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将军无缘无故又受责罚

大将军府一派威严的氛围,叶潭墨静静的穿过一个个楼阁,走进了后院。

这深宅大院之中,不知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些端着东西穿梭忙碌的下人,只想着做好自己手上的事,能有机会飞黄腾达是最好的,若是不能,也希望不要惹祸上身。

即使是府宅里的主人,也是分成三六九等,有些人肆无忌惮横行无阻,有些人只能谨小慎微,事事严以律己。

站在一个精致的院落前,叶潭墨想继续前走,可也知道自己应该停下来了。

一个侍女在门前拦住了二公子,自己进去通禀。

等在姨母门前,叶潭墨也不着急,这样的等待,他早已经习惯。

第一次征战回来时,叶潭墨想,自己许久未曾归家,又曾身在险境,或许姨母多有担忧。可回来之后,叶潭墨还是得像以往一样,被姨母拒之门外。叶潭墨很少见到姨母,即使相见,也都是在家宴或者是什么宴会之上,或者是路上擦肩而过时打个照面,行个礼便够了,几乎也没什么话语,因为姨母几乎不和他单独相处。说起家宴,叶潭墨也很不知自己多久没有参加过了。

过了好一会,侍女才再次被出来,并没有直接请二公子进去,只是询问他有没有事。

摇了摇头,自己能有什么事,只是前来给姨母请安罢了。

那侍女听到这话便说:“夫人说,二公子既然无事,就早早回府歇着罢,不用请安了。夫人还说,二公子也不必去见大夫人和大将军,无需扰了他们休息。”

知道这是姨母的意思,叶潭墨便也不停留,转身离开。

侍女看到二公子离开,心中也是无奈和奇怪,如果是大将军偏心大公子那还情有可原,但怎么连二公子的生母,自家夫人都对二公子毫不在乎。

走在府中,叶潭墨只想早早回府歇着,他也料到姨母不会见自己,只是习惯性的想来见见他。从小到大,全府上下都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叶潭墨在不理解中慢慢适应。

一阵秋风吹过,带来一片萧瑟。

“呦,二弟回来了。”

听到身后叶潭佑的声音,叶潭墨根本不想回头理睬,便当成没听见,便继续快步走着。

“站住。”叶潭佑见叶潭墨根本不顾自己的声音继续走,急忙大声唤住了他,又快步走到他前面。

已经被追上了,叶潭墨只能轻轻施礼:“兄长。”

“原来还知道我是你兄长啊?既然见到兄长,为什么不早早施礼,当这将军府没有家规了吗?”叶潭佑话语严厉,但语气完全是一幅挑事的感觉。

懒得理睬叶潭佑,叶潭墨直接越过叶潭佑,准备从他身侧离开。

看到叶潭墨离开,叶潭佑似乎还没有开心,再次拦下他,指责他的无礼,仿佛一定要找到他的问题责罚一下。

知道叶潭佑就是想找自己麻烦,叶潭墨心中虽怒,但碍于叶潭墨兄长的身份,这里又是大将军府,只能避开他。

但叶潭佑对于找自己弟弟的麻烦一向很开心,他拦住叶潭墨,故意伸手与他打。叶潭佑从小就跟着自己的母亲,父亲只有叶潭墨一个庶子,他自是母亲的眼中钉肉中刺。因为母亲讨厌,叶潭佑也喜欢找叶潭墨的麻烦。

本来想忍让一番,但叶潭墨见叶潭佑步步紧逼,心中一怒,便挥手推开他。

借助叶潭墨的推力,叶潭佑故意摔在地上。

恰在此时,叶正锋陪大夫人长公主经过。

一看到父母,叶潭佑也不站起来,就躺在地上。

看到儿子的样子,长公主急忙跑过来。

侍女们也眼疾手快,急忙扶起大公子。

爬起来之后,叶潭佑说是叶潭墨对自己动手,打伤了自己。

听到儿子的话,长公主一阵担忧,忙问儿子伤到哪里。

知道又是一次责罚,叶潭墨也不回避,只是对着父亲、母亲礼仪式的抱拳施礼。

看了一眼叶潭佑、叶潭墨,叶正锋头也不回的扭头就走。叶正锋知道是叶潭佑故意陷害叶潭墨的,长公主也一定会严惩叶潭墨,二夫人对这件事也会不管不顾的,对于叶正锋而言,只要不伤及叶潭墨的性命,那长公主和叶潭佑怎么做,他都不会管的。

