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好扯的理由

地点:华商五星酒店

时间:下午五点半

任务:找到华宇扬

“呼叫呼叫,萌淑,情况如何?!”从头黑到脚,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露出的手臂依然能看出这个女人有着白皙嫩滑的肌肤,锦瑟戴着黑色的耳麦呼叫某人,纤瘦的身体躲在修剪成球型的灌木丛中,确实挺难被发现的。

“哎呀,别急嘛,人家一个大boss,能没有保镖在身侧!”蓝牙对话端的萌淑,是西城五大世家之一的宁家小千金,同时也是锦瑟从小玩到大的铁蜜,“喂喂,我快要潜入敌人内部了,你赶紧的呀!”

“好嘞!”锦瑟此刻的眼里是冒着金光的。

“不过,,你真的想好了?!”宁淑儿再次向锦瑟问起了那个已经问了好多次的问题。

“我的大小姐,我是真的真的想好了,难道你忍心,看着我在那种家里受气?!”

“呵呵哒,被赶出家门有好多种方式,何必要找这样未婚先孕的理由!?”当锦瑟告诉宁淑儿她要借种生子时,她只觉得自己被雷轰了,锦瑟这丫头脑子坏掉了吧?!

“这不仅仅是我离家出走的理由,更重要的是,我要自己重新生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锦瑟真的是觉得自己老大不小了,与其在家里坐以待毙,等着老爹为了权势把自己被联姻出去,不如不要男的,有小孩,有事业,有自己的家,挺好!

宁淑儿在锦瑟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翻了多少白眼,这么多年了,她也只当她是个疯子,“我看你啊,就是被男人伤太狠了,才会想到借种生子,不要自己的清白!”

“……”锦瑟沉默了,萌淑这货的回答不是没有道理,是,她的确伤心了,确切的说,是心死了!她的前男友范旭,把别的女人肚子搞大了,本来是小三的那个女人,竟然跑到自己面前,狠狠地给了一巴掌,让她离范旭远一点!

嘿,你大爷的,区区一个男人,姐不稀罕,这一巴掌,怎么来的,就怎么还给那种人渣!

可是,谈了四年的感情啊,就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天,连同她的心被践踏,被丢弃,她真的挺不甘心的!

宁淑儿从工作间里出来,换了一身酒店服务生的装扮,在进入豪华套房送酒水之前,从上到下,连带着纯净水都是要检查一遍的。

确认没问题之后,宁淑儿终于进入了华宇扬的套房。水没放药,当然她身上也没藏药,但是就那一个小药片,放在指缝里,那是真的看不出来!!

“喂,锦瑟,我这边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靠你啦!”宁淑儿把药片丢进了杯子里,看着它迅速融化,“这药可是我好不容易搞到手的,绝对能让某人欲罢不能,记得好好把握哦!”

锦瑟能想象到此时萌淑的表情,她绝对是个当之无愧的污妖王!

宁淑儿刚出了华宇扬的套房门,便撒丫子的跑,保镖一看有情况,一部分赶紧去追,留下两个人,一个进了屋里查看情况,一个仍然在门外看守。

锦瑟一个狠招,放倒了门外的保镖,悄声溜进了屋内,幸好里面的人没有发现。

“boss,您,这里没事吧?!”

华宇扬在内间,隔着一面墙,“能有什么事?!外面有送来水吗?”

“哦,有!”保镖端着水杯进去了。

……

宁淑儿一下子跑到了卫生间,扭头看向身后追来的保镖们,“不是,大哥们,有木有搞错?!我尿急啊!!”

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是无奈。

宁淑儿“嘭”一声关上了女厕所的门

……

华宇扬本来在看文件,没由来的身上一阵燥热,丢下文件,进了浴室。

锦瑟从黑暗中走出来,她之所以选择华宇扬完全是条件性选择。

这华宇扬有钱有势,而且是王牌单身汉,人长得又帅,很多女明星都争相想和他闹绯闻。锦瑟想找个基因优良的,整个西城非他华宇扬莫属。重点是,她还跟宁淑儿那货打了赌,如果她能睡到西城的顶级男神,她就赞助她去国外,并且一切费用都由她负责。

这样的诱惑,锦瑟肯定拒绝不了啦,毕竟现在手头紧张,她虽然是锦氏千金,但是自从母亲去世后,她基本上已经脱离千金的生活了,这笔钱,她会还的!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开了,华宇扬那半裸的身材,啧啧,看着都想流鼻血。

他似乎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锦瑟,一记眼神给了过去,看的人心里发毛,让锦瑟觉得脊背一凉。

华宇扬速度很快,一米八八的身高站到一米七左右的锦瑟面前,压迫感十足。

他直接掐着锦瑟的脖子,将她按倒在床上。

借着昏暗的灯光,华宇扬仔细看着这个女人的脸,好熟悉,是她?!

他以为是梦,但却未免也太真实了些,“你是谁?本事到挺大,能进来我的房间?”

“额,本事嘛,总要有那么一点,不然还真见不到你!”锦瑟很是佩服这个男人的定力,萌淑那药虽然只有一小点儿,但都是浓缩的精华,一般人早倒了。

“哼,女人,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华宇扬勾唇一笑,想甩去头发上的水珠,却发现头有些晕沉,意识也开始涣散。

“没有目的,我只是想跟你睡一觉!”锦瑟完美的微笑,眼神中满是肯定!

真的是好扯的理由!!

此时的华宇扬一脸黑线,抽了抽嘴角,忍住了想打人的冲动!而且更何况,他现在四肢无力,连手支撑床的力气都没有了,软绵绵的倒在了床的一侧。

房间里窗帘是拉上的,只开了床头灯,有些黯淡。

华宇扬在这样的环境下,看着锦瑟水汪汪的大眼睛,竟然觉得那样美丽,并且疯狂,就和当年那个小姑娘一样,带着不一样的魔力。

浑身的燥热感,还有下身的反应,他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而且,药量十分的猛。

重点是自己竟然有想上了她的欲望,不得不说,锦瑟的身材玲珑有质,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十分惹火。

可恶!华宇扬逼近床上的锦瑟,燥热的呼吸扑在锦瑟的脸上,“世上竟还有你这样主动的女人!”

锦瑟话不多说,开始伸手解开自己的黑衬衣,一个反手就牵制住了华宇扬。

“女人,我记住你了!”抑制不住身体上的欲火,华宇扬彻底失去了意识,现在的他,就如待宰的羔羊,任由锦瑟摆布。

火热缠绵中,锦瑟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只有一个人,那个说了四年真心爱她,到最后还是背叛了她的范旭。

这样大胆的借种计划,在谁看来都是疯狂的,而对于华宇扬这样的大财阀,用脚趾头想想,也会认为她要跟他上床,绝对是有所企图。

现在的华宇扬,也只是把她当做泄欲的工具,没什么感情可讲,自己也真是悲哀啊,第一次给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今夜过后,就形同陌路,再不想见!

锦瑟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所以说,天底下的男人,本质来讲,都是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