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他该是幸福的

“瑟妹妹,你太见外了,萌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你的忙我肯定要帮!”宁夏乐了,“现在,你们去哪,公司有个会议是在下午,所以中午饭之前,我很乐意奉陪!”

“瑟瑟说今天晚上公司有晚会,我们打算去挑件晚礼服!哥,辛苦你啦!”萌淑碰了碰宁夏,眨眼示意。

“那去LS吧,我陪你们!”宁夏三人上车出发。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车窗慢慢摇下,墨镜男冰山般的俊脸露出一抹邪笑。

本来今天他华宇扬是来送侄女小柔上幼儿园的,没想到,这么凑巧,他就遇见了宁家兄妹,那个伪装的女人,好熟悉,他华宇扬的大脑稍微一转,就猜到了是谁。

以前的北城五大世家分别是华白宁锦宋,而现在的北城世家,华白宁三家独立,其余两家,宋家因为经济原因,和范氏小企业联姻整顿。

而锦氏的金城集团也日渐萧条,因为董事长锦如风在一年前病重得了脑中风,已经不省人事了,夫人和女儿早早就离了世,所以现在的锦年公司接手人是前夫人的妹妹,也是锦如风的第二任夫人,去世千金的小姨秦玉荷,而她的女儿秦凝碧这几年在影视圈混得风生水起,名气远扬。

SV经纪公司庆功会,不仅是作为主家老板的华宇扬会到场,而且白氏负责人白彬作为投资方之一也会到场,秦凝碧是SV公司的负责明星,自然也要到场。所以秦凝碧一大早就开始忙着打扮自己了。

自从白彬去了国外谈生意,她和白彬的联系就跟断了似的。

几乎全北城的人都认为,明星秦凝碧和白氏负责人的结合是命中注定,郎才女貌,绝对的天造地设。

确实,当年白彬爱锦瑟爱得发疯,当得知锦瑟车祸,抢救无效之后,白彬的低迷期,秦凝碧时刻不离的照顾着他,因为秦凝碧的钟情,也因为今年的股份秦玉荷占了好多,所以,他和秦凝碧对外已经宣布订婚了。

“喂,白彬,你什么时候回来?”这样美艳,让人触不可及的女子,也只有在心爱之人的面前,才会如此温柔如水。

电话那头,好久,传来了疲惫,喑哑,却极富磁性的男性声音,“碧儿,庆功会你先去吧,我可能会晚些才能到!”。

“...好吧,没关系,我先去,在宴会那等你!”眼里的一丝失落最后被柔情冲走。

“嗯!”那头先挂了电话。

高层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凝望落地窗外的男子身着浴袍,健硕的身材,有肌肉却并不影响他完美的线条,月色下带着细密的水珠,皮肤如同钻石般闪耀,他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白彬躺倒在身后的大床上,默默闭上了眼。

多少个夜了,那张脸,那个微笑依旧清晰显现,而当年锦瑟离世的葬礼,面部严重毁容的冰冷的尸体,他怎么都忘不了。

锦家真是可笑,当年为了拒绝婚事,竟然用未婚先孕这样的理由来搪塞他,而且如果不是那场车祸,也许他再努力些,现在他的身边应该是锦瑟,更何况,他该是幸福的......

纯白色的鱼尾长裙,胸前开了个大大的V型,露出雪白的肌肤和傲挺的双峰,性感的锁骨,搭配着水钻,韩瑟的气质和美貌已经上升到神的高度了。

“哥,怎样?瑟瑟的脸就够妖孽了,这身材,一般人可是真hold不住!”宁淑儿碰了碰身边的宁夏。

“嗯,瑟妹妹真真惊艳到我了!”宁夏眼里闪过一道光。

“那个...萌淑,这裙子好是好,可这前边...”韩瑟脸颊微红,有意无意的遮挡着自己的胸前。

“哎呀,瑟,明明有这么好的身材,咱就不能把它浪费掉!好了,就这身了,服务员,结账!”

韩瑟在萌淑的威逼利诱下,终于答应庆功会会穿这条裙子参加,而萌淑说好的,晚上庆功会,会作为韩瑟的助手一起陪同,目前,还是很少人知道宁家千金长什么样。

SV庆功会在世纪酒店举行,长长的红毯两旁,围满了记者和粉丝,闪光灯下,各路明星齐聚的阵容,堪比颁奖典礼。

当红实力小生白桓,白色西服,简直现实中的白马王子,永远保持着阳光微笑,夺走了多少少女心,而今晚同行的是华氏千金华语嫣,甜美傲娇小公主,这样的一对,郎才女貌,绝对的登对......

