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我想和你做一场交易

“回来了??”宁淑儿在二楼,穿戴整齐,显然她已经准备好出门了,“去哪吃好啊,三宝从韩国回来那几天,都吃的小吃,去中式餐馆吧?!”

……

和悦酒店,宁淑儿早订好了房间,就只等着韩瑟付账了。

“干杯!”三只小手,两只大手,举起果汁碰杯。

“欢迎三宝回归国内,也欢迎小瑟童鞋回国发展!”宁淑儿豪爽的干了一满杯的果汁。

“四年了,也该回来了,毕竟以前的锦瑟早就不在了!”韩瑟也干了。

三宝们在一旁吃喝,萌宝眨巴眨巴大眼,巨萌的看着宝爷,“宝爷,妈咪以前的事你知道吗?”

“出生以前的事,就别问我了!”宝爷在给白眼。

“我们的爸爸都不知道是谁?妈咪也从来不说,哎,妈咪就是麻烦!”帅宝丝毫没有把旁边的两个瞎感慨的大人放在眼里。

韩瑟去洗手间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碰到了宋曼,对,范旭的未婚妻,当年插足的那个小三,北城五大商业世家的宋家大千金——宋曼,迎面而来,还有和她一起的范旭。

“你还是忘不掉她对不对?”宋曼话语里有些愤怒。

“不用你管!”范旭甩开宋曼的手,大步往前走,却忽然间止步。

“她早在四年前就死了,你到底在执着什么?”宋曼看着一动不动的范旭,看向前方,瞳孔瞬间放大!

“锦,锦瑟?!”

韩瑟是很淡定的,微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这些人以后都跟她毫无瓜葛。

突然,她的手被范旭猛的拽住,“锦瑟,是你对不对?!”

韩瑟假装用很蹩脚的中文回应他,“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是韩瑟!”

“怎么可能,你的脸,我到死都不会忘记!”范旭激动的红了眼,握着韩瑟的手越来越紧。

韩瑟皱了皱眉,正想把手抽离,另一只手却被巨大的力量牵了过去,扑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她是我的!”带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冰冷的眼神看的人脊背发凉,没错,神一样的存在,她被华宇扬抱着。

宋曼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天啊,那是华宇扬吧,这个男人就如神一般的存在,不过,刚才华宇扬说了什么,这个叫韩瑟的女人,是他的人?!这是要闹绯闻的节奏啊!

这个韩瑟,仔细来看,长相确实与当年的锦瑟有七八分相似,不过,她右眼角下的红色蔷薇印记好像是胎记一样,这样来说,范旭确实是认错了人。

“范旭,你喝多了,她不是锦瑟,那个女人早就死了,你认错人了!”宋曼拉过范旭的手,韩瑟的手从他手中脱离。

“不是吗?!”范旭猛地摇了摇头,他看到了那个蔷薇胎记,这样一看,的确是自己认错了人。

“不好意思,是我认错人了!”范旭还是一直在盯着韩瑟看,真的,那双眼太过熟悉,一样的神情,不过多了些他读不懂的东西。

“既然知道,还不从我眼前消失!”华宇扬带着碾压式的强势,他是个处于金钱和权力最高点的王一样的男人,得罪了,范旭曾经放弃锦瑟才得到的这一切,都会瞬间化为乌有。

范旭最后看了韩瑟一眼,最终拉着宋曼离开。

宋曼忽然觉得,和北城权势最顶端的男人站在一起,他范旭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而能够站在那个男人身边的韩瑟,更有着让女人生妒的美貌,她第一次无力的挫败感,这让她更加的嫉妒愤恨。

后面突然间涌入一群记者,对于韩瑟和华宇扬的同时出现,当然是最抢手的新闻头条,他们又怎能放过!

华宇扬拉着韩瑟,不紧不慢的快步走着,而韩瑟被他拉着只能小跑,他个子有一米八八,大长腿也绝不是摆设。

一个转弯,韩瑟被华宇扬带进了一个房间,猝不及防,韩瑟被华宇扬重重甩出,靠在墙壁上。不会是要来一场强势的壁咚,就这样强吻了她吧?!

华宇扬扣住韩瑟的双手,靠近她的脸颊,韩瑟赶忙紧紧闭上双眼,侧过去脸,不敢再看他。

好久,房间外面嘈杂的声音渐渐变小,直至周围一片安静,韩瑟能感觉到华宇扬的呼吸,还有他强烈的目光。

试探性的睁开眼,正对上华宇扬冷冽的双眸,冷静到可怕,沉默到发慌。华宇扬就这样深深地盯着韩瑟的脸看,仿佛一定要找出一些瑕疵。

“那个...谢谢你帮我解围!”韩瑟试探性的说了一句话。

华宇扬还是这样一个冷冷的表情,继续深沉到底。

韩瑟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她企图挣脱开华宇扬的束缚。

“别动!”命令性的口吻。

很不应景的,华宇扬的手机响了。

“boss,人已经到了,都等着您了!”

