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欺人太甚

庄琳哼的轻笑了一声,以此来嘲笑庄念念,

庄念念反应过来有些不对,似乎这个声音不像是妈妈的,而是庄念念的妹妹庄琳的声音。

庄念念心里五味杂陈,庄念念没有想到她的妹妹会和她的男朋友搞在一起,想起这件事庄念念就觉得心口有些隐隐作痛。

“庄念念,你打电话给我亲爱的妈妈是有什么事吗?”庄琳不友好的问道。

庄念念的心里有些不快,开口道;“什么叫你亲爱的妈妈,那也是我的妈妈!”庄念念意阵言辞的反问道。

电话这端的庄琳咯咯的笑个不停,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半晌才停下来。

“庄念念,你简直真可怜,可怜又好笑你知道吗?俗话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形容你庄念念的知道吗?我都懒得理你!”庄琳没好气的说道。

“庄琳,把电话交给妈妈,我要和妈妈通话!”庄念念已经不想在听见庄琳的声音了,只会让她觉得心痛不已。

“实话告诉你,庄念念,你知道吗?你刚打来的电话妈妈是故意不接的,你知道是怎么说的吗?我来学学妈妈说话的语气,听了你可不要生气啊!

这个庄念念多大的脸还敢打来电话,都已经说清楚我们庄家不要这个女儿了,还这么死皮赖脸的真像个狗皮膏药想赖在我们庄家一辈子吗?”庄琳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庄念念拿着手机的手微微的颤抖着。眼泪不争气得流下脸颊。

庄念念很是心痛,她真的这么不招人喜欢吗?妈妈竟然会这么说庄念念。

现在想来庄琳有可能说的是真的,妈妈真的不想在搭理庄念念了。

“庄琳,你说这些未免也太过分了吧?”庄念念在质问着庄琳。

“过分?还有更过分的你想不想听呢?你知道吗?家翔特意跑出去买我最爱吃的饭菜,只因为他看到我多吃了好几口的苹果。而且,我还要告诉你,就是因为妈妈说的那番话,非常合我的心意,我开心的恨不得多吃几碗饭,你听懂了吗庄念念?”庄琳肆无忌惮的说道。

此时的庄念念已经承受不住庄琳刺激的言论,听庄琳如此形容她,她觉得庄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恶毒,恶毒到庄念念不肯相信庄琳居然会这样想她!

也许从庄琳开始决定得到吴家翔的时候,她就不在乎姐妹间的情分了。

所幸庄念念也不在乎的说道:“庄琳,你的报应在后面的,你不要这么得意!”

此时吴家翔回来了,庄琳马上瘫倒在病床上,顺势按了一下免提,电话的那头传来庄念念的声音:“庄琳,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吴家翔听到庄念念的声音,从庄琳的手中抢来手机。

“家翔,你不要责怪念念姐,她不是故意要气我的。”庄琳气若游丝的嘱咐道。

“庄念念,你怎么可以这样呢?难道你不知道琳琳是病人吗?你打来电话刺激琳琳到底有什么居心?”吴家翔十分的气氛,这个庄念念真的很不懂事!记得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庄念念不是这样的,她和庄琳一样的善良惹人爱,吴家翔不明白庄念念变得这么恶毒是为了什么?

庄念念打电话给庄琳使她加重病情,这就是庄念念的目的吧!

庄念念听到吴家翔的责怪,她的心里感觉很委屈,满腹牢骚还没地方发泄呢,借此机会,一股脑的全倒了出去。

庄念念说道:“吴家翔,你到底站在什么样的立场来指责我呢?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我。我觉得你的道德值早就为负了。”

吴家翔听到庄念念这么说,顿时明白了,原来庄念念这么做因为还在乎他。吴家翔随即开口:“庄念念,我既然选择了琳琳,就绝对不会回头来找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永远也不可能了,麻烦你不要在来欺负琳琳了。”

庄念念的心里觉得吴家翔未免有些太自恋了吧,不仅自恋还是那么的狂妄自大!

此时庄母走进病房,看到吴家翔似乎在说着什么,听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在与什么人理论似的。看到她的女儿庄琳正在躺在病床上,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琳琳啊,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的憔悴,刚才还好好的呢?”面对母亲的询问,庄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中说出了庄念念欺负她,使她感觉身体不好了。

庄母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庄念念搞的鬼!庄母起身从吴家翔手里要回手机,大声的咆哮道:“庄念念,你不要在来打扰琳琳了,你明知道她的身体受不了,你还来刺激她!”

“妈妈,你可不可以帮我还一部分的债务,毕竟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庄琳的医药费,对方需要还的债务金额很大,我觉得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还清债务的,妈妈,你帮帮我吧,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庄念念哭着说道。

“你的债务关我屁事,走投无路了,那好啊,那你就去死啊!死了一了百了!”庄母气愤的挂掉了手机。

忙坐在庄琳的身旁安慰她,劝她不要在伤心了。被挂掉电话的庄念念一时心如死灰,妈妈竟然会让她去死!呵呵!妈妈到底是有多恨庄念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庄念念拿着手机大声的笑道!亲人竟然让她去死!说好的家是温馨的港湾呢?她庄念念从来没有感受到。

一直以来,庄念念隐约记得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妈妈都会留给庄琳吃,有什么新奇的玩具也是让庄琳先玩。

庄念念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因为她觉得自己是姐姐,让让妹妹是应该的。

一晃眼,庄念念和庄琳长大了。

庄琳身体不好,一直生病住院打针吃药的,妈妈曾经还发牢骚说庄念念你把你健康的身体换给庄琳好不好。

想到这些过往,庄念念就觉得生无可恋了,这个世上在没有庄念念可以留恋的人了。

庄念念站起身来走到窗台边,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一定是有牵挂吧。庄念念思考着。

此时的霍析琛觉得庄念念的神情有些不太对,怎么着?看到需要还的债务太多了所以就想装病是吗?这个庄念念最擅长的就是装病了吧。

“庄念念,你给我过来,把字签了。”霍析琛命令道。见庄念念没有反应霍析琛上前一把就把庄念念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