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化成灰我也认得她

SV经纪公司的庆功会,韩瑟本来她以为会和沈总一起,毕竟沈总是她最后见到的公司负责人,也没人跟她提起SV经纪公司分属那个集团。

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和华宇扬!!!

“这衣服很适合你!露后面也比前面好!”凭空的,华宇扬淡淡的开了口,韩瑟却听出了其中的责备之意。

好久好久,韩瑟都没回过神,她穿什么衣服,跟他有什么关系。

大厅内,跳舞的跳舞,说笑的说笑,白彬正被秦凝碧挽着,和一些公司的股东打招呼。

忽然,大厅的灯渐暗,从高处照射下来一束白光,刚好照在二层高楼的阳台上,华宇扬和韩瑟缓缓下了楼梯,这样的高颜值CP绝对是整场的亮点。

在一旁的记者纷纷围了过来,对着这样一对绝配组合疯狂的拍照,很快,微博上这对高颜值组合就上了头条,点击量疯长。

华语嫣看到了哥哥华宇扬,也看到了他身旁的那个女人,“咦,就是那个女人啊,好像是韩国来内地发展的女艺人吧!”

白桓和白彬同时听到了华语嫣的话,不约而同的回头去看。

白彬在看到楼上的那个人之后,一下怔住了,那个女人,他想到了锦瑟,是她吗?

秦凝碧有些担心,赶忙转脸看向身旁的白彬,白彬显然有些按捺不住,表情很是吃惊,带着些犹豫和不确定。

正当白彬准备冲动上前时,白桓快速拦住了他,秦凝碧也拉着白彬不放。

“哥,公共场合,你千万别冲动!”白桓冷静地说着。

“凝碧,那个女人,是谁?”白彬抓着秦凝碧的手,越来越紧,秦凝碧疼的皱了皱眉。

“白彬,你弄疼我了!”秦凝碧眼里泛着泪光。

白彬松了手,“不好意思,她是......SV的新人吗?”

“是的,不过是华氏集团的主签明星!”

“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那个韩国来的新星艺人,叫.......韩瑟?!”

白彬紧盯着讲台上的人,再不说话,思绪万千。

白桓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一旁站着,本来大哥今晚就喝了不少闷酒,又生怕大哥一个冲动,今晚的庆功会就全部搞砸了。

讲话台上的华宇扬说了些官方话,然后把话筒交给了韩瑟,两人相视一笑。

“很高兴能在这里跟大家认识,我是新生艺人韩瑟,由韩国的K经纪公司推荐到中国的SV公司,将来也会在中国内地长期发展,谢谢大家的支持,也希望以后合作愉快!”大厅里掌声一片,韩瑟挽着华宇扬一起走下了台。

“看吧,韩国来的艺人韩瑟果然美丽大方,当红小生这称号不虚啊!!”

“咱们北城的强势总裁,跟这个韩瑟挺登对啊,简直绝配!”

“嗯嗯,感觉秦凝碧分分钟被比了下去,知道吗?入场走红毯时,秦大明星本来想跟华总一起走来着,哎我去,华boss那强势的,根本就不屑她!”

……

闲言碎语在下面传了开来,秦凝碧很不情愿的就被听到了!有些闷火在心里越堆积就会越多,这个韩瑟刚刚来到中国,就让她难堪,这个梁子,算是真真的结下了!

韩瑟和华宇扬一起下了台,她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白彬已经步步紧逼了过来。

白彬忽然间拦住了韩瑟和华宇扬的去路,他瞪大双眼,紧紧盯着韩瑟。

这个叫韩瑟的女人,虽然跟当年的锦瑟长得很像,但并不是锦瑟,更何况那个右眼角的蔷薇印记让他确信了是自己看错了。

在讲话台上,因为看不太清,也没看到脸上的印记,所以有那么一个瞬间,白彬真的以为,是锦瑟回来了!

“华总,公司招了新人,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呢!”

“华氏主签的,就不用你知道了!”

白彬被堵得不知道怎么回话,看着韩瑟紧紧挽着华宇扬的胳膊,白彬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嫉妒。

如果她是锦瑟该有多好,白彬露出了一丝苦笑,两只手紧握成拳,用力太大,以至于双手在发抖。

韩瑟内心其实起伏很大,面前这个男人,就是四年前自己所谓的未婚夫,她知道他之前有多么喜欢锦瑟,现在看来,对锦瑟的爱,并没有因为当年的死,而减少一分一毫。

见到白彬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她自己知道,逃离了四年的人和事,既然选择了不再逃避,再次回来面对,她就该做好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看着面前的白彬,秦凝碧也不敢轻易碰他,这样的白彬她也是第一次见,就像是一只隐忍的野兽。

韩瑟面带微笑,很礼貌的询问道,“请问,这位是?”

华宇扬站在一旁,很是悠闲淡定,显然他做足了看好戏的准备。

“我和华总一样,都是SV的分立董事!是白玉集团负责人,白彬!”白彬在问出这句话后,伸出了右手,表示友好。

韩瑟依旧很是淡定,伸出右手握住了他的手。

白彬近看韩瑟的这双眼,真的好像,笑起来的眼睛简直是一样的好看,如同夜晚的繁星。好想念,好怀念,他的锦瑟,难道就那样离他而去了吗?!

白彬感觉到眼前的人在对他笑,就像当初见锦瑟一样,回眸一笑,带着温柔和少有的坚强,白彬伸出手想抓住她,却抓住了韩瑟的手。

韩瑟没有躲掉白彬的手,他的力气很大,手腕吃痛。

“白总,请您自重!”

