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天外有天,这很强势

一直以来,K和SV都是全亚洲最强的两家经纪公司,没想到,终究还是天外有天,这两家公司还是被归入门下,会是哪个集团,竟然有这样强的实力,难道......

“早在四年前,K和SV就已经归属于华氏集团了!

“什么?华氏集团?!”韩瑟与宁淑儿异口同声的惊讶。

“嗯嗯,所以啊,待会儿,我们要一起去见见华氏总裁,这对你,可是绝佳的好机会啊......”

沈总后来说了什么,韩瑟都已经不在乎了,华氏,华宇扬,是他,也对,北城,乃至亚洲,除了他,还真想不到谁会有这样的强势,而自己,偏偏执拗的以为躲得掉他。

“沈总,好久不见了呀!”秦凝碧手握酒杯,一身金紫色包臀长裙,将她火辣的身材衬托的更加曼妙,精妆打扮,她今天之所以如此费心,不仅是庆功会上的瞩目,更多的是为了那个迟迟未到的人。

“是啊,多日不见,秦小姐是越发出众了!”沈总与秦凝碧来了个碰杯。

秦凝碧余光瞥见一旁的韩瑟,气质都是由内而外的散发,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着让男人甘心拜倒在石榴裙下,让女人看一眼便会嫉妒的绝对魅力。

“这位,是不是就是来国内发展的新星艺人韩瑟?”秦凝碧转脸正视韩瑟,面带笑意,心里却嫉妒横生。

“你好,我是韩瑟,这位秦小姐,嗯,很抱歉,还得麻烦沈总介绍一下了!”韩瑟满面如春花般的笑意,不禁让人看得痴迷。

秦凝碧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些,却依旧保持微笑。

“哦,没关系,韩瑟小姐刚来中国,不认识也很正常,这位呢,是我们公司的金牌签约艺人秦凝碧小姐,当红影星,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

“嗯,很高兴认识秦小姐,希望前辈以后多多指点!”韩瑟伸出了友谊之手。

“不客气,我会尽力的!”秦凝碧握住了韩瑟的手,带着计谋的诞生。

就在韩瑟准备碰杯时,秦凝碧假装一个不小心,酒杯从手中掉落,刚好红酒洒了韩瑟的裙子上,纯白色的裙子瞬间开出了妖冶的红花。

“哎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秦凝碧表现的很慌乱,但是内心,却在窃喜。

忽然间,秦凝碧被某人推到了一边,“你这女人,就不能小心点?!”是宁淑儿,本来官方的对话她是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是秦凝碧这个女人一来,她就绝对警惕,果然,这个女人一刻都不让人省心。

“你!你是谁?怎么说话如此无礼?”秦凝碧看着韩瑟身旁忙着帮她擦裙子的女子。

宁淑儿并没打算搭理秦凝碧,“唉,该死,好好一个裙子就这样被糟蹋了!”

宁淑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秦凝碧一把拉回来看了个正脸,“你...是你,宁淑儿!”

“嘿,我说你这女人有病吧?!我是谁,关你屁事!”宁淑儿的火气上来了。

韩瑟马上拉回了宁淑儿,“萌淑,这里是公共场合,消消气,别这样,我们先离开吧!毕竟衣服都脏了!”

正打算离开,不远处,华宇扬正朝这边走来,这个人的光芒永远都是这样让人瞩目。

“华总,您来了!”沈总早就跑过去笑脸相迎了。

华宇扬一张冷漠脸,始终没说一句话,径直朝韩瑟走来。

“啊哦,瑟儿啊,大神来了,事情不妙啊!”萌淑躲到了韩瑟后边。

“完了,事儿闹大了!”

华宇扬一米八八的身材,在三个女人面前,绝对是压迫性的,更何况,这个男人的眼神,更让人觉得慎得慌。

“跟我走!”华宇扬冷冷的开了口,拉起韩瑟的手,掉头就走,他的眼里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人,除了她韩瑟。

而韩瑟,其实内心真的是拒绝的,但是面对华宇扬的强势,她没办法,就这样没骨气的一点儿都不反抗的,跟着走了。

秦凝碧愣愣的站在原地,什么情况?!华宇扬和韩瑟,他们在这样的场合,竟然一点都不避讳,这摆明了就是有情况啊!

忽然想到宁淑儿,转头去看,发现她早就消失不见了,秦凝碧真的是很郁闷,心里的火无论如何都灭不了。

“嗨,凝碧,又见面了!”宋曼一身粉嫩纱裙,优雅的走了过来。

“你怎么回来参加庆功会?”秦凝碧挑了挑眉,话语里带着不屑,“宋家一时想不开和范家结了亲家,如今这地位,又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宴会?”

