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锦年陌路,隋氏繁华(1)

听到那声尖锐的刹车声音的隋裳,快速起身直奔楼下。

“承欢,你没事…”

当他看到隋锦年紧紧抓着承欢手臂的时候,那种无力感从食道一直涌了出来。

隋锦年不紧不慢瞟了一眼站在承欢身后,一脸焦急飞奔下楼的隋裳。

“承欢?你…不是李如夏吗?”他还记得他单手掐着她的下巴的时候,这个女人说出的是李如夏这三个字。

“谁说我叫李如夏,就不能叫承欢?”承欢心有余悸,勉强冷着脸说道。

“带她回去。”隋锦年的命令在黑夜里显得很是冷冽。“我要让她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下地狱。”隋锦年说罢,松开抓着承欢的手。

承欢看着隋锦年上了车,直到那辆火红色的车子消失在夜幕之中,她舒了一口气。

她有些怕了,隋锦年的城府深的让她都探不到底部,她不知道隋锦年为她准备的地狱会是什么样子的,但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的。她手上的行李袋掉落在地上,承欢双手环臂慢慢的蹲了下来。

“承欢。”隋裳看到缩成一团的承欢,有些心痛的轻唤。“对不起,我没想到…”

“隋裳,你对我真的很好,作为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来说。”承欢在心里面命令自己不能退缩不能害怕。

“承欢,你走吧。”隋裳咬了咬牙,下定决心的说道。

他知道他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他也知道以父亲的脾气,代替她下地狱的可能是自己,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希望她回到父亲的身边,他清楚得很,父亲本来就是个怪物,连他这个局外人在父亲的身边呆久了,都变得阴晴不定,难以捉摸,他不希望承欢也变成这样。

“作为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来说,你做的这些已经够了,隋裳,谢谢你。”承欢很是感激的站起身看着他。“但是,我这个人讨厌不遵守规则,既然我打了那个赌,我就必须遵守,带我去吧。”

坐上隋裳的车子,承欢很是安静,歪着头脑袋枕着手臂一直看着车窗外面的景物。

“隋裳,你的家庭也是不幸的是不是?”承欢压着嗓子问道。

隋裳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目光一直盯着前面的路。

“隋裳,我能跟你说我的家庭吗?我怕我去了隋锦年的身边,最后什么都不会剩下。”承欢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车窗,她不想看隋裳,她怕他看出来她的胆小。

“可以。”隋裳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握着方向盘的手变得微凉。

“我现在叫李如夏,我是市长的女儿,很可惜我却被赶出了家门。”

吱——尖锐的刹车声划过天际,因为惯性,承欢失去重心向前面倒去,隋裳伸手一把揽住她的腰肢。

他们现在离的很近,近得似乎能够感觉得到彼此的呼吸心跳。

隋裳忽然缓过神来,想要放开手,承欢却反手拥住他,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和脖颈之间。

“我的生父是现在这个父亲的亲生哥哥,我原名叫做李承欢。父亲被枪杀后,母亲改嫁给了自己的小叔子,我改了名字,却改不掉姓氏。这种变了形的乱伦恋,我心底一点都不赞同,可是,她是我的母亲,我不想她不幸。再后来,我怀了隋锦年的孩子,我本来想打掉他的。其实,那天在医院就算父亲不知道,我也不会打掉的,我后悔了,我要生下他。我想说就算全世界的人不相信我都没有关系,抱着那样的心情,我离开了李家。可是人算真的不如天算,我流产了。我觉得我把这一生之中的不幸全部都一下子遇到了,本来…我还想给孩子起名叫承欢的。”承欢的脸还埋在他的脖颈里,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承欢。”隋裳伸手拍了拍她因为哽咽而颤抖的后背,小声轻唤。

他终于知道了,承欢为什么那么钟情于承欢这个名字。

“我本来想叫他承欢的,承欢膝下的承欢。”小声的哽咽变成了悲鸣的哭泣。

她的孩子,她的小承欢。

承欢的眼泪止不住的砸了下来,她想她的孩子了,还未出世,就早早夭折的可怜儿。

“隋裳,我告诉你这么多,是希望如果有一天我忘记了这些,你若是也还记得,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怕…我不仅仅是不记得,而是完完全全的抛弃掉。”承欢附在他的耳边说道。

当她周围的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她的时候,她李如夏做了一件事情,她让那个尘封在记忆中的李承欢又回来了。她是李如夏,也是李承欢,现在谁都不能够阻碍着她,就算是命运也不可以。

车子停在了一栋别墅前面,承欢没有动,隋裳也没有动弹,车子里面开了暖风,可是却还是冷清的不行。

“承欢,下车吧,到了。”隋裳先一步打破了安静怪异的气氛。

承欢这才回过神,望了一眼窗外的别墅,看了一眼隋裳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隋裳侧着身子,伸手把放在后车座承欢的行李袋拿在手里,才拔出钥匙,锁上车门。

“承欢。”隋裳看着承欢单薄的背影,轻声唤道。

“隋裳…先生,请叫我李如夏,我们不熟。”承欢没有回头,冷着心肠说道。“隋锦年让你带李如夏回来,不是承欢。”

隋裳,对不起。他只当她是个自私的家伙便也罢了,她现在的坦诚相待只不过是给现在的自己找一个所谓的出口而已,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他只当听过一遍故事,她也只当说过一个听来事情,便也如此了。她现实的很,只有现在快一点撇清关系,日后才不能够有任何的交集,她不能够自私的拖他下水。

她快步走向不远处的别墅大门,隋裳看了一眼手里的行李袋,蹙了一下眉。

从刚才开始承欢她的神情就变得很不一样了,就仿似第一次见到她时候的模样。

隋裳摇了摇头,拎着行李袋快步向着别墅走去。

隋锦年瞟了一眼楼底下面闪过的车灯,一边解开衬衣的扣子一边想着车子朝着那女人撞去的时候,那女人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