白彬眼前的幻象最终幻灭,回到现实。

韩瑟看到了走过来的范旭和宋曼,完了,今天这情况,什么事都一起来。白彬是锦瑟的未婚夫,而范旭是锦瑟的前男友,呵呵,死都死过一回了,还怕什么?!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韩瑟忽然想到了宁淑儿,这家伙,一到关键时刻就没了人影。

范旭看着眼前的情况,一脸担心的看向韩瑟。

韩瑟忽然间觉得很好笑,范旭这个人,

到底在假慈悲什么!

周围的记者越来越多,大家七嘴八舌的在讨论,“什么情况?白玉总裁怎么一直拽着韩瑟啊??”

“天啊,秦凝碧难道不是正牌女友吗?好乱!”

……

“白总,请放开我的女友!”一直沉默的华宇扬终于发话了。但是,他说的,好像把事情挑的更大了。

华宇扬一把搂过韩瑟,白彬的手同时松开!华宇扬那双带着危险信号的冷冷眼神,似乎在警告白彬,白彬一时间愣住了!

周围一片哗然,华宇扬的声音说大不大,却字字吐的清晰!

“哇塞,这新闻绝对够劲爆!明天北城会炸开啊!”

韩瑟在华宇扬怀里猛的抬起头,“你说什么?!”

“什么?!”白彬怒视着华宇扬“她是你的女朋友!”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华宇扬的话里极具威胁性!“所以,白总,请您自重!”

“别以为我会怕你!”白彬冷冷的回答。

“不是以为,是肯定!你有多少资本挑衅我?!”华宇扬的强势简直无敌了,不过,他也确实有这样的把握。

虽然现在北城的四大世家华家和白家是竞争最大的两个世家,但是华家虽然根基不如白家坚实,但是就是有华宇扬的存在,华家这些年的发展令人惊奇,不仅仅是北城大半个商业被华宇扬掌握,中国内地,乃至国外,华氏集团都占着举足轻重的一头。

而白家,实力远远不能和华家比,况且,华宇扬这个人深不可测,商业界白彬手段决绝,收购公司不在话下,而华宇扬,简直就是杀人不见血,只要是他看准的,会以极快的速度一窝端。

众人看着华宇扬紧紧搂着韩瑟,走出了大厅,那么的气定神闲,谁也不敢再阻拦。

背后掀起的风雨,华宇扬没去理会,而她韩瑟也不想再去知道。

秦凝碧恨的牙根儿痒痒,从前是锦瑟,现在是韩瑟,白彬的心自始至终都在那个女人身上,即便她已经死了,可是,一个只是长相和锦瑟相似的女人,竟然也这么轻易地就让白彬失了心神。

白彬眼睁睁的看着大厅的门关闭,再不见韩瑟的身影。他的神色变得黯然,默默地走到了酒台前,一个劲儿的喝着闷酒。

白桓走了过去,“大哥,放手吧,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很多,你只是太过执着!才总会看错!”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寻找,寻找和她想象的背影,和她一样的神色,我不相信她会那样轻易地就离我而去!”

白彬一口饮尽剩下的酒,准备再拿一杯,却被白桓拦了下来。

“哥,别再喝了,你执念太深了,干嘛非要这样折磨自己!”白桓的手被白彬狠狠推开,又是一饮而尽。

“这是第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和她那么像的女人!”就是这样一句话,彻底激怒了一旁的秦凝碧。

秦凝碧走到白彬跟前,眼眶微红,“白彬,我算什么?你究竟把我放在了哪里?”

白彬冷冷扫了秦凝碧一眼,反问,“你算什么?!哼,秦凝碧,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我和锦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你只不过算我白彬玩过的一个女人!”

华语嫣正要过来找白桓,刚好听到白彬的这句话,包括不远处的范旭和宋曼,所有人都愣住了。

秦凝碧泪如雨下,内心真的是崩溃了,拿起桌上的酒杯,泼向白彬,“好,白彬,我那么爱你,你就这样对我,就当我秦凝碧瞎了眼!”

看着秦凝碧愤然离场,而白彬依旧毫不在意,白桓也无可奈何,临走前,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大哥,我求你,接受现实吧!锦瑟已经死了!”

范旭从来都没想过,当年的锦瑟竟然和白彬是这种关系,他不相信锦瑟已经死了,白彬也是,到底是执念,还是事实!

面对现实的逼迫,范旭觉得无能为力,当初因为家里的事业,他被迫选择了宋曼,但是他真的后悔了,他心里一直没能放下锦瑟。

宋曼看出了范旭的心事,“怎么?!今天的事,你想到了什么?

范旭没有理她,而宋曼心里其实是有些得意的,秦凝碧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如今在她心爱的人面前,终于吃了瘪,而范旭,与那两位相比,他除了无能为力,再不能做其他了。

“我说过,你既然选择背叛了锦瑟,就别再一直贪婪,和我在一起,是你最好的选择!”

范旭恶狠狠的瞪着宋曼,“你真的是够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对你付出真心!”

宋曼觉得好笑,却又装起了可怜,“你只能是我的,因为现在的你与北城两大世家相比,简直不堪一击!所以,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你!!”范旭扬起手准备打宋曼,却始终没有落下巴掌。

宋曼气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最爱的这个男人,“你越来越有胆了,打我?!好啊,范旭,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看着气急败坏离开的宋曼,范旭有些后悔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资本去任性了,因为他一旦离开宋曼,范家就离开了宋家的支持,他就失去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