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回首往事

人生最幸福的事,应该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了。

韩瑟伸了伸懒腰,忽然想起了三宝,对了!

一个翻身,她愣住了,哎妈呀,把这茬儿给忘了,昨晚被华宇扬强行拐走了,看了看被窝里自己衣衫整齐,舒了口气,还好,华宇扬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此刻,华宇扬侧身躺着,韩瑟与他正面对着面。

这样看,华宇扬真是长得好看,浓浓的眉毛,坚挺的鼻梁,微抿的薄唇,对啊,就是这张性感的薄唇,昨晚强吻了她两次。

他的每一个五官就如细细刻画了一般,完美到无可挑剔,这让她想到三宝,如果华宇扬不是经常冷漠脸,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就像帅宝,经常耍耍帅,对着她卖卖萌。

想着想着,韩瑟笑出了声,躺在旁边的人,睁开了双眼,眨巴了两下。

“啊哦,被发现了!”韩瑟尴尬地冲他挥了挥手,“华总,早上好啊!”

“你在干嘛?”又是一张冷漠脸。

“额,没干嘛,就是想到了开心的事!”韩瑟蹬开了被子,顺势要起来,却被华宇扬一个用力又拽回了床上。

一个翻身,华宇扬在上,韩瑟在下,这个姿势好暧昧,又.......好熟悉!

完了完了,这个大色狼又要干嘛?!韩瑟赶紧用双手捂住了脸。

华宇扬忽然觉得好笑,这个女人该不会以为自己会对她做什么吧?!他不会轻易动她,毕竟,她终究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人。

华宇扬知道,自己对韩瑟的这点好感,也只是因为她长得和锦瑟有几分相似,还有那一样的眉眼!

忽然,韩瑟只感觉到额头上一阵麻木的触感,温热的气息吹在她的头发上,然后,上面的压迫感瞬间没有了。

韩瑟从指缝往外看,华宇扬已经穿上拖鞋走去了外面。

“桌子上有你的衣服,洗漱后下来吃饭!”华宇扬离开时就说了这一句话。

等到韩瑟下楼的时候,华宇扬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桌旁开始吃早饭了。

韩瑟把披散的长发高高扎起,梳了个利索的马尾,身上的大红色连衣裙是今年米兰设计大师lingo的新款,丝绣白花,镂空裙边,简单大方,更重要的是,尺寸刚刚好,华宇扬是怎么知道她的尺码的,昨晚的黑色礼服也是!

刚坐下,华宇扬就把切好的三明治放到了韩瑟面前,第一次用很温柔的语气说,“你慢慢吃,我先去公司了!一会儿夜风送你!”

华宇扬起身离开了,客厅的管家和阿姨用很惊讶的眼神看着韩瑟,好是莫名其妙。

“韩小姐,你可真幸福,boss他很少这样温柔,这样体贴的对一个人啊!”一旁送牛奶的阿姨笑眯眯的开了口。

旁边打扫卫生的人也开了口,“是啊,多亏有韩小姐,我们才知道,原来面无表情的boss,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您以后是不是会常来啊?”

韩瑟有些不好意思,“应该不会吧!”

“哎呀,不会吧?!您和boss不是在一起了吗?”

韩瑟被噎着了,怎么可能额?!不过也不能怪别人瞎说,毕竟一个晚上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虽然没发生什么,可别人也会想入非非啊!

韩瑟苦笑:唉,姐姐我的名节啊!

夜雨跟着华宇扬去公司,留下夜风送我去经纪公司。

一路上,安静的有些不像话,我就问夜风了一些问题,“夜风,你和夜雨是双胞胎吗?为什么一点儿都不像!”

“哦,韩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我们的工作名字,boss下属的代号!”

“原来是这样啊!”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夜风,为什么在你boss家里没见到华小姐?”韩瑟想起了在华宇扬家里一直没看到他的家人,除了管家,助理和保洁的,没其他人了。

“哦,我家华小姐住在另一处别墅,是华家的私人家宅,华家还有一处家族别墅,住着华家的亲戚,boss不喜欢太多人在一起,就一直住在华家的其他别墅里,华小姐也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华宇扬还真是高冷,连家人都给忽视了,这样的冷漠性格,到底是怎么养成的?!

很快,韩瑟就到了SV经纪公司,和夜风说了再见便进去了。

刚走到前台,韩瑟身边就跑来一个特别热情的姑娘,“韩姐,您终于来了,我是茉莉,以后就是您的助理了!”

韩瑟看着身边这个姑娘,齐耳垂儿的内扣短发,瘦小的身材,皮肤很白,整个人很是小巧玲珑,是个很容易就让人起保护欲的零码女生。

“茉莉?!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那以后就麻烦你了!”

茉莉在一旁很是激动,“韩姐,一点儿都不麻烦,知道吗,我可喜欢你了,本来在荧屏上就很漂亮,见到真人,我的小心脏啊!”她手舞足蹈的说着,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

“哎,对了茉莉,我的日程表出来了吗?”

“嗯嗯,韩姐,公司刚刚接下了一部电影,名字叫《九天神女》,您演女二号,男一是明星白桓!”

