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装病逃脱

谁知,庄念念话未说完,霍析琛就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坦白道:“警察先生,刚才这位小姐威胁我,要我和她统一口径!不然就反咬我一口,说这些货物都是我的!请警察先生一定要核实,还我一个清白公道!

他的表情,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仿佛刚才买A货的人压根就不是他一样!

操!

是谁说过,长的好看的人多半都是皮厚心黑!今天她庄念念可算是领教了什么 叫无耻!

长的好看又会演戏,不去做演员,跑来当什么A货贩子!遇上这样一个腹黑的主儿,真是倒霉到家了!

庄念念百口莫辩,在警察叔叔一声“带走”的命令下,双手被拷上押上了警车。

真他娘的倒霉!最近诸事不顺,是不是该烧香了?

而且,刚才和她做交易的常洛一行人并没有被抓,庄念念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这些警察,肯定就是那个常洛找来的!至于为什么他要这样做,现在估计也就他和鬼知道!

庄念念恨的咬牙切齿,暗恨自己想赚钱的心情太迫切,以至于这样明显的一个圈套都没有发现!

警车上,看着一个个正襟危坐的警察叔叔,庄念念在心底无声的叹息。

可是她不能去坐牢啊!

且不说她只是一个大学未毕业的姑娘,坐过牢的不好名声会影响她的一辈子,再者,她坐牢了,家里怎么办?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妹妹庄琳怎么办?谁来赚钱养家?谁又会给庄琳出医药费呢?

想到这里,她的头就疼,连带着胃也隐隐疼了起来,庄念念这才想起来,为了筹备这次的相亲会,她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不过,小胃的突然疼痛却让她灵机一动,心中有了主意。

庄念念趁着警车一个小颠簸,用力挣脱了牵制,朝对面的台子狠狠的栽去,结果,“砰”的一声,她的额头正碰上台子的拐角,疼的她龇牙咧嘴的倒在了车上,额头上冒出了鲜血,脸色看起来也格外的苍白。

“怎么回事?”

“快扶她起来!”

见庄念念脸色苍白,警察怕出事,警察司机一个大轮回把车停到了医院大门口,医生和护士匆忙推了病床出来,把庄念念推进了急救室。

此时,“奄奄一息”的庄念念倒不怕他们检查,她的小胃确实有问题,不过被她夸张了病情而已!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庄念念被推出了急救室,医生摘下口罩对警察们说:“问题不大,是长时间未进食引发的胃痉挛,不过不严重,但是需要观察一段时间,尽快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为首的警察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庄念念,只得留下一下在医院看护她,让其他的人先行离开。

趁着看守警察出去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原本“睡着”了的庄念念突然间掀开被子跳下床,打开病房门就往外跑,路过一个科室,见里面有医护人员的工作服,她随即闪了进去,几分钟后,,俨然一个小护士打扮的庄念念走了出来,以至于和那个去办理住院手续的警察擦肩而过,愣是没有被认出来!

等到那警察走远,庄念念舒了一口气,看了看这家医院,正是妹妹庄琳住那家医院。出了诊断大楼,她朝住院大楼走去,打算看望一下庄琳。

小胃还是隐隐作痛,额头也痛。庄念念轻轻摁着自己的小胃,有那么一瞬间的伤感。

没有人关心她会不会痛,也没有人关心她有没有吃饭,更没有人心疼她赚钱有多么艰难......这么长时间的坚持,她此刻,突然有那么一点儿的疲累,好想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让她停留一下,依赖一会儿。

继而,她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变的那么脆弱,这可不是她庄念念的风格。

她应该是那个永远不知道疲惫,永远在赚钱的道路上冲杀奋斗的庄念念才对!

一切都会好的,不是吗?

这样想着,她到了庄琳的病房,推门而入,却见里面,吴家翔正坐在病床上,握着庄琳的手,看着她的眼神,深情款款又布满温柔。

这种目光,她从未在吴家翔身上见过,即便他们相恋了很多年。

大概是开门声和脚步声惊动了他们,吴家翔侧头见进来一个人,随口问道:“护士小姐,是例行查房吗?”

呵呵。

庄念念嘴角浮起一抹儿笑容,慢慢摘下了口罩。相恋多年的男朋友,换了身衣服就认不出她来,难道不好笑么?

果然,见是庄念念,吴家翔立即脸色一变,刚才的款款深情早就消失不见,对着她质问道:“你怎么现在才来?这几天都干嘛去了?你不知道琳琳的医药费已经没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