宋曼的笑容显然变得僵硬了,“呵呵,我不觉得我参加这个庆功会有任何限制,今天你进场的时候....怎么?未婚夫没来吗?”

“哼,他有事,不是不来,是会晚来!”秦凝碧心里憋得火更旺了,这个宋曼,她总有一天要让她知道,她秦凝碧不是她能惹的。

“刚才推你的女人,是宁家千金宁淑儿吧,宁淑儿性子一向古怪,朋友很少,以往和锦瑟走得很近,锦瑟死后,现在呢,看她和这个韩瑟的关系,刚刚来到中国就这么熟了,真的好可疑!”

秦凝碧似乎被点醒了,对,宁淑儿,以前和锦瑟是好朋友,现在,又和这个韩瑟,“这个女人,不仅长相和锦瑟有七八分相似,连最亲近的朋友,也都是同一个人!”

宋曼勾唇一笑,“真的有这么多的巧合吗?”

“也许呢,不过,韩瑟这个女人真是够张扬,勾引男人的手法倒是很有一套,连华宇扬也能纠缠不放!”

秦凝碧笑的更深了,这个女人,真真挑起了她的好胜之欲,做朋友是不可能了,那就只能做敌人了。

......

酒店豪华休息间,华宇扬的独享套房,韩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拽了进去。

“哎,不是,你放开我!”韩瑟想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发现越动就越紧,“华总,请您注意场合!”

韩瑟一个劲儿的挣扎,却不想前面的人猛然间停住了脚步,韩瑟一个没注意,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那叫一个生疼。

“你干嘛突然停下?”韩瑟用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头,一脸的怒火。

华宇扬扭头看着她,露出了挑逗的笑,“因为,到了!”

......

暖色光的大厅,男男女女结成一对,在大厅中间跳舞,秦凝碧很想跳舞,也有很多男士邀请她,可她始终没有回应,她在等,等那个迟到的人。

“美丽的语嫣小姐,能否邀请你跳支舞?”白色燕尾礼服,帅气的亚麻色短发,白桓如灿烂的阳光,到哪里都如此的引人注目,他很绅士地向华语嫣做出邀请的手势。

华语嫣也很享受与白桓这样的时光,将手放到他手心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华语嫣,华氏集团千金,也就是华宇扬的妹妹,在众人眼中,她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时而灵动活泼,时而傲娇可爱,这只是外人眼中的她,其实跟她走得近的人都知道,华宇扬极其宠溺自己的魅魅,所以从小就养成了华语嫣唯我独尊,刁蛮任性的脾气。

白桓是华语嫣除了哥哥华宇扬之外,她最爱的人,不管是北城世家联姻的结果,还是自由恋爱,她华语嫣和白桓都绝对是命中注定。

而白桓,自始至终,都像一个什么条件都不会拒绝的好人王子,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对华语嫣是什么样的感情,当初世家联姻,他也是遵从父命,与语嫣结识交好,但是到底他觉得,他更多的是把语嫣当妹妹来对待。

“白桓哥,你刚才看到我哥把一个女人带走了吗?”华语嫣甜甜的问道。

“哦?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挺好奇的,宇扬哥他一向很沉稳的,什么样的女生能入了我们强势总裁的眼?”白桓挑挑眉,微微一笑。

华语嫣瞬间犯了花痴,“哇,白桓哥,你知道吗,嫣儿最喜欢你笑了,笑起来真迷人!”

白桓宠溺的点了点华语嫣的鼻尖,“你啊,又不是刚认识我,怎么还是这样犯花痴呢?”

“哎呀,谁让白桓哥你长得那么好看呢,嫣儿怎么都看不厌!”华语嫣以很快的速度在白桓的侧脸亲了一下,瞬间脸上一片红晕。

白桓怔了一下,又温柔的笑了。

当大门打开时,一个身穿银色西装的男人独自站在门口,他俊逸的脸上有些许疲惫,典型的成熟事业型男人,没错,他就是秦凝碧要等的那个人——白彬。

白桓看见大哥来了,便走了过去,“哥,你回来了!”

“嗯!”白彬冷冷的回答,再不多任何情感,淡定的走去了一旁。

白家一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白彬,目前是白玉集团的接班总裁,秦凝碧就是他的未婚妻;二儿子白烨,一直在国外生活,个性张扬,喜欢旅游,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定居,除了过年会回来和家人团聚,基本上在北城是看不到他的;三儿子就是白桓,北城一线实力兼偶像派男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