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绝不抢朋友的男人

听到戚威的解释,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怕是要搬出去的只有戚威了。”

这句话刚说完便引得众人大笑,便被一个人打断说:“才不是呢,那许慕兰将军好像说找一个人可以从长相上震慑山贼的人。”

众人听到这话又把目光投到戚威的长相上去,忍不住又是一阵捧腹大笑。

大闹的院落里,人们没有嫌隙,相互信任。

一个看起来有些斯文,一直没有说话的副将走到书房门口,在经过将军的同意之后进入。

“温峥,有事?”叶潭墨对着来人询问。

低头思索了一会,温峥说:“将军,末将只是觉得奇怪,这许慕兰将军为什么要戚威,她完全不需要啊?”

这一点叶潭墨也没有想明白,不过他与许慕兰没有什么仇怨,她犯不着找自己的麻烦,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话虽如此,但温峥想,凡是还是要多想想,戚威这个人一向是心直口快,不能让人利用了去。温峥表示要和戚威一同前去,以防万一。

也可以,叶潭墨让温峥回去收拾东西,剿匪之时看好戚威即可。

得了将军的允许,温峥便施礼请将军好好休息之后才退下。

见没有什么事了,叶潭墨才又趴到床上休息。

重要的事情完成,心中落了一块巨石,天似乎也湛蓝了许多。

离开了叶潭墨的府邸,许慕兰瞬间感觉自己完成了一件大事,没想到这和别人拉关系比剿匪都难,既然自己帮了静好,总得去找她邀功求赏,至少把金创药给自己准备好。

若水医馆里干干净净,门外也没有旁人停留。

走进医馆,许慕兰抱怨的说:“我说静好大夫,你能不能好好干活,多治些病,赶紧挣钱把开医馆欠我的钱还回来。”

正在认真画画的静好听到许慕兰催债的声音,忍不住说:“我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那总不能诅咒全都城的人都生病啊。医者仁心啊。”

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许慕兰说:“你老人家既然有仁心,就把那个十两白银的挂号费给取消了,不自然有病人来,还显示了你的仁心,一举两得,多好。”

“才不好呢。”静好反驳说:“我是‘医仙’,就得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如果和别的医馆一样,那我就不好收高价了,再说了,我又不是借你的钱开这医馆。我是邀请你投资开这医馆,你出钱、我出力,挣了钱,给你分红。”

不明白静好在莫名其妙的说些什么,许慕兰想,当初若不是因为在山林里,军队不少女兵生了场怪病,军医束手无策,恰巧这个静好帮助,自己欠她个恩情,不然绝对不会理睬她。

对于静好而言,遇到许慕兰确实是一件幸运的事,虽然被她当了许久的疯子,但却也得了她许多好处,若不是她,当初就不会有人把自己从山林里拾出来,走了大运的自己在这个大运国还真未必混的能像今天这么好。

见静好在画些什么,许慕兰拿过来一看,是一些小人,做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动作。许慕兰好奇,便问静好在干什么。

神秘的一笑,静好说是延年益寿之法。

早知道静好虽然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治病方式,但为人却神经兮兮,许慕兰也不愿意全相信她。

拿过来本子,静好继续画,她把当初华佗的《五禽戏》和二十一世纪的广播体操结合起来,好好的捞那土财主一笔。

许慕兰问静好画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瞥了一眼许慕兰,静好说:“给将军赚钱。”

“能赚多少?”许慕兰一问到底。

“不好说,但少不了。”虽然已经议定了价格,但静好知道自己也就名字乖巧一点,至于会不会趁火打劫就不一定了。

知道也未必能问出来什么有用的结果,许慕兰便把话题转到静好欠自己的药上。

还真是什么债都催,静好说:“我又不是神,五百盒金创药,你也得等我一点点的做好啊,现在我连制药的原药材都没有备齐,更别提找作坊去做了。”

想想也是,许慕兰便问她要多少时间,可以让皇商来帮忙,效率高,质量好。

没有回答许慕兰,静好反问她什么时候去剿匪。

现在父亲正在给自己准备,许慕兰表示三日内就要出发。

虽然到都城之后静好做了一堆具有现代特色的药材,但毕竟在这大运国无论是人力还是技术,都远远不够自己使用的。静好表示,三日内自己拿不出来五百盒金创药,不过尽量可以在她回来之前准备好。

看着静好这个小医馆,许慕兰只能表示理解。

突然感觉到许慕兰善解人意,静好满是意外的夸赞她。

被静好这么一说,许慕兰感觉自己不应该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便说:“对了,这一次剿匪,我兄弟叶潭墨把他手下的戚威借给我当开路先锋。”

听到这话,静好愣了,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说:“他为什么借将给你啊?”

