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三宝去上幼儿园

秦凝碧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对了,来内地发展的韩国艺人,她的经纪人有提过,但没见过!

宋曼打开了手机,搜索到了韩瑟!秦凝碧的视线瞬间移不开了,死死的定格在那张图片上。

“看到她,你想起了谁?”宋曼好笑的看着秦凝碧变幻的神色。

“这个女人!!好像......”锦瑟?!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世界上真有长相相似的人,就像替身一样,照片上的女人七八分的相似。

宋曼看着秦凝碧惊异的神色,只觉得好笑,“大明星,当年你做的那些事儿……”宋曼凑近秦凝碧,小声说道,“可是真够绝的!”

“哼,宋曼!”秦凝碧美艳一笑,咬牙切齿道,“当年的事,多少也有你的参与!”

宋曼摊手,耸耸肩,“我只是看你很无助,即便你母亲是第二任夫人,可你毕竟是外人的女儿,锦如风也还健全,千金的一切权利你仍然触碰不到,所以,我也就顺便帮你夺了她千金小姐的一切!”

“那你也是从犯!更何况,今非昔比,如今的我,连你,都要看我眼色行事!”秦凝碧逼近宋曼,狠狠地说道。

“你!!!”宋曼也气得牙根儿痒痒,这些年宋氏确实不如之前了,生意很是不景气,如果不是跟金城集团合作,她们撑不了多久。

秦凝碧拿起桌上的红酒杯,一饮而尽,“我从没后悔我杀了她!”

宋曼知道,当年让秦凝碧恨锦瑟恨到非要杀了她的地步,不仅仅是因为家族势力的原因,更多的是为了白彬,北城风云世家白家长子,白石集团继承人!

“这个韩瑟,长得真是妖孽,绿茶婊一个!范旭昨天因为她,竟然对我大发雷霆!”宋曼提起范旭,深深叹了口气,面容也略显憔悴。

秦凝碧勾唇,范旭这个人,本来是锦瑟的男朋友,但是她怎么可能看着她锦瑟幸福,她就是要毁了她的一切,宋曼,就是她毁掉锦瑟最好的助力阶梯。

“她既然进了这演艺圈,就该做好承受一切的准备!”宋曼一直觉得,越是好看的花,越是有毒,正如她秦凝碧,妖冶诡魅!

清晨,一道强烈的光直射进房间,是谁把窗帘拉开了!

韩瑟感觉到了,但是躺在床上就是不愿意睁眼,她真的好想多睡会儿。

忽然,身上压了一个重物,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绝杀——萌宝之吻。

“妈咪,你真是个大懒虫!宝宝今天要上学呢!”

!!韩瑟猛的睁开眼,对啊,今天三宝要去幼儿园了!韩瑟翻身抱起身上的小肉球,来了个大大的啵啵,再一看,原来是宝爷和帅宝一人一边拉开了窗帘。

“瑟瑟,今天去幼儿园,你要也去了,会不会被发现啊!”宝爷开口了。

虽然三宝的三Q指数都超高于同龄的小朋友,但是宝爷这万事都想的异常周到的能力还是让韩瑟都甘拜下风,看来华宇扬的基因优良不单单只是外貌方面了!

“可是,三宝们可是第一天去幼儿园,妈咪是不能缺席的!”韩瑟看着萌宝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心都要软了,这个小家伙是三宝中最像她的了!

“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宁淑儿猛的推开门冒了出来,吓了众人一跳!

……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韩瑟看了看镜子里身穿肥大风衣,里面围了好几个气囊,显得十分臃肿的自己!

“当然,还差这个!”宁淑儿往韩瑟头上戴了一个大礼帽,“完美!这样鬼都认不出来你!”

韩瑟抽抽嘴角,一脸黑线!

“好啦,快走吧,我会跟你一起,我大哥宁夏来送我们!”宁淑儿豪爽一笑。

宁夏?!萌淑的大哥!宁家有兄妹两人,宁夏是典型的妹控,凡是宁淑儿的事情,他都会一定会做到。

果然,门外进来一个男人,身材高大,穿衣显瘦,但里面绝对有料。颜值就更不用说了,难道霸道总裁永远都是脸是绝对的附带条件?!

“嗨,萌淑,还有,大明星韩瑟!”宁夏在打招呼,笑得十分温柔,这还是平时在杂志和报道中都是冰山脸的他吗,果然外界传闻不虚,宁夏是典型的妹控,只要宁淑儿说一,他就不敢喊二!

宁淑儿身边的亲近好友,作为哥哥的宁夏是肯定知道的,就好比当年的锦瑟!

