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隋裳未就,衣裳如果(1)

隋裳把车子熄了火,他蹙着眉头看着眼前这栋建在两个居民楼中间的楼,又窄又破旧的。

他接到消息,父亲手底下有个混混看到曾经那个和父亲有一夜情的女人从这栋楼里面走出来过。

夜已经深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只有二楼左边那家还亮着灯,这叫他怎么找那个女人的住处。

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深夜的冷风更加的冷清,他跺了跺脚,向着楼道里走去。

他先去那家亮着灯的那家去问问,这个楼里面有没有住着叫李如夏还带着孩子的女人。

他两步并一步快步走上了二楼,左边人家的门是半掩着的,他伸手敲了敲门。

“不好意思?有人吗?”他小声的问道,以免吵嚷道其他的住户。

屋里面没有任何的回应,他本想伸手去拉门,但是后来想想就没有开门。

听到门外有人的声音,那男人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捂住了承欢的嘴巴,另一只手死死的按住她的两只手。

承欢知道如果在不求救就失去了唯一的救命机会了,她挣扎着用右手手肘碰到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台灯砸在地板上,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在深夜中格外的响。

捂着她嘴巴的男人慌了神,手不自觉的抖了起来,但是仍死死地捂着她的嘴巴。

门外还没有走远的隋裳听见屋里有响动,推门而入。

承欢没有看清进屋的人,一直挣扎着试图想要大声求救,但是力气还是敌不过那男人。

男人见有人进门,吓得松开了捂住承欢嘴巴的手,直愣愣的冲出门去。

承欢松了一口气,全身上下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了下来。

隋裳还没有看清楚屋子里面的情况,一个男人低着头快步冲了出去,夺门而逃,他伸手拽住那男人的手臂,男人顿时有些慌张,反手想要甩开他。

他瞟了一眼此时坐在床上一脸狼狈却仍在瑟瑟发抖的女人,他反手上去个了那男人一拳,男人身体失去平衡歪倒在一边。

“李承欢,你这个死女人,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在这里住下来了。”男人说罢,冲着坐在床上的承欢啐了一口痰,爬起身跑出了房间。

承欢缓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环臂抱着自己,她的上唇牙齿一直咬着下唇牙齿,发出了咯噔咯噔的声音,她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她又想到了那个让她不眠、折磨着她的夜晚。

隋裳见那女人披头散发的蜷缩在床上,他上前一步,小声的问道。

“你没事吧?”他的手拍了拍那女人还在颤抖的肩膀。

承欢见有人动她,尖叫的打开那只手,害怕的向后退去。她在怕,齿缝间传来哽咽的声音,她止不住自己的哭声,还强忍着不去哭,声音挺起来是那么的怪异。

“承欢?承欢膝下的承欢?”隋裳仔细看着女人的侧脸,顿觉得很熟悉,那个伸手磨蹭着他嘴唇的女人晃过他的脑海。

见那人叫着自己的名字,承欢这才抬起头看那男人。

这世上有很多种相遇,但有一种相遇叫不如不遇。她的耳边回荡着自己的话,想了想她笑了起来。

“隋裳?”她掩去瘦弱的那一面,瞬间颠覆成了一个强势的女人。

隋裳抿着嘴看着她短短几秒的改变,她笑得很坦荡,没有敷衍和遮盖。

承欢,到底是怎么样子的经历迫使她和这个世道格格不入,他很想看看她前一秒人前后一秒悲凉的模样。

“你是不是在找人啊?”承欢拢了拢头发,语气平静的说道。

隋裳心里一惊,瞪着眼睛看着她。

“你在找,李如夏是不是?”她的口吻很是老练,就像是在套人的话一样,那么的明目张胆,不知死活。

“对,的确是在找一个叫李如夏的女人,还有一个孩子。”他吞了吞口水,眼睛盯着承欢笑得越来越诡异的嘴角,他往后退了一步,一股强烈的情感从他的胸口涌了出来,他忽然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就是李如夏。”承欢像是开玩笑似地说道,说完还饶有兴趣的歪着头看着他的反应。

“你是李如夏?你的孩子呢?”

“孩子?你现在是在问我,我的孩子在哪里吗?”承欢她扯着嘴角问道,她的心脏上似乎被一个肉呼呼的小手轻轻的抓扯着。不痒,不疼,可是很凉,从手指间一直凉到头顶。那是绝望的味道,承欢红着眼睛那么想着。

“你怎么会是李如夏呢?你不是承欢吗?承欢膝下的承欢。”隋裳又想起了母亲死在自己面前的模样,他有些慌张,迈上前一步,看着承欢的眼睛问道。

“你说什么呢,我叫李如夏,怎么就不可能是承欢?”她笑时的样子很好看,有着南方人的温婉,干净的嘴角一直呈现着美好的弧度,语气很温润,一字一顿,字正圆腔。“你带我去找隋锦年吧。”

“欸?”隋裳愣住了,他想起父亲背对着他说的那冷冰冰的话。

“你叫隋裳,他叫隋锦年,从你说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是隋家的人。”承欢整了下衣服,下了床。“从几率来讲的话,你很大几率是来找我的。”

承欢从衣柜里拿出一个行李袋,抬眼看着隋裳的表情。

“我就是李如夏,一年前隋锦年糟蹋了我。我说他会后悔的,我说我的爸爸是市长,他的下场会很惨的。他跟我打了个赌,他说在我被所有人背叛的那一天,别让他找到我,否则,他会送我下地狱的。”她顿了顿,压低了声音。“他真的很厉害,能够看得出有那么一天所有人会背叛我。”

隋裳有些惊讶,应该说是错愕。他一点都不记得,他告诉这个女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她有什么异常的行为,甚至连几秒或是短短的犹豫的没有。

承欢把行李袋递交给了还在发愣的隋裳,自己随后拿起椅子上搭着的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我先不管你是李如夏,还是承欢。”隋裳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接过了行李袋,但是却伸手拉住了要往门外走的承欢。“今晚我就当做没看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