等到大将军离开之后,长公主也不客气,直接命令下人拿下叶潭墨,让仆人对叶潭墨动用家法。

大将军府所谓的家法不过就是棍棒罢了,而且似乎只是给叶潭墨专人定制的,这个刑罚也没有罚过其他人。

下人过来,按住二公子。

根本没有规定棍数,长公主就是想拿棍子打到叶潭墨皮开肉绽为止。

一边的叶潭佑冷冷一笑。

一棍一棍下来,叶潭墨早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从小到大,叶潭墨感觉在这偌大的将军府中,没有一个人会对自己好,长公主不喜欢正常、兄长为难也不奇怪、父亲偏心已经习惯,就是为什么自己的生母无论人前人后对自己都是格外的厌弃。

看着叶潭墨受罚,长公主便派人去唤来二夫人。

给母亲倒了杯茶,叶潭佑一脸看好戏的姿态。

疼痛早已经使叶潭墨麻木,不公他也经历了千番,只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改变。

没过多久,二夫人便来到了庭院之中。二夫人扫了一眼正在受罚的叶潭墨,眼中没有任何的关心,只是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走到长公主面前,盈盈施礼。

长公主也不知道这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对她生的儿子就一点都不担心吗?让二夫人坐到自己身边,长公主看到二夫人身边的婢女都比她担忧,心中倒也敬佩二夫人的平静。

不就是让自己来看叶潭墨受罚吗?对于这种事,二夫人早已经习以为常。

看了一眼二夫人,长公主说:“如果不是当初亲眼看着你生下叶潭墨,本公主怎么也不会相信他是你亲生的。”

根本不在乎长公主的话语,二夫人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对于二夫人,长公主也很无奈,当初她执意非要嫁给叶正锋,可偏偏叶正锋喜欢当时有“都城第一美人”之称的苏蕊儿。后来长公主想办法把苏蕊儿弄进宫做筹码,逼迫叶正锋娶了自己,并在自己有孕之后才让他纳苏蕊儿为二夫人。长公主入大将军府多年,她看出来叶正锋虽然对自己客客气气的,但爱意全给了二夫人,只是令她不解的是,大将军和二夫人苏蕊儿对于他们的儿子叶潭墨都是不理不睬的。

自己的儿子,二夫人心中只想,只要当初那个和自己情投意合的人爱着自己,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无奈的放弃挑衅,长公主站起来离开。

叶潭佑看到母亲离开,也急忙跟上去,只是在经过被责罚的叶潭墨身边时,得意的一笑。

等到长公主和大公子都离开之后,二夫人才走到叶潭墨面前。

仆人们此刻也急忙住手。

勉强站起来,叶潭墨对姨母施礼。面对自己这个亲生母亲,叶潭墨觉得熟悉又陌生,他记忆中姨母从不曾关心过自己,可却在幼时陪伴了自己十三年,以前自己受罚,她虽然只是对侍女一句轻描淡写的“好好照顾”,对自己而言却也是难得的温柔。

看着重伤的叶潭墨,二夫人轻轻的说了一句:“回府休息吧,以后无事不用再来大将军府见我了。”

不知道姨母这句话是不是因为担心自己再一次到来会再被长公主责罚,但叶潭墨只能点头称“是”。

二夫人感觉没什么说的,便转身离开。

叶潭墨看着姨母的背影,想到幼时她对自己视而不见,只会在自己受责时才询问自己两句,可现在,连这两句询问都没有了。

下人们尽皆离开,没有人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他们早已经见惯了。

独自走出将军府,叶潭墨依旧是宁静的。叶潭墨从旁边下人那里接过一件披风,披在身上,遮住了后背的伤势。

戚威牵着马立在大将军府门前,等着自己的主将叶潭墨出来。

见戚威还在等自己,叶潭墨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走过他身边,继续向自己府邸方向走去。

一看到将军又是这幅样子,戚威也猜出来他应该又是受罚了。戚威陪着将军回来几次,虽说没有进入府中,但仅仅在府门前那一次亲眼看到叶潭佑对将军冷嘲热讽,心中便明白了许多。

以前叶潭墨也曾经带自己的副将进入大将军府,但自从叶潭佑和长公主当着他们的面斥责惩罚自己之后,便不愿意再带上他们。

上一次,戚威看到叶潭佑扬威耀武,想也不想的就一拳打上去,虽然事后将军并没有指责自己,但看到他因此受罚,日后也不肯带自己来大将军府,心中也很是懊恼。

因为戚威打了叶潭佑,叶潭墨心中竟有一丝开心,虽然事后受到责罚,但那一次是他唯一感觉欣喜的责罚,戚威替他做了他一直想做而不敢、不能做的事。

为了表示自己的后悔,从那以后,戚威每一次都执意要与将军一同来大将军府,自己老老实实的等在外面。可几乎每一次,戚威都可以看到将军受责出来,这让他心中既不满,又无可奈何。

因为背上的伤,叶潭墨没办法继续骑马,只能步行走在前面。

跟着将军,戚威真心想把叶潭佑那个纨绔子弟撕成碎片,只是因为将军没有同意,自己一个人也不敢擅作主张,但以后如果有机会,绝不会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