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冒牌女友

“庄念念你在搞什么鬼?”霍析琛问道

庄念念一时精神恍恍惚惚的,她才明白刚才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回过神来,庄念念蹲下身来,抽泣着。

“我没有能力还清欠款了,我不去死又能怎么办?没有人会帮我的。”庄念念自顾自的说道。

本来打算让妈妈能够偿还一部分,可现如今是不太可能了,她不会帮庄念念的。

想起妈妈这么对待庄念念,她就觉得很委屈,为什么,家里的爱都是属于庄琳的,而负担和责任都是庄念念的。

同样都叫的是妈妈,同样都是她的女儿,怎么可以这么的区别对待呢?

庄念念想不明白,站在窗口的那一刻,她越想越伤心,心中有了去死的念头。

如果不是霍析琛发现了庄念念的不对劲,恐怕庄念念第二天就上了当地的新闻了,那时候,庄母看到这条新闻会是怎样的心情,会有一丝丝不舍吗?

“你去死了我的欠款不是追不回来了吗?不许你有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霍析琛一阵言辞的说着。

庄念念明白,霍析琛说的有些道理,毕竟她要是有什么事,庄母也不会偿还欠款的。

“我这有一份工作,你很适合的,来当我的女友。”霍析琛说完这句话,看向庄念念,霍析琛有意的上下扫视一番庄念念。庄念念感受到了霍析琛这具有不友谊的眼神。

这个霍析琛原来是个花花公子。

庄念念不知不觉的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霍析琛,如同霍析琛是什么危险人物一样。

“不要想太多,我对你没有非分之想。”霍析琛看出庄念念的反应。

心里觉得有些可笑,庄念念为免也太自恋了吧。

虽然长得是不错,但根本不是霍析琛喜欢的类型。

“好的,我同意,你是要让我抵挡那些疯狂的女人是吧?”庄念念问道。

自从那天在相亲会上发布霍析琛的照片,一个个的女人争先恐后的打听关于霍析琛的一切,庄念念觉得这些女人简直太可怕了。

一个个的仿佛着了魔似的围着庄念念询问关于霍析琛的一切。

庄念念当时就想着这笔订单完成之后,就编几个霍析琛小时候的有趣的事情,以此来回馈那些疯狂到极点的女人们。

霍析琛没想到这个庄念念如此的冰雪聪明,一点就透的那种,小脑袋瓜很好用嘛。

“走吧,和我去一趟商场。”霍析琛大步的走了出去。庄念念紧随其后的跟着。

来到停车场,霍析琛钻进驾驶室,而庄念念坐进了驾驶后座。

霍析琛通过后视镜看着庄念念,面无表情的说道:“给我坐在副驾驶。”

霍析琛心里有些无奈,庄念念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时而脑袋就不怎么灵光了呢?

庄念念只得乖乖的听话,坐到了副驾驶。

庄念念看着霍析琛,这个家伙长的真是妖孽,就是妖孽般的男子。

360度无死角,侧面的轮廓散发出迷人的魅力。

庄念念看的有些眼晕,赶紧的把她的视线收回来。

目的地到了,两人下车。

原来这是一家大型的女性购物商场。

庄念念想着来商场是要做什么呢?不是要买衣服吧?听说这个商场的衣服价格特别昂贵的,不是权贵家的人普通人群根本消费不起的。”

“霍析琛,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庄念念问道。

“给你买衣服啊。”霍析琛淡淡的的回答着。

庄念念听到这里,很无奈啊,她的欠款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还清呢,就没有必要增加额外的开支了吧,这样的话,她庄念念岂不是欠霍析琛一辈子了?

“霍析琛,我们走吧,我不需要买衣服的,我们回去吧。”庄念念抱着霍析琛的手臂,抬头乖乖的说道。

“你是我霍析琛的女友,以后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焦点,懂吗?”霍析琛说道。

庄念念明白了,原来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啊。

随即庄念念就说话了,乖乖的跟着霍析琛走进了电梯。

电梯刚一开,两人走进去。

霍析琛瞬间感觉到灼热的目光在看着他,他装作没看见似的,等待庄念念的反应。

毕竟,要求庄念念当女友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挡这些无聊的女人。

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考验一下庄念念的业务水平和业务能力。

庄念念也感受到了异常,可是这和霍析琛的异常不太一样。

庄念念右手边的一个女人上下扫视着庄念念,嘴里嘀咕着穿的这么廉价也要来吸引霍析琛吗?多大的脸。

随后两个女人窃窃私语。

这一切被庄念念听到耳里,这些女人真够无聊的,你喜欢的别人未必待见好吗?

庄念念懒得搭理这两个女人。随她们去吧。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可不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呢?”紧挨着霍析琛的一位小妹妹说道。

为什么说是小妹妹呢?因为看起来真的很小,大概是学生党的样子。

庄念念感慨万千,这个霍析琛所到之处必有灾难,连祖国的花朵都不放过,以后还是乖乖的不要出门好了。

“离我远一些。”霍析琛面无表情的说道。

整个电梯一共六个人,而那位小姑娘紧挨着霍析琛是要干嘛?

庄念念思考着这个小姑娘一定是有什么顽疾,比如说怕冷啊,看到帅的男人就星星眼啊,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小女生嘛,都爱幻想。

还有一种那就是犯花痴嘛!

庄念念低下头来偷笑着。

好死不死,这一幕被霍析琛看在了眼里。

一个眼神发射了过来,凌厉的眼神包围着庄念念,庄念念表示不明所以。

这个霍析琛还真是阴晴不定啊,也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庄念念只觉得接收到的信息就是有什么地方庄念念忽视了似的。

一时半会,庄念念想不到,也没有想到这一层。

这个电梯怎么还停下来呢?庄念念在霍析琛的眼神里感受到了煎熬,她在期盼着电梯能够快点停下,好让庄念念深呼吸一口。

电梯门缓缓打开,庄念念第一个冲了出去。

哇,外面的空气呼吸的真是舒服啊,不像电梯里的气氛那么的压抑,压抑的庄念念差点窒息。

霍析琛大步走来,看着庄念念,开口道;“你怎么把我一个人丢在电梯里?”

面对这样的质问庄念念一时脑袋有些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