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A货遇到正牌

夜寞酒吧内,庄念念一袭黑色蕾丝短裙、化了浓浓的烟熏妆,正站在二楼走廊朝一楼大厅不断扫视。

灯光明明暗暗,两位妖艳的钢管舞女郎于高处摇曳生姿,光线迷离暧昧间,时时可见舞池中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如同群魔乱舞般,看得人眼花缭乱。

一杯酒喝完,没有搜寻到自己的目标,庄念念倍感无趣。视线移到门口,落到正走进来的男子身上,双眸顿时一亮,随即红唇勾起的一抹笑容,动人心魄。

不过她可不是来钓金龟的,让她感兴趣的,是这个男人穿了一套lotos的商务装,而且他的手腕上,戴了同品牌的手表。

这个lotos的品牌,是奢侈品中的战斗机,真货到底有多贵,看看A货的价格就足以想象到了。

这边,男子与保镖绕过喧嚣的舞池的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背对背坐下。

这男子身材修长,有着完美的比例,脸庞的轮廓更是深邃,有着如同雕琢般的精致五官,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一言一行举止有度,明眼人不难看出,这人非富即贵,但任谁也没有想到,他就是华国奢侈品新贵,霍氏最年轻的掌舵人--霍析琛。

至于他为何会出现在这样的一家不上档次的酒吧里,除了他,恐怕无人知晓。

他的保镖为他倒上自带的龙舌兰,霍析琛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体会这酒的辛辣,面无表情的脸上古井无波,丝毫看不出他的情绪,更是没人知道,他想查询的事情一连十几天都毫无进展,这实在让他的心情有些压抑。

庄念念自他背后,端着鸡尾酒踩着“醉步”款款而来。路过霍析琛坐着的地方时,突然脚下不稳,朝他倒去。

然则下一个瞬间,她的手掌撑在了沙发上,稳住了即将要倒的身体,但手中的鸡尾酒,却不偏不倚,悉数洒在了那人的衣服上。

“ 呵呵,对不起--”

庄念念浅笑倩兮,蓝黑色的双眸醉眼迷离,微卷的长发一半顺着肩膀滑下,一半儿柔顺的垂在背后,本来就极美的她,此刻更是添了几分魅惑,寻常男子见了,绝对会怦然心动。这是她惯用的伎俩,一向所向披靡!

然则,霍析琛却皱起眉头,嫌恶的看了一眼庄念念,就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庄念念似乎没听到一般,伸手摸向霍析琛的西服,低低地说:“lotos,中文译成白睡莲或者忘忧树,这个品牌的服装全球发行不足一百套,而这个品牌的手表更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全球不足十款……你让我滚了也好,正好我也付不起干洗费!”

说着,庄念念转身就要继续踩着醉步离开,听到身后的男子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你也知道lotos?”

背对着他,庄念念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却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欲擒故纵,这招对付男人,好使!

果然,她才走了几步,就被一只节骨分明的大手给拽住了手臂,没等她说话,她整个人就被拽到了角落的沙发前并且被人按在了沙发上。

“这位小姐,不如我们来聊聊lotos如何?” 霍析琛若有若无的眸光扫过庄念念姣好的脸庞。

对视上他那深不可测的眸光,庄念念幽幽道:“不是让我滚吗?”

“我现在改主意了。” 霍析琛神色淡淡。

“据我所知,lotos这个品牌入驻国内时间并不长,你是怎么了解到这个品牌的呢?”

“呵呵。”庄念念轻笑一声,“这不算什么,不仅是服装和手表,我对lotos所有的产品都如数家珍,只不过我很好奇,你穿这样的大牌,到这种地方来,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顿了顿,她又追问,“还是说,你的这身行头……压根就是A货?”

A货吗?

霍析琛听到这个字眼儿,眯了眯眼睛,嘴角露出一抹儿不易察觉的笑意,关于A货,恰巧是他感兴趣的话题。

双腿优雅的交叠着,霍析琛性感的薄唇微启,“实不相瞒,我这的确是A货,不过就算是A货,这身行头也是价值不菲,这位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哪儿有卖便宜点儿的?”

霍析琛的话让他身后的保镖闻言差点儿没从沙发上蹦起来!

开什么玩笑?他们的总裁竟然说自己身上的行头是A货!

然则喝了一杯酒的庄念念此刻的眼神是发亮的,小心脏是激动的,说话与行动也就不经过大脑思考的,从包里掏出便签纸,唰唰写下一串数字递给霍析琛,“帅哥,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人了!以后要买A货就打这个电话!“

“另外呢,我除了知道lotos品牌A货的聚集地以外,我还知道,穿这个品牌的男士大多都是单身哦!帅哥,如果你想找个女朋友的话,记住,也打这个号码哟!”

“本周六的江心花园里就有一场相亲会,到时候,帅哥你仪表人才,就算穿着一身的A货,也丝毫不影响你的气场,一定能秒杀其他男人,吸引在场所有单身女士的眼光,到时候花好月圆,水到渠成……成功抱得美人归!”

庄念念话题转换如此之快,从A货很快转移到相亲上来,并且越说越兴奋,大有黄河之水绵延不绝之势。

霍析琛听得一脸黑线,对着手中的号码若有所思,出声打断她:“这个号码,是你的?”

见他上钩,庄念念说话被打断也没有丝毫的不满,对着霍析琛抛了个媚眼道:“有需要你打这个电话就行了!”

霍析琛眼眸深深,微微蹙眉,不再说话。

身为lotos品牌的创始人,他对自己一手创建的奢侈品品牌有着绝对的信心,这款奢侈品手表上市堪堪不过一个月,这么快A货就出来了,而且还卖的相当不错,对真品的销量造成的大大的冲击,看来,眼前的女子,就是罪魁祸首了!

收好便签纸,霍析琛蓦然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面前的女人:“既然如此,咱们换个地方说话怎么样?”

说着,霍析琛右手抬起,对着背后动了动手指。两个保镖立即起身,朝庄念念走去。

庄念念眼见形势不妙,急忙站起来,对着霍析琛说:“帅哥!我可不是什么坐台小姐,你最好放尊重一些!”

话音未落,她转身撒丫子就跑,身后两位保镖紧追不舍,庄念念眼看就要被抓到,急中生智,急忙大喊:“救命啊!非礼啊!”

由于这所酒吧是庄念念的朋友开的,她经常来,这里的侍应生和调酒师都和她很熟,听到有人居然敢非礼他们的念念姐,一个个都站了出来,把那两个保镖给截住了。

庄念念就在这个当空,拎着自己的高跟鞋,光脚穿过人群,跑出了酒吧,找到一个角落,靠在墙上喘气。

卧槽!带着保镖来泡吧,真是神经病!

一阵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庄念念胡乱的抓起手机接了电话,里面传出一个不怎么温柔的女声道:“庄小姐,请您尽快到医院缴费,不然,医院这边将停止对您妹妹的一切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