而韩瑟,宁淑儿并没有跟宁夏说起过很多,只是继锦瑟之后遇见的最交心的一个。

“本来以为锦家的千金跟我家淑儿是铁闺蜜,只是可惜那个女孩儿好好的,却早早离世了,没想到,去了趟韩国,我家淑儿就又交到了朋友,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很乐意!”宁夏并不知道韩瑟其实就是当年的锦瑟,萌淑和韩瑟也没有跟他讲很多,关于韩瑟过去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看着宁夏温柔的侧脸,平时真的很少见,韩瑟真的觉得这世界上还是有仗义的好男人的!

因为三宝的原因,宁夏临时买了辆加长林肯,车内放了许多电子玩具。软软的儿童安全沙发,绝对的极品。

萌宝和帅宝已经不淡定了,围着宁夏又亲又抱的,只有宝爷,很无语的上了车,系好安全带,打开笔记本,开始关注股市信息。

“宝爷就是宝爷,够拽!”宁夏看着宝爷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哥,可别小看宝爷了,人家那一声爷,真不是白叫的,以后你就知道了!”宁淑儿洋洋得意的,就跟宝爷是她儿子一样。

“这我以后还真要留意留意!韩瑟,你这儿子生的,真的赚了!”宁夏抛了个媚眼给韩瑟。

“……”韩瑟干笑两声。

“其实啊,我最喜欢帅宝了,宝爷太酷,天才总是孤独的,但是帅宝就不同啦,帅宝跟着我练跆拳道,我才发现,宝爷是文天才,帅宝绝对的武天才,人家现在四岁,没办法,要是再大点,黑带过级啥的,简直小事一桩!”

帅宝很应景的吹了吹刘海儿,帅到没人爱啊!

“纳尼?!萌淑,你又带着帅宝去道馆了?”韩瑟一听这话,摆明要跟萌淑急眼了。

萌淑飞快溜上了车,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瑟瑟,那啥,我就带着帅宝去参观来着,没想到帅宝直接跟人家小学员PK了,结果变成了踢馆赛,连赢前三名耶!”

“你还嘚瑟了,帅宝是没受伤,不然,咱俩的帐,我非要跟你算算!”

……

一路上,三宝都在玩着游戏,宁夏在认真开车,今天因为韩瑟,所以避免太招摇,他没安排保镖,自己亲自开车。

副驾驶上的萌淑忽然转过身来,对着发呆的韩瑟挑挑眉,她的表情韩瑟能懂,“怎么样?我哥人不错吧,”附带唇语,“我不介意你当我嫂子!”

白眼,大大的白眼!

“姐,别忘了,我重新回来是为了什么?!”

看着韩瑟的唇语,宁淑儿无奈的摇摇头,放着华宇扬她不敲诈,宁夏她不沾亲,她韩瑟的爱情这辈子啊,算是毁了!

韩瑟看出萌淑的心思了,这家伙,难道现在感情上一无所获的只有她自己吗?!她宁淑儿不也是如此!

韩瑟扭头看向窗外,在她心里,爱情在四年前就已经终结了,她现在有三宝,她要尽心尽力抚养他们成人,而且当下她回国最重要的,是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她并没说过,自己是个与世无争,只会谈恋爱的白莲花,任由那些贱人欺负,她需要时间来养精蓄锐,当年的仇,她一定会报!

北城幼儿园,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停在了门口,车里出来的是宁氏兄妹,三个小孩子,还有一个胖女人。

“妈咪,宁夏爹爹,干妈,再见咯!放学记得接我们!”帅宝和萌宝异口同声道。

“啥?宁夏?!爹爹?!”韩瑟有些懵。

“对呀,宁夏爹爹多好啊,有时间要经常来陪我们玩!”

帅宝接着萌宝的话说,“叫宁夏爹爹这件事儿,宝爷也是同意的!”

“嗯,我很喜欢这个称谓,放心,以后妈咪没空的话,我会抽时间来接你们,带你们去玩哦!”宁夏很温柔的笑了,那样的暖意,除了面对萌淑,韩瑟还是第一次见他对其他人这样。

“哦耶,最爱宁夏爹爹啦!木嘛!”宁夏脸上一左一右的亲亲,来自萌宝和帅宝的杰作。

萌淑架着韩瑟的肩膀,“看吧,这么简单又完美的结合,连孩子都看得出来!”

“……”韩瑟扶额,表示自己也就听听得了。

“瑟妹妹,你以后要是没空接三宝的话,我替你接吧,三宝太可爱了,要真能当我的小孩儿,我很乐意!”宁夏看着韩瑟略显尴尬的小表情,很帅气的笑了,萌淑在一旁,举双手赞成。

“宁夏哥,就别拿我寻开心了,三宝这里,我会找人接送,你还有公司的事情呢,哪能老是麻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