“我们是兄弟。”许慕兰回答。

思考了一会,静好才说:“慕兰,叶潭墨是不是和你……”

虽然静好话没有说完,但许慕兰看她把两只手的两个手指头并在一起点了两下,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许慕兰无奈的表示,自己和叶潭墨不过是兄弟,静好喜欢叶潭墨,只要把金创药给够自己,她一定帮助静好对叶潭墨投怀送抱,让叶潭墨抱得美人归。

看着许慕兰,静好说:“慕兰,你说你剿匪那么多次了,除了你爹,也没有人帮助你,可是我帅帅的叶潭墨怎么会无端助你。我昨天还听你说驼岭山的小蟊贼不足挂齿。”

被静好这么一反驳,许慕兰想了好久,才解释说不过是因为驼岭山有点远,恰巧戚威又是那附近的人,所以才会有叶潭墨,自己这个好兄弟帮忙。

盯着许慕兰的眼睛,静好看出来她在撒谎,便说:“放心吧,慕兰,如果你看上了叶潭墨,我绝对不和你抢。反正论身份我比不过你、打架也打不过你。”

没想到静好会这么想,许慕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叶潭墨的副将,许慕兰也就清楚一个戚威、一个温峥,可是自己既然说要长相威慑山贼,只能脱口而出借了戚威,哪里想其他。被静好问到,许慕兰不好说她刚刚结交了叶潭墨,只能装模作样说叶潭墨自愿借自己戚威,没想到却被静好想歪。

静好看着许慕兰,她是自己撞大运之后第一个朋友,怎么能为了一个帅哥不顾友谊呢。

再一次听到静好说让出叶潭墨,许慕兰真是哭笑不得。

以为许慕兰只是不好意思,静好便说:“慕兰,不用放在心上,天下美男多的是。想当初在二十一世纪,我也是经常换老公。”

许慕兰知道“二十一世纪”是静好的家,虽然她看了所有的地图都没有见过这个地方,不过却从静好口中反复听到。但是“老公”又是什么,许慕兰忍不住问她们二十一世纪那个地方不仅地名奇怪,还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词语。

被许慕兰这么一说,静好尴尬的笑了一下。虽然在二十一世纪静好需要整天读书,学业压力大,但偶尔看个电视、电影的,还是舔了不少偶像的颜。只是叶潭墨是活生生在自己面前的,没有滤镜、没有美颜,都那么帅,这才让静好忍不住一阵痴迷。

过了好一会,许慕兰见静好不说话,以为她真的误会了,想了半天说:“静好。你是不是不想给我那五百盒金创药才故意这么说?”

“五百盒金创药换一个帅哥我是赚的好不好。只是用金创药换朋友的男人那绝非我静好会干的事!”

还挺讲义气的,许慕兰只能再一次对静好解释,自己和叶潭墨真的只是兄弟。

听许慕兰再三解释,静好说:“那么帅的帅哥,你真不要?”

“当然不要了,我有男人了。”许慕兰脱口而出。

一听到这话,静好瞬间所有的好奇都被吸引过去,刚才那么多话她都没有放下笔,可现在几乎是一瞬间丢下笔,询问怎么一回事。

被静好的表现愣住了,许慕兰推开她探向自己的脑袋,不愿意解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朋友的八卦,一直都是静好最在乎的事。

见静好对这件事追问到底,许慕兰急忙说有关叶潭墨的事。

对于叶潭墨,静好认为既然他和许慕兰没有关系,那自己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追了,至于他有什么事,以后再说。现在对于静好而言,最重要的是,就是许慕兰口中的那个“男人”。

不想再继续被追问,许慕兰反问静好在二十一世纪有没有订婚。

原来许慕兰是早就订婚了,静好明白了一点。不过静好听许慕兰说一定要自己的故事才能换她的故事,感觉十分为难。

“你若是不说,也不要问我。”许慕兰坚定的说。

在二十一世纪,静好与爸爸相依为命,也不知道爸爸现在怎么样了。静好没有谈过男朋友,不是因为其他,就是因为学医,主要是学习剩下的时间陪爸爸、朋友都不够用,当然还有是因为影视上的老公已经足够意淫了。

“静好。”看静好在发呆,许慕兰开口唤她。

突然想家了,但静好嘴角却笑了出来,她想自己一定要过的开开心心,这样爸爸也能安心。以前朋友经常说静好没心没肺,又有一些自私自利,但静好认为,自己就该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