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警察叔叔来袭

看着面前那个帅得人神共愤、气场强大的男人,庄念念想到自己还把他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说是会来参加相亲会,没想到老天爷都这么帮自己,正主居然真的来了!

如果不利用一下这个还机会,是不是老天爷都会鄙视她?

于是,庄念念像见到毛爷爷一样笑意盈盈的伸出手,主动问好:“您好,常先生,再次见面,十分荣幸!”

霍析琛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丝毫也没有要跟她握手的意思,而且对于他的称呼,很明显,庄念念把他当成了那个给她打电话的人。

当然,那个给她打电话的人就是霍析琛的秘书兼保镖,常洛。

这么称呼,似乎也没毛病。

见到霍析琛的这个表现,站在一次的常洛立即为他家大BOSS解释说:“对不起庄小姐,常先生不和人握手。”

“没关系。”

财神虐我千百遍,我待财神如初恋。

庄念念一边在心中默念这句话一边收回了手,依旧笑着说:“既然常先生是为货物而来,那不如......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霍析琛依旧一副高冷范,不说话。常洛只得又说:“那是自然,客随主便。”

毕竟他才是真正的常先生啊!

庄念念虽然面上笑的灿烂,心中却把装逼的霍析琛骂了个狗血淋头,心想,不就是个穿A货的吗?带保镖了不起啊?这样一副冷酷拽吊炸天的样子,给谁看?

不过,为了......毛爷爷,她忍了!嗯,忍了!

于是,她在前面带路,一路高调的把霍析琛往相亲派对上引。哪儿女嘉宾多就往哪儿钻,以至于累坏了霍析琛的保镖,拼死抵抗那些蜂拥而至的热情的女嘉宾,好给自己的大老板腾出一条道来。

霍析琛一向知道自己受欢迎,可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受欢迎到了这种程度!当然,他是不会知道,自己被庄念念编造了某个总裁的身份发到了朋友圈,而这些女嘉宾之所以这么热情,自然是认为他是来相亲的。

等走到休息室的时候,常洛和另外一个保镖已经满身大汗,霍析琛对此视而不见,坐下来直奔主题:“庄小姐,时间有限,我也就废话不多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希望初次合作愉快!”

说着,右手手指动了动,一个保镖上前,打开了一个保险箱,箱子里,自然是码的整整齐齐的毛爷爷,具体有多少,这个用眼睛真心看不出来。

贩售A货是违法行为,这点儿庄念念再清楚不过,眼前这个人,分明不缺钱,却要从她这里买大量A货,难道他和自己一样,也是个A货贩子吗?而且明显,他这个A货贩子比自己高出了不少级别啊!

见庄念念犹豫不决,霍析琛又说:“庄小姐,你在犹豫什么呢?时间地点都是你选的,我也说了,价格你来定!只要不是价格高的很离谱,我这个还是很好说话的。大家都很忙,希望庄小姐不要耽误时间。”

庄念念闻言一笑,说道:“常先生是个爽快人!既然如此,我也不该有太多的顾虑,这里有我全部的货物,服装、珠宝还有手表都在这里,常先生可以让人验货,至于价格么,是这个数——”

庄念念伸出了一根手指,也就是说,这里的所有物品,每件一万块。

这可以说是狮子大开口了,就算是A货,仿的再像,也是赝品。lotos品牌真品的价格虽然很贵,但是A货卖到一万块一件,要是别人,肯定看也不看就走掉。

庄念念说着,蓝黑色的双眸紧紧盯着霍析琛,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可惜,霍析琛的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听到庄念念报出的离谱价格,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接淡淡的说:“成交!”

庄念念没有想到他这么爽快,价都不还,直接就答应了。感叹自己好运的同时也留了个心眼儿,从包里拿出纸笔说:“常先生,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就请常先生在这个交易合同上签字吧。”

霍析琛轻哼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庄念念的小家子做法,幽幽道:“庄小姐,这种交易,就没有必要再签字了吧?”

庄念念莞尔一笑,“常先生,既然是交易,总该走个程序,不然双方事后有什么争议,也好有个证据不是?”

“庄小姐说的不错。”

霍析琛倒也没再强行推辞,接过纸笔,唰唰的签上了常洛的大名,然后把纸笔推给了庄念念。

庄念念确认无误,收起纸笔说:“合作愉快,常先生。以后还有需要的话,记得联系我。”

“好啊-"

霍析琛随意的答应着,然后看了常洛一眼。常洛立即会意,悄悄按下了手中的一个按钮。

庄念念对此浑然不知,把钱收好,笑盈盈的送霍析琛一行人出去,眼看就要出了酒店,外面警笛声大作,庄念念心中一惊,看着外面蜂拥而至的警察,脑袋有些懵!

一位带头的警察朝他们走过来,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义正辞严的说:“有人举报你们在这里进行不法交易,两位,请你们到警局一趟,配合调查!”

“警察叔叔我们是冤枉的!”

庄念念率先喊了起来,“我是XX相亲网的负责人,今晚上在这里举行相亲派对!我们的相亲网一直都是合法经营,没有任何不良的记录,还请警察叔叔核实啊!”

“核实?哼——”

为首的警察叔叔见庄念念拒不承认,脸色有点儿难堪,劈手夺过霍析琛一位保镖手中的袋子,往地上一砸,刚才他们交易的那些lotos品牌的A货就都暴露在这些人的视线之中!

“相亲派对?合法经营?那这些是什么?相亲派对要用得着这些东西吗?”

庄念念眼见形势不妙,凑近霍析琛低声说:“常先生,别忘了刚才你在合同是签过字的!如果我被抓了进去,你也难辞其咎,不如我们统一口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