秦凝碧刚刚下车,便碰见了迎面而来正要走红毯的华boss——华宇扬,他今晚全黑装扮,油光的发型,霸道总裁的仗势,这个男人有种冷酷的魅力,是个女人都不禁驻足。

秦凝碧微笑走了过去,很自然的挽过华宇扬的手臂,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借机攀附一下,对自己是绝对的优势。

而华宇扬自始至终,冰冷如常,带着撒旦的目光扫视一切,秦凝碧这个女人,哼,她随意!

“哇,原来今晚华boss的女伴是秦凝碧啊,天啊,这一对,火爆!”红毯外记者的话让周围的闪光灯更加强烈。

随后到场的明星和贵宾里,宋曼和范旭也到了场,作为小小的股东之一。

远处来了辆白车,保安开了门,随后便伴随着热烈的欢呼,当红韩国艺人,韩瑟来了,她惊艳的出现,亮瞎众人双眼,只是很不巧的是,她并没有被安排男伴。

“萌淑,三宝在你哥那里真的好吗?”

“哎呀,你放心啦,我哥会照顾好他们的,但是你,这样的晚会竟然连个男伴都没有,华宇扬竟然也被秦凝碧抢走了!”萌淑在后面愤愤不平,韩瑟感受到了她的杀气。

“人红是非多啊,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韩瑟挽着萌淑的胳膊,小声说道。

“哼,今天的开场就说明了一切,不用男伴,你的魅力足以秒杀一切了!”萌淑得意的走路都有些发飘了。

红毯前方,一道炽热的目光,让她下意识的扭头去看,华宇扬深邃的眼里带着读不懂的审视,还有一旁的秦凝碧,真的看到韩瑟,秦凝碧心里其实是很是嫉妒的,这个女人的长相天生丽质,特别是那个惹眼的蔷薇印记,而且她那张脸,总让她联想到锦瑟!

华宇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签名现场,秦凝碧在一旁错愕,他给了她难看。

范旭显然从韩瑟露面,目光就从未移开过,气的一旁的宋曼在心底把韩瑟骂了千遍。

秦凝碧出场就吃了瘪,不过也算她自己不聪明,想想那可是北城的神级人物——华宇扬,不单单家世底子厚到让难以想象,那样的身材,那样的相貌,简直完美到极致,只是他坚毅冷酷的表情,似乎成了他唯一的遗憾,永远带着深不可测的目光审视他感兴趣的人。

可即便是这样,只要他一日没有成家,就会有多少女子心心念念的要和他在一起。

宁淑儿跟着韩瑟慢悠悠的走着,进了宴会厅,韩瑟忙着应付来打招呼的人,而萌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全然把韩瑟撂到了一边。

终于,趁着没人来,韩瑟凑近宁淑儿,“喂,萌淑,你喝上瘾了啊!注意点,你可是以助理身份在这儿混的!”

“哎呀,紧张什么,有你这样的美人儿,谁会在意我干嘛了?!”萌淑递给韩瑟一杯鸡尾酒,“喏,尝尝,这鸡尾酒调的挺不错!”

韩瑟接过,尝了尝,确实不错。

“瑟儿,仔细看,那个秦凝碧真是个蛇蝎女,她身材确实不错,但是那长相,啧啧,太风尘!”宁淑儿对着不远处的秦凝碧开始评头论足。

“那我呢?”韩瑟修长细指捣了捣宁淑儿的脸颊。

“你啊,你能和她比吗?这就不是一个级别,好不好,我们家瑟儿是天仙,她顶多算凡间野花!”

韩瑟看着趾高气扬的萌淑,“噗嗤”一声笑了,“好了,我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她若长得不漂亮,也吸引不了你的注意!

“呵呵,我只是觉得,最毒不过妇人心!”宁淑儿靠近韩瑟,小声说道,“别忘了她从前干过的好事!”

这时,SV经纪公司的总经理沈总走到了韩瑟宁淑儿二人跟前,“韩瑟,很高兴你能来中国发展!”沈总用很蹩脚的韩语向韩瑟打招呼。

“哦,是沈总啊,我还是挺懂中文的,所以,您可以跟我讲中文!”韩瑟很礼貌地和沈总打了招呼!

“啊,那就好,咱们前几天是见过面的,不过今天,我想,你应该见一见真正的领导了!”沈总话语中都带着敬意。

“我知道韩国K公司与SV经纪公司是同气连枝的,难道K与SV这两家公司还不是独立的?!”

韩瑟十分的惊讶,原来还有自己一直都不知道的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