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都城热闹极了,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这样的氛围让人不禁感觉一阵舒心。

看着下面的人头,静好也发觉了岁月静好之态,悠闲的喝着刚刚被店小二送上的热茶。作为都城赫赫有名的“医仙”,静好心中也有拯救万民的欲望。

在道路上,一支军队路过,旁边的百姓急忙腾出来一条通畅的大道。

听到楼下奔跑的声音,静好端着一杯茶水,一副老持稳重的样子,低头看着下面。也不知道最近又打什么仗了,静好看着威仪的士兵走过,脑海中浮现出一抹熟悉的身影。

“一个人坐在这里多无聊?”一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女子出现在静好的身后,也不等她回答,继续说:“刚才去医馆没看到你,想着你也只能在这里,在靠窗二楼看风景,感觉如何?”

伸出手制止那人的话语,静好一脸痴迷的看着下面的人。

感觉到静好的异样,蓝衣女子走到窗边,往下看了一眼,再一次唤静好。

“好帅啊。”痴痴的话语从静好口中脱口而出。

再次看了一眼下面的人,蓝衣女子说:“想不想知道他是谁,我认识。”

推开在自己身边的女子,静好只是盯着那熟悉人的身影,目光从不曾离开过。

似乎下面的人也感觉到了有人盯着自己,好奇的抬头一看。

静好与那带兵的将军四目相对,接下来就应该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那将军虽然在众多将领之中,可他身上的气势却不是旁边的人所能比拟的。

一切美好都是静好所想,那将军只是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静好看着那身影慢慢离开,刚才腾出来的道路此刻也不知又被多少人占了回去,再次恢复了旧的姿态。

蓝衣女子悠闲的坐在凳子上,看着静好慢慢回身坐到自己对面。

似乎有些痴呆,静好活了这么久,见过两世的人,还真没有见过如此帅气、霸气侧漏的人,如果他生在二十一世纪,做个偶像演员,不知道会有多少女粉丝为其疯狂打电话啊?

见静好还在发呆,蓝衣女子忍不住嫌弃的说:“你说你……没见过男人啊,知道刚才像什么样子吗?口水都流出来了”

“那肯定没有你老人家在军营里见过的男人多。”静好擦了一下嘴,反唇相讥。

鄙视的看了一眼静好,突然蓝衣女子灵机一动,说:“想不想知道刚才那人是谁?”

“你认识?”静好反问。

点点头,蓝衣女子浅浅一笑,略有些奸诈。

看出来对方的意思,静好也很实在,让她说出自己的条件。

“也没事,就是过些时日,我要带军出去打仗,军医不够,咱们若水医馆的医仙……”

“不可能!你们军营饭菜太次,休息时间太短,还要每天长途跋涉,不去。”直接打断蓝衣女子的话,静好果断的拒绝。

被这么爽快代表拒绝之后,许慕兰只能解释并没有多久,会尽量照顾好她。

但静好完全不为所动,绝对不答应去军营。

无奈之下,蓝衣女子不好再劝,却表示根本不认识刚才那个将军。

这点静好才不信,说:“你许慕兰在军营多年,一个将军,你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你还说你吃不得苦呢,我也是,一直在我父帅的营账里,什么也不知道。”

知道许慕兰是故意气自己,静好只能说:“我可以准备好金疮药,五十盒。”看到许慕兰并没有任何动作,静好只能接着说:“好吧,一百盒。”

依旧安安静静的等着加价,许慕兰一点也不着急。

想着刚才那帅哥的模样,静好自己慢慢的把价格加到了五百盒,最后加了一句“不要再得寸进尺了”。

知道这已经算得上是静好的极限了,许慕兰想,五百盒也足够自己接下来剿匪用的了,便点点头同意了。

得到许慕兰的同意,静好急忙询问刚才那个人的身份。

听到静好的问题,许慕兰反问她想知道什么?

看了一眼许慕兰,静好说:“事无巨细,你都知道?”

“那人是我兄弟,什么都知道。”许慕兰自信的说。

“他出生那天有多重?几岁开始掉牙?身高、体重、三围?……”静好试着询问。

无奈的看着静好,过了好一会,许慕兰才说:“你要是把你自己和若水医馆送给我,我就算是被打死也给你问出来刚才的结果。”

知道不好再开玩笑,静好只能说,刚才那个人的消息许慕兰知道多少,自己愿意听多少。

这还可以,许慕兰说:“刚才那哥们,真是我兄弟,只是军衔比我低,是从四品明威将军。我可是如假包换的正四品忠武将军。”

