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餐厅

苏惊飞脸色一变,不自觉的苦笑,刚刚梁秀文才说这些女孩子好相处,现在见自己不想改变形象,立即就换了一种说法,这让他心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好像自己上了贼船一样。

“别这么苦着脸了,我让你改变一下情况,也是为了你好,我虽然目标是把你培养成管理层,可你如果自己在市场部业绩不行,也不能服众,既然进入了这样的环境,你就要适应,有时候面对客户,也必须注意自己的形象呢!”这次梁秀文却是很正色的道。

苏惊飞知道了自己的工作环境之后,也只能接受,他对自己的实力自然有信心,可他与女孩子相处的经验却非常少,没想到这次自己的同事居然都是女孩子了。

至于梁秀文要帮助苏惊飞改变形象,他反而没有太在意,他知道工作要穿正装,可也没有必要把自己打扮成帅哥吧,自己又不是靠脸吃饭的,更何况听梁总的意思,是为了能够获得同事们的好感。

梁秀文也没在意苏惊飞是否真的愿意改变形象,这个时候侍应生已经把他们要的餐点送上来,梁秀文起初还担心苏惊飞不知道怎么使用刀叉,可真正吃起来才真的惊异。

一般人如果第一次吃西餐,复杂的程序只要学习一下就会很快明白,而真正复杂的就是使用刀叉,西餐的刀叉可不是锋利的道具,切牛排需要技巧,如果不懂的人,很可能半天也切不下来。

看起来家庭情况一般,而且穿着很朴素的苏惊飞,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刀叉在他的手中,就好像活了一样,不仅轻巧,而且切割牛排不费吹灰之力。

就算是梁秀文这个经常吃西餐的老手,看起来也不如苏惊飞简单,眼看着一块牛排从整到零,而且苏惊飞吃东西的样子也十分优雅,根本不用刻意做什么,就是几个动作,就让梁秀文看得眼睛发直。

作为一个顶级美女,自然也接到过一些无法拒绝的邀请,其中就会有一些有钱世家的公子们,可这些人的举止即便再怎么优雅,再如何有风度,都给人一种造作的感觉,也就是有那么几个顶级家族的公子,才能给人感觉很自然,可依然和眼前苏惊飞不同。

苏惊飞是那种真正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姿态,就好像正宗的英国皇室贵族,他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是简单的动作,优雅气质直接扑面而来,偏偏他穿得衣服半点贵族的感觉都没有,梁秀文一时转不过弯,眼睛都直了。

双手灵活的飞舞,刀叉在苏惊飞的手中,一点也不像餐具,更像是一个杂技表演演员手中的道具,他却浑然不觉自己的动作多么吸引人,尝了一块牛盘,暗暗点头。

“秀文姐,怪不得你要来这家吃饭呢,这牛排的味道还真不错啊!”苏惊飞很自然的点点头,赞叹道。

梁秀文俏脸一热,想到自己之前盯着苏惊飞目不转睛,心中暗恨自己不争气,见多识广的自己,怎么能失神呢,幸好苏惊飞没看到,口中连忙道:“当然了,我在吃这方面是专业的,肯定带你吃的都比较正宗。”

“嗯嗯,确实不错,修文姐,你也吃啊,我一个人吃多不好意思。”苏惊飞发现梁秀文还没有开动,有点腼腆的道。

梁秀文感觉头一晕,现在的苏惊飞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宅男,不太好意思自己吃东西,偏偏他的表情是那么真实,一点伪装的意思都没有,她都弄不清楚自己之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这个苏惊飞好像矛盾综合体。

可还没等她开口,忽然听到旁边有个女声惊咦的对梁秀文道:“秀文,你居然在这里啊,还真是难得,我以为你都不会来这家餐厅了呢!”

梁秀文头还没抬起,脸色就是一变,坐在她对面的苏惊飞敏锐的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循声望去,正好看到一个女人挎着一个男人走过来,目光正看着自己这个位置,不用问也知道出声的就是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起来身高也至少一米六五以上,比之梁秀文稍微矮一些,而且也是个绝色美女,身材性感丰满,火辣异常,在诱惑方面甚至更胜梁秀文一筹。

只是她却没有梁秀文那种气质,不知道是真的喜欢金银珠宝还是觉得金银珠宝挂在身上很有富豪的气质,她的身上满是首饰,尽管珠光宝气十分耀眼,却直接把她的气质拉低了一个档次,即便是绝色,也变成了俗艳。

她挎着的男人无疑也是个出色的男人,一米八三的身高,身材均匀健壮,特别是身上一种高人一等的气质,脸上虽然带着微笑,却有着盛气凌人的傲气。

他的面容英俊,身材很好,而且全身名牌服饰,手上更是带着身份的象征,一块江诗丹顿限量版手表,谁都能看得出,这个男人肯定不是那种暴发户钻石王老五,多半是那种有一定底蕴的世家子弟。

两人很快走到了梁秀文他们这一桌前,女人笑着继续道:“秀文,有段日子没见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你,我还真是意外,你不会还因为以前的事情对我有意见吧。”

梁秀文没有开口,冷冷瞥了她一眼,然后却把目光转向男人身上,眼中充满了讥诮,虽然没说话,可即便苏惊飞都能看出,她的心情现在坏透了。

男人脸上微笑依旧,让人看不出他现在什么心思,见到梁秀文看过来,露齿一笑道:“秀文,好久没见,你还好吗?”果然不愧是大家子弟,微笑都是有技巧的,上下露出八颗牙,最基本的国际礼仪微笑。

从苏惊飞的角度来看,男人的风度堪称完美,即便再怎么挑剔的人,也无法从他身上找到毛病,只要不认识他的人,谁都会对他有好感,即便苏惊飞也暗暗点头。

只是梁秀文显然不会如同苏惊飞所想,原本不想开口,听到男人的话,这次嗤笑一声道:“好,我怎么能不好呢,我现在的事业蒸蒸日上,生活一片和谐,到是不劳林大爷操心了。”

“秀文,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若枫也是关心你,就算因为上次的事情大家不太愉快,可我们总是姐妹啊!”男人林若枫还没开口,旁边的女人已经有些不满的道。

“姐妹?季如鸢,你所谓的姐妹是你和我吗?”梁秀文这是第一次和女人说话,声音有些尖锐。

季如鸢一时语塞,她显然没想到一向脸庞薄的梁秀文会这么不客气,有些求助的看向身边的男人,自己的女人被人挤兑,当然该男人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