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锦年陌路,隋氏繁华(3)

他和父亲认识这么长时间,他只见过父亲打过两个赌,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承欢了。父亲临时改变赌约的规则,绝非父亲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李如夏,你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里了,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隋锦年深呼吸,强压住自己心里的怒火。他基本上都没有生过气,可是他现在却这么冲动,他是怎么了。

隋裳听到父亲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反常态说出的那句话的时候,他微微的怔住了。

就连他这个父亲的养子都没有资格和父亲同住在一起,父亲讨厌陌生人的,尤其是女人。一到夜里11点后父亲都规定仆人们全部都必须离开这栋别墅,等到天亮了再回来,留下父亲自己在这里。可是现在父亲居然让承欢住在这里,这件事情,蹊跷的有些怪异。

另外,父亲的那个深呼吸,明显是在压抑他生气时候的小动作,十年前在对母亲拳打脚踢的时候,自己出来阻拦,父亲曾经有过这个动作,那是在压抑他的生气,以免对着自己发出来。

承欢心里还有一些异议,但是当听到隋锦年让她住下来的时候,她扁了扁嘴什么都没有说。

隋锦年,按了桌子上面的铃。

隋裳怕被察觉,神情有些不快的向着来时的路走去,在转角处遇见了正要去父亲房间的安管家。

“少爷?少爷你何时来了?”安管家有些许吃惊。

“这个是李如夏的行李袋,你记得转交给她,已经10点半了,我就先走了。”隋裳把袋子塞给安管家,不给安管家任何的疑问就转身立刻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管家望着隋裳消失的背影抿着嘴一脸的严肃,他沉思了一会儿,才提着袋子直奔老爷的书房。

“老爷,有什么事情?”他进了书房弯下腰问道。

“带李如夏去客房去,她会在这里住下,但是进出并不是自由的。”隋锦年背对着管家,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幕说道。

“老爷,马上就要到11点了,李如夏小姐在这里住下的话…”安管家有些担忧的说道。

“李如夏例外,她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就算过了11点也没有关系,只要她一直呆在房间里面就可以了。”隋锦年蹙了一下眉。

“是,老爷。”他见老爷的脸色有些不悦,急忙弯腰应道。“李如夏小姐,我们走吧”他转了个身,看着坐在地板上面还是一脸迷茫的李如夏说道。

他来到隋家任职管家半年了,亲眼见过过了11点以后没有来得及走掉那个仆人的下场,虽然他也好奇过老爷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但是作为一个管家,他的职业操守告诉他不能去深究。

“啊,这是我的行李袋,你怎么会有?”承欢跟着安管家出了书房,一眼就看到安管家手里拎着的行李袋是自己的。

“您好像是忘在少爷那里了,少爷亲自送来的。”安管家没有回身,语气恭敬的回答道。

“对了,你刚刚说,到了11点会怎么样?”承欢好奇的问道。

“我才来这里任职管家不过半年,老爷定了个死规矩,每天晚上一到11点以后,我们所有的下人全部都要离开这栋别墅,我们和少爷都住在这栋别墅后面的那栋别墅里面,等到天亮以后再回来。”安管家领着承欢穿过来时的长廊,上了别墅另一面的楼梯。他要把李如夏小姐的房间安排得距离老爷的房间远一些,他不想李如夏小姐和当初那个下人一样。“还有,李如夏小姐,这只不过是我个人的建议,希望您过了11点以后不要随意走动,如果听见任何的响动也不要去看。”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安管家。”承欢点头答应。

她不清楚为什么隋锦年过了11点就要清空下人,但是她虽说很好奇,毕竟她还是懂得什么叫做危险什么叫做不要多管闲事。

安管家在二楼找了一间最靠里面的房间,他打开房门,打开房间的灯后,把行李袋递交给承欢。

“李如夏小姐,这间房间您就先用,洗手间和浴室房间里面都另有房间的,就不必出房间了。”安管家恭恭敬敬的说道,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表,还差15分钟就到11点了。“快11点了,李如夏小姐请安静的呆在房间好好的休息,那我就先退下了。”

“嗯,谢谢你啊,安管家。”结果行李袋,她目送着安管家消失在房间走廊的尽头。

承欢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房间放手关上门。

她很少叹气的,在遇到隋锦年之前,即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都没有那么无力过。

承欢把行李袋随手放在垫脚凳上,把自己真个人都丢在软乎乎的床上。

今天一整天发生了好多的事情,先是遇到了隋裳,后世被隋锦年找到了。虽然,她能够离开那个出租房,但是感觉自己却掉进了狼窝的感觉。

咕噜——,肚子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声闷响,承欢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一天都没吃东西,遇到隋裳之前本来想去便利店买个面包的,后来就直接回家睡觉了,现在突然饿起来了。

她望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糟糕了,已经11点了,现在出去的话,一定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