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绝非夜,奈何佳人(2)

隋锦年拽着她走了过去,那两个男人看见他,急忙鞠躬哈腰,很是谦卑。

隋锦年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说道。

“把里面乱七八糟的人都赶走。”

那两个男人推门而入,承欢瞟了一眼半掩着的门,门里面灯红酒绿很是热闹。

不用一会儿,里面的男男女女陆陆续续走了出来。

隋锦年蹙了一下眉,看了一眼那两个男人,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转身也跟着离开了。

隋锦年毫不客气的把承欢拖进了包厢里,反手锁上了门。

包厢里面很大,好像是和酒吧分开,独立的一个空间。

“隋锦年…年,我告诉你,我是市长的女儿,你敢动我。”她慌了神,她自己被隋锦年恶狠狠的甩在沙发上面。她撞着胆子对着隋锦年说道,却不知道这样的语气和态度使得隋锦年向她靠近。

“市长的女儿?李如夏,我们打个赌吧,我就是敢动你,你要是输了。在所有人都背叛你的那天,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会送你下地狱的。”隋锦年压在承欢身上的时候,附在她的耳畔,一字一顿说道。

地板上面冰冷的寒意从头到脚传来,承欢猛的睁开了眼睛,眼泪模糊了视线。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人生中最最最最不好的事情,不是已经都全部经历了吗,承欢,你不能这么爱落泪,这都不像你了。承欢擦了一把眼泪,默默地在心里想着。

隋锦年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翻了个身,承欢急忙起身。

她俯下身子,趴在隋锦年的嘴边去听他到底在念叨什么。

“不要走,求求你,不要抛弃我,不要走…”隋锦年已经沉沉的睡去了,但是浓郁的酒味,提醒着承欢,隋锦年这个人不像表面上那么的光鲜亮丽。

她拍了拍衣襟,穿上了扔在一边的拖鞋,扯住隋锦年的一只胳膊就往床上拽。

不行了,她饿得没力气了,而且隋锦年长得那么高,太重了。她投降的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松开了抓着隋锦年胳膊的手。

“咚——”他的手失去了支撑点,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哎呦。”承欢下意识小声叫道。

那得疼死,不过反正隋锦年也喝醉酒了,应该不会醒了,不如趁这个时候她先去弄点吃的,顺便给他做个醒酒汤。她那么想着,懒散散的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打开厨房的冰箱的时候,承欢被空荡荡的冰箱吓了一跳。

明明家里面有那么多的下人,怎么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承欢,拿了两个鸡蛋,要不就做个简单的煎荷包蛋吧,只要填饱肚子就可以了。这哪里像是个有钱人家住的感觉,明明就像是一个单身男人的住处嘛。看来只能给他冲个蜂蜜水了,她从冰箱里拿出那罐蜂蜜。

用电水壶接了点水,放在插座上面按了开关。她随手拿起放在旁边的围裙,系在腰间,用发圈把散落的头发全部束了起来。

而此时隋锦年迷迷糊糊中感觉都浑身上下冰凉,他睁开了沉重的眼皮,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他单手扶着额头,慢慢的坐了起来。

奇怪,他怎么在地板上?还有这不是李如夏的房间?李如夏那个女人呢?

醉酒后的头痛袭来,他身子还有些晃荡,他缓慢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

他有个毛病谁都不知道,他酒量真的很差,喝了一杯就能醉的不省人事。

隋锦年下了二楼,本来想直接回房间,但是看到一楼转角厨房的灯还亮着,他放慢脚步向着灯光的地方走去。

承欢此时盯着锅里面的煎蛋,想着隋裳救了自己给那恶心的男人一拳的时候的样子。

如果,她是说如果,如果她没有遇见隋锦年,没有发生那些事情,她会不会遇到隋裳呢?她还期待什么呢,刚刚隋裳送她来的时候,她下车明明对他那么冷漠,他一定会识趣的远离她,她是个笨蛋,没事那么冷漠的急着撇清什么关系啊!承欢懊恼极了。

隋锦年看到承欢背对着自己的模样,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从胸口一直蔓延到了嘴角,他冲着那个单薄的背影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揽着她的腰肢,下巴抵在承欢的耳边。

承欢突然被人从后背紧紧抱住,吓了一跳,手上的锅铲“咣当”一声掉在自己的脚边。

承欢挣扎了一下,却没有了过多的动作。

那个呼吸声,她认得,是隋锦年。

“隋锦年,你在干什么?”承欢伸手关掉了火,厉声问道。

“嘘,一会儿就好,让我抱一会儿就好。”隋锦年的声音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酒的原因,听起来是如此的疲倦,可是仍阻挡不了其中的磁性。

承欢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毫无规律的咚咚咚跳了起来。

“隋锦年,我能问问你一件事情吗?”承欢双手附在隋锦年揽住她腰间的手上。

隋锦年没有吭声,她扁了扁嘴。

“你…你为什么要杀了隋裳的亲生母亲?你不觉得你把隋裳留在你自己的身边很残忍吗?每天面对着杀母凶手,还要恭恭敬敬口口声声喊你父亲。”承欢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

隋锦年愣了一下,他的目光一直看着正对着他们的那扇玻璃,玻璃上面折射出承欢的脸。

“隋裳,他都跟你讲了?”他笑容满面的问道,可是心却和脸不成对比,有一丝苦涩味道。“你们既然都讲道了这一层,那你有没有跟他说,你是我一夜情的对象呢?”

“当然。”承欢坦坦荡荡的大方承认了。

“李如夏,你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人?”隋锦年有些空虚的说着,一边松开揽着她腰的双手。“对于一个陌生人说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