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隋裳未就,衣裳如果(2)

“为什么?”

“你不是说过吗,这世上有很多种相遇,但有一种相遇叫不如不遇。你还说过,既然遇到了,你又怎么能够放过呢。”隋裳坐到了放在一边的椅子上,他没有了之前的镇定,粗鲁的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之前,在路灯下面,你知道我玩不下去,你却放过了。”

承欢伸手拿过那只点燃的香烟,扔到地板上,她用拖鞋底用力的碾了碾。

“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人情。”

“我也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人情,而我这次也只不过是还你的人情,仅此而已”

“你和隋锦年是什么关系?”承欢从他想要掩饰情感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她回过身子,她双手环臂抱胸坐在了隋裳对面的床铺边沿。“你们既然都姓隋,他能够把找我这件事交给你来处理,而且按照年龄推算,他应该是你哥吧。”

“他…是我的父亲。”隋裳皱着眉毛,语调沉重的说道。

“你的父亲?”承欢翘起了二郎腿,质疑的看着他反声问道。“你也才刚二十出头,隋锦年我觉得还不到二十九吧。”

“养父,他…是我的养父。”隋裳不清楚他自己为什么要把这种隋家的家务事将给她听,但是他不抗拒不抵触,心里其实很愿意说出来。“十年前我十二岁的时候,被他收养的,那年父亲,十八岁。”

隋裳重重的垂下头,半长的头发的阴影挡住了他的眼睛,承欢看不出他的情绪是不是悲伤。

“承欢,你走吧。现在就拿着东西离开这里,父亲手下的一个混混曾在酒吧那次见过你,他说他亲眼看见你从这栋楼走出来。离开这里,离父亲远远地。”隋裳的语气不像是在命令,更不像是个救命恩人说话时所用的语气,那是恳求,是在恳求她离开。

“为什么?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和你之前的模样,差的天壤之别。“承欢皱着眉头。

“承欢,父亲说等找到你,要把你送下地狱,就像当初对待母亲一样。”隋裳眼前晃过母亲倒下时,地上殷洪的液体和隋锦年狰狞布满血丝的眼睛,他猛地站起身,冲到承欢的面前紧紧抓着她的肩膀。

“母亲?送我下地狱?”承欢被他抓痛了肩膀,慌忙伸手用力推开他。“难道他抓到我,还真的打算送我下地狱啊。”

“承欢,听我的,离开吧。不过,下一会儿,如果被我找到,我就不会放过你了。”隋裳想了想说道。

承欢伸手拉住他的手臂,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母亲被送下地狱,那你的父亲…也就是说隋锦年结过婚?”

“我的母亲是我的生母,我十二岁之前一直在被母亲虐待的日子中度过,直到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了他,他和我打了一个赌。他说他能帮我,把我从黑暗的隐晦之中救赎出来,我不相信。”隋裳的眼睛向右下方看去,像是在回忆些什么,但是她看出来了,隋裳那痛苦的表情,那些回忆之说想必也不会美好到哪里去。隋裳顿了顿,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道。“结果,我…我输了,他杀了我的母亲,最简单的解决方法,把我救了出来。而我输了,就必须遵照约定,他收养了我。那年我十二岁,他才刚刚十八岁。”

承欢想起了,一年前,喝得醉醺醺的隋锦年的眼神从头到尾都是那么的犀利,没有哪个喝得伶仃大醉的醉汉会是那么个表情。她和隋锦年挣扎拉扯之间,隋锦年的眼睛一直盯着她,似乎下一秒真的就能够把她看透似的。

“隋裳?”她看见隋裳脸色很不好,双手一直在颤抖,和她刚才的模样很像。

“承欢,父亲不喜欢打赌的,既然他能够跟你打这个赌,我想他是真的不会放过你,你快走吧。”隋裳小心翼翼的劝诫道。

他的话让承欢打了个冷颤,从头顶冷到脚底。

她站起身拿过隋裳手里面的行李,甩掉脚上的拖鞋,慌张的穿上休闲鞋。

“隋裳,我…我走了。”她有些迟疑,她不知道如果隋锦年知道隋裳放过她,他的下场会怎么样,但是…现在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嗯。”隋裳又坐了下来,没有看承欢一眼,捡起那根被踩断的烟,用打火机点燃,凑到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

承欢开了门,直奔楼下快步走去。

很多事情不能自己掌控,即使再孤单再寂寞,仍要继续走下去,不许停也不能回头。

承欢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在心里默默的跟自己说道。

她的脚踏在一楼的楼梯口的时候,瞟到了楼外停着一辆车子,她犹豫了,她清楚的知道那辆火红色的轿车,绝对不会是隋裳的。

她踌躇了一秒,但还是迈开了步子,等到那辆车子完完全全呈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看到了车子坐着一个人。

那双她无法忘记的桃花眼,此时正妖娆的看着他。蔷薇般的薄唇,回荡着笑容。

承欢慌了,她迈不开步子,她不知道她要怎么逃跑,才能够全身而退。

隋锦年坐在车子里,看着她慌张却很是憔悴的脸庞,他此时的心情很好,就像是已经找到了猎物一般。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加大了油门,向着那个模糊的人影冲去。

承欢见那车子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她没有一秒的犹豫,没有躲,而是直直的看着车子里面笑意正浓的人。

刺眼的车灯刺痛了她的眼睛,她脑海里晃过隋锦年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让她想想,那双眼睛像什么?像个十足的可怜人,急红了眼时候的样子。

干净的嘴角扬起了漂亮的弧度,承欢又笑了,是的,不知死活的笑了。

隋锦年猛踩刹车,仅仅差一拳头的距离就要撞上了承欢。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隋锦年从车上下来,粗鲁的拉过承欢的胳膊,瞪大眼睛看着她。

“你不是说过,找到我的那天,你终会送我下地狱,我又为什么要躲?”承欢不笑了,冷着脸看着隋锦年的眼角。

隋锦年当时的油门是一脚踩到底的,他就是想送她下地狱的,可是承欢的那个笑容让他的心怔了一下,他的下意识的急刹了车。

“谁告诉你,让你死才是送你下地狱?”隋锦年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不知道,让你活着,然后一刀一刀的折磨着你,让你生不如死,才叫下地狱吗?”

他的话让承欢从头冷到脚,承欢有些心慌,她不知道为什么,她那次见到隋锦年的时候和现在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