“他也经常剿匪?”静好询问。

摇了摇头,许慕兰说:“其实挺无奈的,那哥们是叶谭墨,他父亲可是护国大将军叶正锋,算是名门后代吧。就是可惜啊,他是庶出,他老子又不管他,结果从十三岁开始上战场,是和凶狠的胡人作战,可不是像我一样,去收拾一些山贼草寇。虽然叶潭墨战功赫赫,却只能是‘少者战场杀,老者虚得功’,基本上功劳都被主帅抢走了,所以到现在还只能是个从四品将军。我的战功远不如叶潭墨,却因为父亲的帮助,虽然是女子,仍有今日之荣。”最后许慕兰满满的得意之色。

想了一下,静好问,是不是护国大将军性格使然,不肯给儿子开后门。

叹息一下,许慕兰说:“叶大将军的长子叶潭佑到现在连战场都没有见过,可已经是堂堂从二品镇军大将军,以后这叶潭佑还会继承他老子的官职啊。叶潭墨也很无奈啊,他赫赫战功不如自己兄长的嫡出身份。”

这也太偏心了吧,静好心中忍不住涌过对一个陌生人的抱怨。

“其实想想也不全是大将军偏心,毕竟大将军正妻是当今皇上的妹妹,有这样的父母,叶潭佑当然能在官场上一帆风顺了。”许慕兰接着说。

那些也不重要,静好问许慕兰能不能帮助自己认识叶潭墨?

也太直接了吧?不过许慕兰表示也不难,因为叶潭墨有自己的府宅,并没有像叶潭佑一样还住在大将军府。许慕兰询问静好想怎么认识叶潭墨?

静好表示,当然是让他对自己印象越深刻越好了。

看着静好,许慕兰无奈地说:“叶潭墨从小就受到不公平的对待,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一向性格冷漠,想让他记住一个人,很难。”

没关系,静好总认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静好想,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在古代泡一个将军,是什么难事,况且小说里不都写了嘛,穿越的人都是主角,自己定然也散发着耀眼的主角光环。想着想着,静好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人像个傻子一样,许慕兰忍不住叹了叹气,想要叶潭墨喜欢,那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抬头看到许慕兰的目光,静好收敛了自己痴傻的一面,转了话题,问她找自己有没有事?

也没有什么事,许慕兰说自己就是闲着无聊罢了。

慢慢走近许慕兰,静好说:“既然无聊,不如咱们说点别人的事。”

知道静好是还想把话题引到叶潭墨身上,许慕兰笑了一下,说:“五百盒金疮药,等你送到之后,或许我还能想到一些,现在饿了。“

鄙夷的看了一眼许慕兰,最后静好只能谄媚的让她随便吃,一会自己付账。

大快朵颐之后,许慕兰便说自己要回家收拾东西,就走了。

看着许慕兰离开,静好脑海中又涌现了叶潭墨的样子,那抬头注视的样子,美极了。

小二上来收拾东西,给静好小姐的杯子中添上热茶。

让小二不用再添茶,静好直接收拾东西付账离开。

见到静大夫回来,打扫医馆的小年急忙搬来一个凳子。

坐在自己的医馆之中,静好环视四周,忍不住想,自己这一生两世的生活。本来是一个快要毕业的研究生,而且还是从医学这么苦逼的专业毕业,可没曾想,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一个架空的王朝,大运国,自己还真是走了大运了。

小月看静好在发呆,便去晃了一下她,问她怎么了。

告诉小月自己没事,静好让她忙自己的去。静好心中却是一万个无奈,自己一个医学生,上大学之后,年年期末似高考,连个看完一本穿越小说的时间都没有,就这么穿越了。但静好最起码还是知道穿越的,怎么着也得打个雷、出个车祸什么的,可自己呢,睡个觉就穿了,重点是自己马上就要交毕业论文,人却在另一个世界,也不知道二十一世纪现在是什么样子。

看到静好似乎在自言自语,小月忍不住再次问她有没有事。

能有什么事,静好只是觉得,老天有点欺负自己,人家穿越都是公主、皇后什么的,最起码也是一个富家千金,千人呼、万人拥,可自己倒好,开个医馆还得欠许慕兰一屁股债。

突然被静好盯着看,小月觉得后背一阵发汗,问她怎么了。

让小月仔细看自己,静好问她认不认识自己,万一自己有什么尊贵的身份呢。

在一起快两个月了,小月当然认识静好,当初他们兄妹俩流落街头,多亏静好收留,他们才能在医馆有一个容身之地。

即使现在自己什么也不是,也要赶紧想办法,把那帅哥收入囊中,想到将来坐拥大美男,静好忍不住嘴角上扬。

“静好小姐?”

静好心想,接下来就是自己一展雄才的时候了,帅哥,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