许慕兰浅笑了一下,觉得自己说的也够多了,便想离开。

拦住许慕兰,静好说有事情找她帮忙。

虽然不知道静好什么事,但许慕兰还是答应了她。

把许慕兰拉到自己的房间里,让她等一下自己,静好走进另一个屋子。

环视四周,许慕兰虽然出钱帮静好建了这家医馆,但还真没有进入她的闺房。许慕兰看这房间装饰有些与众不同,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静好被子叠成一块,在床头还有一个方形物品。最令许慕兰意外的是,静好在她的床边竟摆放着一张自己的画像,那画像卡在薄铁之中,似乎在宣示着自己的主人。许慕兰拿着静好的画像,参观着静好的房间。

房间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的静好笑着目视前方。就是画像中的人比本尊瘦了、白了一些,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其他的倒都没有什么差别。

在房间一边还有书桌,桌子上零零散散的摆了一些笔墨纸砚。

其他的地方各放置了一些杂物,看起来有些杂乱无章。

环视完房间之后,许慕兰觉得她应该给静好再找个合适的丫鬟,想必小月一个人忙不过来。

“慕兰。”

听到呼唤,许慕兰放下手中的画像,抬头看到静好从屏风之中走出来。许慕兰与静好相识也有数月,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可刚刚走出来的她,仿佛一个灵巧的精灵。

静好穿着一身蓝色裙子,这裙子是她来到都城之后模仿电影《灰姑娘》辛德瑞拉的蓝色舞裙做的,只是稍微结合一下古代的要求,减少暴露,哪怕只是胳膊。

盯着静好,许慕兰一个女人都有些痴迷,还挺好看的。

静好一直都喜欢漂亮的裙子,只是在二十一世纪,她学业繁忙,现在在这大运,又回到了十八岁,自然要好好活一次。

盯着静好,许慕兰第一次感觉她美极了,以前也就觉得她是一个清新可爱的女孩子,现在才知道她可以如此风华绝代。

看出来许慕兰眼中的惊艳,静好第一次感谢自己那个会化妆并且乐意交给自己的室友,虽然古代化妆品不是特别好,但胜在没有化学物质,而且自己刚好会用这些。最让静好表示无语的是胭脂,她每一次一抿就是一次灾难,后来是用水晕开胭脂之后直接用手涂到脸上,口红、腮红、眼影全有了。

绕着静好转了一圈,许慕兰半天才说:“也没长高啊。”

没有说是衣服的功劳,静好只是询问许慕兰,如果自己这样子出现在叶潭墨面前,他会不会疯狂的迷恋上自己。

原来是为了叶潭墨啊,许慕兰重重的点点头。

得到许慕兰的认可,静好更加有信心了,表示自己明天就要去找叶潭墨的府邸,去他门口堵着。

一听这话,许慕兰有些震惊,半天才说要不要矜持一点。

“万一我矜持被其他狐狸精抢走怎么办。”静好回答。

也就是静好一定要去,虽然许慕兰觉得有些不合适,但她又不知道如何劝说在兴头上的静好。

毕竟是古代,静好还是能理解许慕兰的心思,但她表示,做人就要有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这话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但许慕兰担心静好碰壁,而且也想看看静好的这场大戏。许慕兰说自己明天要在军营里整军,不能出来陪静好。

没什么关系,静好认为反正只要叶潭墨帅哥和自己在就好。

担心静好这么做会出什么事,许慕兰便说:“不然你今天去吧,我陪着你。我知道叶潭墨的府邸,可以带你直接去。”

看着许慕兰,静好想有个朋友在也不错,还能给自己当司机。可静好想,自己东西还没有准备好,第一次见叶潭墨,总不能空手吧。

“没关系,你漂亮就够了。”许慕兰鼓励静好。

静好想想也是,择日不如撞日,况且万一自己明天再胆怯就不好了。静好让许慕兰等一下,自己坐到梳妆台前看自己散在四周的头发,总不能绑个马尾去吧。静好灵机一动,把前半部分头发绑起来,没有王冠,扒了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首饰,便直接扯了个与衣服颜色相似的布带,系在后面,前面卡了一个淡蓝色的、有流苏的钿头。

等到静好回过身来询问,许慕兰坚定的点头认可。

羞涩的一笑,静好把自己床上的枕头拿起来,拍打了两下之后找张白纸包裹起来,最后放入自己自制的提包之中,说要送给叶潭墨。

见静好把床头的东西包裹起来,许慕兰便问她是什么,有什么用?

“枕头啊,送给叶潭墨帅哥哥做见面礼。”静好回答。

是枕头,许慕兰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不过这样私人的物品,送给一个男人不好吧。

古代那又高又硬的枕头静好用不惯,这个是她亲自做的,里面是一些药材,有静心安眠的功效,送给叶潭墨刚刚好。

这算是变相的“共枕”了,许慕兰改变不了静好的决定,只能调侃了一下静好。

看着门口,静好为自己鼓气:“叶潭墨,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