“白桓?!”韩瑟听到了白桓的名字,虽然早都知道会跟白桓合作,但是要不要刚来就碰上!“那,女一号公司定的谁?”

“哦,是从美国刚拍完戏回来的,美籍华裔明星Rachel,绝对的大牌!”

“那为什么公司庆功会她没去?”韩瑟有些不解,既然是大牌美籍明星,公司的庆功会肯定要请她啊!

“她拒绝了,因为她签约的是美国的公司,接这部戏也全是因为公司上层人的关系,不然,人家美国发展那么好,哪里愿意回来拿少一半的薪金!”

公司上层?!那一定是华氏集团的关系了,

韩瑟正走着,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茉莉,今天除了签电影合作的合同,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茉莉疑惑的看着韩瑟,“嗯,是的,好像今天就只有签合同……”

“那就好,我现在有点儿急事,那什么,你回头把文件发到我邮箱吧,我先走了!”韩瑟扭头急匆匆的往外走。

“唉,不是,韩姐,要签到的!”茉莉被韩瑟搞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可是第一天啊!

即便是第一天,她也要出去,本来她也不想的,可是,三宝的事才是十万火急,她既然昨晚撒了谎,就要把这个谎撒圆了,谁知道,华宇扬那家伙什么时候会搞个突袭,要是查到三宝,而且她还骗他,那才真的是玩完!

“瑟儿,你去哪?”是萌淑的声音!

公司门口,宁淑儿开着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带着墨镜,朝韩瑟摆手。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韩瑟连忙跑了过去,开了车门做了进去。

“你来得真及时,跟你说件事!”

“你来得真及时,跟你说件事!”两个人异同同声的说道。

“那你先说!”

“那你先说!”

......

真是绝了!要不要这么有默契!宁淑儿看向韩瑟的眼神里多了些淡定!

“知道吗,我们去送三宝上幼儿园,被华宇扬看见了,而且,他还认出了我!”

“什么?!我都那样给你乔装打扮了,竟然还能被认出来,华宇扬是神吗?”宁淑儿暴走模式开启

“我觉得,他离神不远了!”

“那他知道三宝是他的娃了?!”

“怎么可能,我是死也不会告诉他的!”韩瑟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那你怎么瞒过去的?”宁淑儿满怀期待的看着韩瑟。

韩瑟都不好意思说了,毕竟她把黑锅扔给了宁家,“我如果说了,你可别打我!”

宁淑儿眼神立刻冷了下来,“你是不是又把我给坑了!”

韩瑟马上装起了小可怜,求萌淑网开一面的小表情。

宁淑儿一头撞上了方向盘,车“嘀”的响了一声,周围的人立马投来鄙视的眼神!

宁淑儿忙抬起头,笑着道歉,顺便把车顶按了上来。

一脸严肃的看向韩瑟,整得韩瑟有点儿心慌慌,“说吧,你又让我给你圆什么谎?”

“嘻嘻,我跟华宇扬说,三宝其实是你家领养的!所以……”

“好吧,我知道了!”韩瑟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淑儿抢了去,“我跟你讲,你别后悔,这是你说的三宝是宁家领养的,哼哼!”

韩瑟后悔了,宁淑儿不怀好意的笑,她真的有些怕,“不是,萌淑,事情别做的太绝,我还得是三宝的生母,而且,三宝要跟我一起生活!”

韩瑟接收到宁淑儿的一顿白眼,“我说姐,你都跟人家撒下这个谎了,你还能再招摇点儿,让别人都知道三宝是你的娃吗?”

韩瑟可怜巴巴的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摇着宁淑儿的手臂说,“萌淑,你是知道的,没了三宝,我会活不下去的!”

“那你还一回国就跟大忙人似的,这几天,你也没怎么呆在三宝身边啊!”宁淑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两眼放光的看着韩瑟,开始奸笑,“要不,你当我大嫂吧,这样多顺理成章!”

韩瑟就差把头当拨浪鼓摇了。

“切~我哥配你绰绰有余,真不知道你脑子哪条线路烧坏了!”

……

因为三宝被领养的事情,宁淑儿始终没能把今天和华宇扬约会的事情和韩瑟说,看着韩瑟一身轻松的走进了公司,宁淑儿无奈的摇了摇头。

打开手机,宁淑儿和大哥宁夏通了电话,“哥,跟你说个事,以后三宝是你的了!”

……

韩瑟回公司的时候,把一些新人的事务处理了一下,坐在自己的新办公室里,倒了杯摩卡,悠闲的喝了起来。

她忽然想起了四年前,她找到萌淑,让她帮她制造假死亡事件,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患难见真情!

四年前的那天早上,就是她把华宇扬上了的第二天,天蒙蒙亮,才三点钟。

趁着华宇扬在熟睡,她把事先准备好的行装和勾绳拿了出来,准备从窗口逃出去,华宇扬住在14楼,也幸亏自己在训练营里呆过一阵,知道怎么利用勾绳从高处紧急逃生!

“喂,萌淑,任务完成,我也顺利出逃,咱们机场会合!”锦瑟给宁淑儿打了通电话。

在机场碰面后,宁淑儿就不淡定了,一直逼问昨晚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