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oss太强势

华宇扬拉着韩瑟出了酒店,在喷泉水池旁停下。

华宇扬打了个电话,回头看向韩瑟,“一会儿会有人来接,我送你回去!”

“啊…那个,不用了,我有车接送的!”韩瑟连忙摆手,她怎么可能会让华宇扬送她回去,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住哪里,那么三宝就更危险了!

华宇扬脸色忽然冷了下来,“要不就去我家!”

韩瑟心里有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不是,华总,真的不用麻烦的!”

“看来你真的想跟我回家!”华宇扬不怀好意的将韩瑟从上看到下。

“那好吧,那就麻烦华总了!”韩瑟连忙说道,轻轻挪动脚步,离华宇扬远一点。猝不及防的,韩瑟眼前,华宇扬那张俊脸在眼前不断放大,吓得她赶紧闭上双眼。

温热的呼吸扑在韩瑟的脸颊上,她只觉得自己的双唇被噙住,没有一点点儿防备。

华宇扬抱着韩瑟的细腰,怀里的人在抵抗,他抱的更紧了,终于,她安静了下来。

华宇扬加深了这个吻,舌尖轻巧的撬开韩瑟的贝齿,挑逗她的小舌,他尝到了她舌尖带着的一丝香甜,渐渐沦陷……

华宇扬这个人真是霸道又强势,韩瑟越是挣扎,他就抱的越紧,而他的吻在加深,快要喘不过气,舌尖痴缠,意识迷离,她真的觉得自己要缺氧了,这个男人,太过强势……

好久,华宇扬终于放开了韩瑟,而韩瑟有些眩晕,一个没站稳,脸就紧紧贴着华宇扬的胸膛,又硬又坚实,韩瑟忽然觉得,在华宇扬这里,她有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韩瑟有些惶恐!

华宇扬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你干嘛突然吻我?!”韩瑟的两颊气的鼓鼓的,很是可爱。

“这是作为我帮你的回报!”

“报答你可以有很多方式,干嘛非要这样,也不经过我的同意!”韩瑟继续嘟囔着。

“我只认可这一种方式!”华宇扬又故意凑近韩瑟,准备吻她,韩瑟连忙躲开,“只要是你欠我的,我想要,就不用经过你同意!”

韩瑟不敢去看华宇扬,好可怕!虽然说自己的第一次什么的,都给了他,可是那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再说了,过了这么多年,忽然间开荤,她真有点儿吃不消。

“boss,韩小姐,请上车!”华宇扬面前停着一辆黑色保时捷,这是他最低调的一款车了,毕竟狗仔众多,避免麻烦,还是不要太招摇。

夜风开了车门,华宇扬率先进了里面,而韩瑟还是迟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华宇扬见她迟迟不动,一把拉住她的手,抱进自己的怀里。

“你,你放开我!!”韩瑟不停的挣扎,算是彻底惹怒了华宇扬。

“这是你自找的!”于是,又一次,韩瑟被华宇扬强吻了,这一次,当着华宇扬助手夜风和夜雨的面,上演了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

夜风悄悄关上了车门,进了驾驶座。

这一次,华宇扬没有吻得很深,韩瑟一直在捶打华宇扬的胸膛。

嘴唇忽然吃痛,一股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华宇扬终于放了韩瑟,鲜红的嘴唇异常的惹眼。

韩瑟的嘴唇被咬破了,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韩瑟转过脸,默默的看着窗外,因为天黑,看不到她任何表情。

终于,夜风打破了这不该有的宁静,“boss,我们去哪?”

“回别墅!”华宇扬冷冷的开了口,余光看向一旁的人,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了任何反抗,只是安静的坐在靠窗的位置。

车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夜风安静的开着车,夜雨在副驾驶上闭眼养神,华宇扬打开车里的平板,开始看文件。

她怎么会这么安静?华宇扬心里想着。终于,还是忍不住,凑近一看,原来韩瑟已经睡着了,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闪着盈盈的光。

他扶过韩瑟的头,让她能够靠在自己的身上,至少睡着舒服。看着她是不是紧皱的眉头,华宇扬没来由的有些心疼,后悔自已刚才所做的,确实有点儿太过!

“boss,到了!”夜风停好了车,小声道。

“嗯!”轻轻放下手里的平板,将韩瑟小心的放在车座上。

待夜雨打开车门,华宇扬下了车,打开了另一侧的车门,抱出了韩瑟。

夜风和夜雨一路上都不敢说话,boss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但是真的是第一次看到,竟然有女人敢这样违背boss的意思。

“哎哎,夜风你看到了吗?”夜雨看着走远的boss,用胳膊碰了碰夜风,小声道。

“看到什么?”夜风傻傻的问道。

“笨啊你,boss抱那位韩小姐下车的时候,那表情,我的天啊,罕见的温柔心疼!”

“真的假的?!我的天啊,看来这个韩小姐真是不一般啊!”

夜雨看着夜风挑了挑眉,“等着吧,boss跟韩小姐,绝对有戏!”

……

韩瑟被华宇扬抱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她真的觉得好累。

这个男人,安全感是他给的,强势霸道也是他给的,她今天真的已经够难受的了,偏偏碰到了华宇扬,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折磨她。

也许,听他的话,对自己才有好处!韩瑟这样想着。她其实千万般不愿回华宇扬的家里,可是,如果让华宇扬看到三宝,那她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韩瑟有想过,如果哪一天真的被华宇扬发现三宝是他的小孩儿,无非就是两种情况,要么三宝被他从自己身边抢走,要么,他不要三宝,这是韩瑟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了。

但是,华宇扬会如何对自己,韩瑟不敢去想,他应该是不会愿意和她在一起的,毕竟当初是自己借了他的种,而且还没打一声招呼。

韩瑟被华宇扬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掖好被子,便去洗澡了。

韩瑟晃了晃脑袋,没有再想下去,她只知道,能不让华宇扬知道三宝的身份就不让他知道,她会尽全力的,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否则,没了三宝的她,真的活不下去。

......

秦凝碧回到了家里,直接上楼进了房间,锁上房门,趴在床上开始嚎啕大哭。

秦玉荷正在客厅用跑步机,看到女儿回来后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碧儿,你在里面干嘛呢??”秦玉荷敲了敲房门,没人回应,只听到屋内撕心裂肺的哭喊。

“碧儿啊,你可别吓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依旧没人理。

秦凝碧看着床前的化妆镜,拿起手边的手机,直接砸了上去,“我管你是当年的锦瑟,还是如今的韩瑟,今日我所受的屈辱,来日我会让你加倍奉还,韩瑟,我会让你下地狱的,白彬,华宇扬,我恨你们!啊~!”

秦玉荷在外面听到镜子破碎的声音,还有秦凝碧恐怖的话语,忍不住身子打了个颤。

屋里,是砸东西的“叮咣”声音,带着秦凝碧决绝的哭喊叫骂,“算了,随你发泄吧,有些人有些事憋在心里也会憋出病的!发泄发泄好!”

秦玉荷默默下了楼,她刚刚听到碧儿说的是锦瑟?!还有韩瑟,这个名字……好熟悉,对了,是刚来国内的韩国艺人,她还没有见过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呢!难道,锦瑟和韩瑟有什么关系?!

秦玉荷赶忙拿起桌上的电脑,点击搜索,看到韩瑟那张脸,有些像锦瑟,但她知道,那不是锦瑟。

秦玉荷看到了今天庆功晚会的新闻,被曝白玉集团负责人与秦大明星闹分手。

“难不成是因为那个韩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