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损人

尽管知道苏惊飞在歪理邪说,梁秀文却感觉十分解气,白了苏惊飞一眼,口中却非常配合的娇嗔道:“惊飞,你这人也真是的,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就算知道一些事情,也不要说出来,这样会让人很难堪,就算他们俩的承受力比较强,这样也不好,以后要改啊!”

苏惊飞很听话的点点头道:“好的,秀文姐,我以后改,说话会尽量委婉的。”

他们旁若无人的对话,看起来还很像是情侣一般,而且还是姐弟恋,只是说的话却像刀子一样捅进了季如鸢和林若枫心声,特别是梁秀文的话,那不是说他们厚脸皮吗?

季如鸢最先反应过来,顿时怒视着苏惊飞,也不管什么风度,尖锐的道:“臭小子,别以为你靠上这个女人就可以安心当小白脸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就算得了她的一时欢心,也最终是被甩的命。”

苏惊飞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然后嗤笑一声道:“不劳你操心了,你还是想着怎么讨林先生的欢心吧,不然人家不包养你了,你的日子就难过了。”

“放屁,你才是被人包养的。”季如鸢再次被苏惊飞气得差点吐血,她甚至怀疑别人都已经在讨论她被包养了。

旁边的林若枫也开口道:“苏先生,请注意风度,逞一时口舌之利,你不觉得太丢人了吗?作为男人只靠嘴说,有些丢身份吧。”

语气高高在上,似乎不屑于与苏惊飞斗嘴,只是眼中的怒火却显示他心中十分不平静。

苏惊飞自然能看出林若枫眼中的恼火,嘿嘿一笑道:“林先生说得没错,我确实不该和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我很同意你的看法。”

一句话林若枫的脸色也开始发黑,尽管他已经决定不与苏惊飞斗嘴,可现在却忍不住怒道:“我什么时候是这个意思了,你这个人怎么胡搅蛮缠,你……”

“好了好了,我明白,你不用解释了,都是男人嘛!我懂的,玩玩而已。”苏惊飞却开口抢断,同时做出一副了解的表情,似乎真的十分理解林若枫,不了解内情的人也许还真的以为两人是损友呢!

梁秀文自然知道苏惊飞在今天之前根本不认识林若枫,顿时暗笑于心,看不出一副老实外表的苏惊飞,居然说话这么损,自己之前到是小看他了。

尽管明知道苏惊飞的话有问题,季如鸢还是忍不住按照他的话去想,甚至有些怀疑的看向林若枫。

林若枫狠狠的瞪了苏惊飞一眼,然后有些狼狈的对季如鸢道:“如鸢,你别乱想,这个小子说得话你能信吗?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而已。”这时哪还有什么风度可言。

苏惊飞却在这时开口道:“林先生,你不要管我是怎么样的人,你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富二代而已,你敢说自己是白手起家?不要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

他确实之前不认识林若枫,可就林若枫表现出的气质和财富,绝对不是那种自己打拼发家的人。

只不过他的话才说完,季如鸢却好像抓住机会了,立即冷笑道:“没见识的土包子,若枫可是世界知名的钢琴家,维也纳音乐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不仅季如鸢如此,梁秀文在听到苏惊飞的话之后,也是脸色大变,林若枫如果是简单的富二代,自己怎么能看的上他,他确实有自己的真本事,苏惊飞不提这个还好,一旦说到个人能力上,他还真是撞了枪口。

林若枫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苏惊飞,口中却对季如鸢道:“如鸢,你别说那么深奥,我怕有些人根本听不懂,或者人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维也纳。”

原本以为应该大惊失色的苏惊飞,却依然泰然自若的笑笑道:“我确实没什么见识,在我看来,那边弹琴的琴师和什么钢琴家没什么区别,都是靠演奏赚钱生活,给音乐会的观众演奏难道就更高贵,你们演奏不收钱的吗?”

这次三人算是真能了解了苏惊飞胡搅蛮缠的能力,他一句话就把林若枫钢琴家的身份无限拉低,自然也不会让林若枫保持任何优越感了。

“苏惊飞,不管怎么说,你就是比不上若枫,你除了会吃软饭,还能有什么本事。”季如鸢毕竟是个女人,不讲理是她的本性,说起胡搅蛮缠,她怎么可能比不上苏惊飞。

苏惊飞却不慌不忙,嗤笑一声道:“不就是弹钢琴吗?这在我们村,一分钱能听七段,随便一个村民不会个十段八段的,你们就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真是富二代暴发户,没什么见识。”

“好,既然你这么猖狂,我现在去弹一曲,如果你能原样演奏,我就你跪地道歉。”林若枫被苏惊飞一句话噎得半疯,完全不顾风度的吼道。

“好啊,那你要好好表现,我已经准备好了硬币,我还会给你打赏呢!”苏惊飞没有半分害怕,反而嘿嘿笑道。

林若枫已经领教了苏惊飞的口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说话真是能噎死人,他决定使用自己最强的本事把苏惊飞打击一个体无完肤。

就算他再怎么巧言令色,毕竟拿出真本事之后,谁高谁低,在场众人就一目了然,林若枫很自然的走到了钢琴前,这时因为双方的说话声都不小,在场客人还有钢琴师都听到了,他们都猜到林若枫要当场演奏。

没费什么力气,林若枫就说服了钢琴师,并且朗声对众人道:“大家晚上好,我现在要演奏一曲李斯特的爱之梦,献给我的女朋友季如鸢小姐,祝她永远美丽。”

林若枫坐在钢琴前面,似乎整个人都冷静下里,之前被苏惊飞气得找不到感觉的状态同时消失,再次恢复到之前的风度,他现在一点看不出来是被苏惊飞激怒弹琴,更像是特意为了给季如鸢献殷勤。

尽管之前顾客们有些怀疑林若枫和季如鸢之间的关系,真如苏惊飞所说,可更多的女人用花痴的眼神看着林若枫,如此优秀的男朋友,还这么浪漫,怎么可能是在包小三,这样看来,苏惊飞更比不上林若枫,她们都暗中点头,季如鸢说得确实没错,这个宅男确实配不上那边的美女。

季如鸢和这些花痴女人差不多,痴痴的看着已经开始演奏的林若枫,听着醉人的音乐,全身陶醉,这就是自己的男人,自己不惜横刀夺爱而来的优秀男人。

梁秀文虽然也是女人,却很冷静,她之前很想阻止苏惊飞刺激林若枫,一旦他去演奏,之前所有的颓势都会改变,毕竟能称为“家”的钢琴师,就绝对专业,现在整个场面都被林若枫Hold住了,这堆苏惊飞很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