“好了,我知道了!”

“能放开我了吗?”韩瑟有些不耐烦了,三宝和萌淑都在外面呢,万一让华宇扬发现了就糟了。

“我想和你做一场交易!”华宇扬松了韩瑟的手。

“什么?”韩瑟听到他这话,感觉就跟被雷炸了一样,“这位先生,有没有搞错?我们才刚见面,你……”

“以后总会碰面!”

“……”韩瑟似懂非懂,以后会碰面,算了,还是不见面最好,要不最危险的就是三宝了。

“你会愿意和我做交易的!”华宇扬勾唇一笑,那样的脸,带着王者之风,满是志在必得,那样的时刻,韩瑟看着他真的入了迷。

华宇扬最后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整了整衣服,离开了。

“喂,小瑟,你跑哪了?三宝都困了,我们就先回家了!你快点回来啊!”是宁淑儿的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韩瑟挂了电话,叹了口气,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了记者,才放心离开。

“萌淑,我今天遇到范旭和宋曼了!”

“什么?就是吃饭那会儿??”宁淑儿看着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韩瑟,“然后呢?”

“然后,华宇扬来了,他帮我解了围!”韩瑟很淡定的说着。

“是他!我的天,那他见到你,没认出来你?”

韩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说要和我做个交易!我总不能开口问他还认识我不?!”

“嗯,交易?!这个听起来有意思,看来你和华大boss的孽缘未了啊!”宁淑儿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我只是担心,以他的能力,总有一天会发现三宝的!”韩瑟皱了皱眉,她不敢去想那样的情况。

“如果华宇扬知道了三宝的存在,会狠心的从你身边夺走三宝吧?!”宁淑儿说出了她的担心。

“不,三宝是我的,没了三宝我可怎么活,我是坚决不会让步的!”说到这里,韩瑟显然有些激动,宁淑儿忙期过身去安慰她。

“好啦,没人会和你抢三宝的,谁敢啊,他华宇扬就算查到了,无凭无据,也不敢确定孩子是他的!我宁淑儿也算是三宝的干妈,我会帮你的!”

韩瑟可怜巴巴的眨巴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萌淑,就你对我最好了,你帮了我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说什么傻话,我要是再不帮你,你还怎么活下去,只要三宝以后知道孝敬我,就好啦!”

“那是一定啦!”两人相视一笑。

宋曼和范旭因为昨天晚上的事不欢而散,第二天一早,宋曼坐车去了片场。她自从看到了韩瑟,心里就一直莫名的很慌乱。

今天宋曼要去片场看秦凝碧,自从金城集团的董事长锦如风一年前脑中风之后,锦家以及锦氏的金城集团的大权都转移到了秦凝碧的母亲秦玉荷手中。

而秦凝碧与宋曼不仅仅是大学同学的关系,宋曼之所以能和范旭在一起,也全是因为她,如今华氏集团和白玉集团占据北城大半个商业,所以金城集团也只能和宋家的企业合作,才能有立足之地。

远远地,高挑火辣的身材配上一身火红的长裙,精致的妆容也只是衬托她的妩媚妖艳,这样的女人确实足够杀伤力,秦凝碧性感女神的称号自然也不是说说而已。

她周边围着众多的记者,宋曼也不好过去打扰,坐在一旁歇脚等她。

终于,待记者都离开的时候,秦凝碧注意到了宋曼,她的眼神中有了一丝变化,不易察觉。

“你怎么来了?”对于秦凝碧来讲,宋曼的出现并不是好事,有些人的情谊,就只是建立在利益之上,一旦获得不了利益,那很有可能第二天就能够成为彼此的敌人。

“我来探探你的班啊!秦大明星每天多辛苦啊,作为同学的我,也应该来看望看望你!”宋曼说的满满的都透着关心。

秦凝碧冷冷一笑,话语里充满了讽刺“同学??哼,还好吧!你也是,谈恋爱那叫一个甜蜜啊!怎么,家族的公司就那么闲吗?”

宋曼抽了抽嘴角,知道她又在嘲讽自己,想了想,还是强忍了下去,其实在心里,早骂了个遍。

无意中,宋曼提起了昨晚碰到韩瑟的事。

“大明星啊,你们公司不是有新进的韩国艺人吗,我昨天见到了,真的好漂亮呢,我都嫉妒她了!”宋曼表现得很夸张因为以秦凝碧的个性,永远不要在她面前说谁好漂亮,她一定会一较高下,直到别人满意的夸起她来。作为一个女人,真是虚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