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唯有承欢,但且膝下(1)

她曾经以为自己的生命后半部分,定当是美满光明璀璨的耀眼,但是此时她却心里很清楚,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烂花烂草而已,被人踩在脚下也不过如此。

一双满是伤疤的大手粗鲁的扯着她的头发,眼前嘴角满是污秽的男人把脸凑到她的面前,宿醉的酒气让人忍不得那股子味道,一口黄牙看起来也是那么的恶心,她的头发被扯得生疼,只能仰着头看着他越发凑近的色迷迷的小眼睛。

“哎呀,她还是个嫩草,你又何必非要了她呢。”一旁打扮的花枝妖艳,浓妆艳抹仍然遮挡不住眼角日益增加的皱纹的老妈妈急忙想要制止他的行为。那老女人走一步扭一下腰,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一下子跌在那男人的手臂上。“虎爷,您的眼光我还不知道吗?我们里面有您要的,国色天香都有,这颗小嫩草,我看您还是…”

那男人想了想,甩开抓着她头发的手。

因为惯性和阻力她身子一晃,跌坐在一旁的垃圾桶旁。男人脖子上金晃晃的项链刺痛了她的眼睛,垃圾桶的恶臭迎面扑来,她歪倒在一边大声干呕起来。

男人恶心的笑声越来越远了,她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就像虚脱了一般倒在垃圾桶旁边。

“承欢,不要再来了。妈妈也是为你好,你才这么小,虽然妈妈也是你这么个年纪入的行,但是毕竟你不是父母亲都还在吗?好啦,今天就到这里吧,这是你的工资。”老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返回来了,一边扶起她一边塞给她一个信封。“要不是妈妈今天拦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好啦,回家吧。”

她拍了拍裙角,拿着那沉甸甸的信封,弯腰鞠了一躬。

“谢谢,妈妈。”

老女人细心的帮她拍了拍衣服上的污迹,勉强笑了一下,随后不知为何无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扯动着嘴角,看了一眼老女人,转身向着街道走去。

信封里躺着几张薄薄的钞票,她捏着信封,穿过嘈杂的店铺,风刮了过来,一股寒意从脖颈涌了上来。

128块是她的全部积蓄加上妈妈刚刚给她的300元,加起来的钱还不够她这个月租房的费用,这样说来她连上个月的都没有给呢。这个月第二份工作,也没有了。再这样下去,她是不是真的就要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工作了。

“哎——”承欢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把钱塞进口袋里,把信封随手扔进路灯下的垃圾桶里,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她改变了方向,想要向着不远处的便利店走去。

一辆豪华的轿车停到她的面前阻挡了她的路,她狼狈的下意识向后面的路灯躲避。

那人摇下车窗,看了一眼躲在路灯后面的承欢,笑了一声。

“你叫什么?”隋裳见那瘦小的身影不禁觉得有几分的好笑,路灯的光很昏暗,他看不清那女人的表情。

“承欢。”承欢吞了吞口水,冲着那辆豪华轿车的主人说道。

她看不见车上的人的表情,路灯昏黄的光投射在轿车上,挡住了男人的脸庞,她不知道那男人停下车的原因,是不是和别的人一样龌龊。

“程欢?”隋裳听到那女人那么从容的回答道,又笑了起来。

也是,在这条混乱的街道里,他竟然还觉得会有哪个女人会被他的搭讪吓到或是惊慌的尖叫,他什么时候还这么单纯了。

听到那男人又无遮无拦的笑了起来,承欢心里那一抹光亮也被踩踏的熄灭掉了。

又是一个恶心的男人,倒也是,她怎么能去期待男人的想法如此的单纯呢?

承欢呲鼻轻笑,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从路灯后面走了出来。

隋裳听到了那一声不合时宜的语气助词,他决定今天好好吓吓这个女人。

“你,多少钱一夜?”隋桑扬起手中的皮夹,似笑非笑的问道。

承欢蹙起眉向着豪华轿车走了过去,一股无名的怒火涌了出来,她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男人。

“你觉得我值多少钱呢?”承欢此时的表情活像个久经沙场,穿梭在各个男人身边的交际花似地,她俯身依靠着车窗,看向坐在车里的男人,语调明媚的说道。

隋裳心里冷笑了一下,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了这个女人的面容。

清秀的面容,从这张脸上,看不出一丁点的风尘,而且这个女人的年龄并不大,最多不超过二十,只不过是老旧的衣服,和狼狈的发型拖了后腿,她嘴角的伤口很明显还是新伤,隋裳更是打心里一丁点儿都瞧不起她。

“还有,我叫承欢,承欢膝下的承欢。”见男人上下打量着她,她咬牙切齿的强调道。

隋裳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承欢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但是很快镇定了下来,她也学着那男人的样子,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男人长得确实很不错,和她所见过的那些上了年纪每天灯红酒绿的男人不一样,她看不出来这样一幅模样的男人以及身后价格不菲的豪车,怎么就没有女人往身上靠呢,还要来这里找女人。

“如果你觉得你自己的价值可以和钱成对比,我把整个皮夹都给你。”男人将皮夹向着承欢递了过去。

承欢顺势接过皮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打火机,还好刚刚她陪酒的那个客人把打火机放到了她的口袋里,还借机摸了她的脸颊。承欢似乎又想到了那些丑陋的画面,摇了摇头,扬着唇角看着面前的男人,她打开打火机,把皮夹的一角放在那簇火苗上。

“你…!你要干什么?”隋裳没有想到承欢会来这一手。

“我要干什么?你不是说这个皮夹给我了吗?我就是听说,有钱人用的都是真皮的,我很想看看,这真皮是不是真的不怕火烧,是不是真的烧不坏。”承欢笑得很大声,在寂寥的夜晚显得很空旷。

“如果你真有那个能耐,我身后这辆车,也一起送给你,我挺想看看你是怎么烧的。”隋裳很快镇定了下来,嘴角露出饶有兴趣的笑容。

承欢一甩手,把皮夹扔到隋裳的身上,摇摇晃晃的看着他。

“看你也不像是来这里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的,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承欢踏着高跟鞋,裹紧了单薄的风衣,走到隋裳的面前,伸出染得猩红的指甲,轻轻刮蹭着面前这个男人的嘴角。

“就是知道才来的,我就是来找女人的。”隋裳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动作很轻。“你叫什么?”

“我叫承欢,承欢膝下的承欢,我刚刚不是说过吗?”她低声细语附在男人耳边说道,她的手在男人的锁骨上轻轻画圈,这是很明显的勾引方法。

“你不问问,我叫什么吗?”隋裳轻笑,笑容中包含了不少的嘲讽。

“欸?”承欢有几分疑惑,侧着脸看着男人的眉宇。

“是不是觉得还要忘掉,所以很麻烦?”男人的五官很好看,微微蹙起的眉毛隐藏了多少的风华。

“记住一个人本来就很难了,为什么记住还要忘掉,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啊?”承欢轻笑,艳红的口红在路灯下显得是那么的狰狞。“所以,还不如最开始,不要去记住,你说是不是?”

“我叫隋裳。”隋裳觉得好笑,又扬起了嘴角。“那我们就算认识了。”

“隋裳?隋裳,呵呵,好名字。隋裳,你知道吗?这世上有很多种相遇,但有一种相遇叫不如不遇。”承欢推开男人的手,晃晃悠悠的挑眉看他。

“不如不遇?”隋裳眯着眼睛,露出危险的神情。

“你说我不值得你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