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做我的女人

而古亦宸转过脸的瞬间,却有种冰雪淋身的感觉,她眸色黯淡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任凭处置的态度。

于少赔笑着说:“茉儿是第一次来这里,请大家多多包涵,我自罚三杯,这样行了吧?”

“不行,必须得她自己喝。”孙经理哼哼道,有好几个大腕给她撑腰,自己也不好发作,只得找个台阶滚下去了。

“可以。”不待于子默制止,蓝茉儿将桌台上一整瓶的人头马一提,仰头一灌,喉咙和腹部被辣得灼烧起来。

三分之一的酒下肚,她的脚步微有些踉跄,身子歪了一下,刚想继续干完,手中的瓶子便突然被人夺了去。

蓝茉儿迷蒙地看了一圈,于子默已经从沙发上迈过来,却还没到自己身边,那是谁夺了去?她觉得头痛欲裂,有一股檀木香的味道飘入口鼻,是他吗?

“我来。”

这捏着一瓶酒,一身剪裁合体的冷峻西装,目光凌厉的人可不就是古亦宸。

“还给我。”蓝茉儿伸手去抢,要是在场的公子哥耍赖,还不是要自己重喝一瓶?可她毕竟沾了酒,东倒西歪的,被古亦宸一把拦腰扣住,动弹不得。

“你以为自己很能耐,女中豪杰?!”古亦宸挖苦道。

“不用你帮。”蓝茉儿不死心地去抢,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苦涩。

古亦宸没理她,只“咕噜”了几声,方才还剩一大瓶的人头马,此刻已经空了,他神色突然凛冽下来,笑容也无影无踪:“现在可以了吗?蓝茉儿是我的人,倘若得罪了在座的谁,我古亦宸在这里担待了,向他陪个不是。”

“不敢不敢,蓝小姐好福气,有古少罩着,既然喝了酒,那今天的账就一笔勾销。”孙经理虽然喝了点酒,却还没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他怎么敢得罪古少的人,除非活腻了。

蓝茉儿意识开始涣散,只听得古亦宸又唤了谁一声“大哥”,然后自己便被温阳搀扶着出去。

她心想,终于结束了,该走了,可刚出了会所,她便蹲地上一阵稀里哗啦,差点把黄胆汁都吐出来。

“蓝、茉、儿。”有人玩味似的一字一顿念了她的名字,随即递来一张面巾纸。

她美眸一瞥,便看到古亦宸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浑浑噩噩的大脑又闪现出那一幕,他深情款款地抱着一个女孩,那女孩婉转动人,长发飘飘,不像自己,年纪不大,却满脸的风尘,她心里不痛快,便一把甩开伸过来的手。

“不会喝酒还逞能,现在吐了,滋味好受吗?怎么每次遇到你,都见你一副狼狈相。”虽然口气冷淡,手却急着把纸巾捂上蓝茉儿的嘴,轻轻擦拭。

“是啊,我狼狈,我把吐地上的东西都捞起来喝了行吗?”

“……!”古亦宸显然气急,眉头皱成深“川”,重重甩了一句:“别对我嚷嚷,你这随便的女人,还很笨,很迟钝,但也不至于被人带这种娱乐会所来吧!”

“我跟于子默来,还有别的事。”

“哼,于子默,对吧?你喜欢他是吗?妈的,我真是多管闲事!”

古亦宸脸上阴霾一片,气得浑身发抖,扭头就走,却又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折回去将蓝茉儿拎起来,塞进了车里。

“你放我下去,要带我去哪?我还有同学……”

“坐好!”古亦宸神色一凛,将安全带给她绑好。

他震慑力很强,蓝茉儿僵在原地,一声不吭地看着他。

“那个于子默,仗着自己有个当副市长的老爸,确实掳掠了不少花痴的心,但他明显保护不了你。”古亦宸顿了顿,又是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你虽然笨,但也不至于被他迷惑吧?”

“他很好,不是你想的那样。”蓝茉儿没忍住,还是给于子默辩白了一句。

“是吗?那你说说看,你喜欢他哪点?”古亦宸似笑非笑地逼视她。

蓝茉儿闭嘴了,无言以对。

“既然答不上,那就别跟他来往。”古亦宸疏疏淡淡地语气,随即大力揽过她的纤腰抵于座椅上,深眸中暧昧气息氤氲,“蓝茉儿,我警告你,这世上有些男人是招惹不得的,就刚才那一屋子的人,个个都背景显赫,如果不是我出现,你要怎么收场,凭于子默?!如果你真的缺男人,那你做我的女人,从下一秒起,做我的女人!”

她一定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只不过见过几次,不小心上了床,就赖定她了?

古亦宸怒火攻心,长指一蜷一勾便抬起了小妮子的小巴,森冷地呵斥道:“以后不准你见其他男人!”

蓝茉儿眨巴着眼睛,气鼓鼓地说:“我跟你很熟吗?”

古亦宸濒临抓狂的境地,眸底已经燃烧起地狱之火,勾唇冷笑道:“看来,你是忘记那晚发生的事了,在我身上肆意妄为了,不如……我们重温一下吧。”

“唔……”

蓝茉儿大骇,扬了手要去打他,抬了腿要去踢他,可是为什么浑身绵软无力,作用力在他身上却像是猫爪挠他的心。

混蛋,神经病!她无法开口,只得在心底怒骂,难道因为一次错误的纠缠,她就要一辈子栽在他的爪子下翻不了身吗?呜……

“你放开我!”蓝茉儿真的怒了,发狠似的咬破了古亦宸的唇,丝丝血意渗出嘴角。

脚下一个猛踩,兰博基尼便如离弦之箭般消失在夜幕中……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他一边开车,一边发问。

半晌得不到她的回应,古亦宸便凑上脸。

“我手机不是被混子摔了么!”蓝茉儿一头黑线,不得不往后缩了一下,免得他又揩油,这个不知规矩为何物的混蛋真叫她无计可施,可是一想起手机,她的心还是疼得要命。

古亦宸沉默不语,心里柔柔地荡起一圈涟漪,风一吹,便蔓延开来,原来,他也不算白等,人家没手机怎么拨给自己。

到了师大门口,蓝茉儿早在座椅上睡着了,古亦宸便单手托腮,仔细瞧着这张清丽的脸,细如白瓷的皮肤,挺翘的鼻尖,浓密的睫羽还轻颤着,只是那微微蹙起的黛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景象出现在她的梦靥中。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了,蓝茉儿才睁开惺忪的睡眼,四下一瞧,见温阳正窝在自己的电脑桌前,埋头吸着泡面。

“温阳,昨晚……”她拍了一下自己晕乎乎的脑袋,可还是记不清昨晚酒醉后的事。

“哦,茉儿,你醒啦?”温阳抹了一把嘴,侧过头,十分八卦地冲她挤眉弄眼,“你忘啦?昨晚古氏财团的总裁古亦宸帮我们解围,然后他又亲自送你回学校,还把你从一楼背到三楼,你这身价,一下子飙升哦。”

蓝茉儿愕然,神马?总裁!!!

所以,自己一直跟一个光芒万丈的跨国首席待一起却浑然不知!!!

“哈哈,三万块的赞助费搞定了,是‘天鹰”科技的总裁林冠儒赞助的,哎,早听白莺说林少俊雅不凡,果然如此,毕业后,我一定要去他的公司应聘!”

蓝茉儿无奈地笑笑,又问:“那个……他把我送回来后,直接走了?”

“难不成还留校过夜啊?对了,他让我带个话给你,说今天中午十二点约你吃饭。”

蓝茉儿只觉一身的鸡皮疙瘩,斩钉截铁地拒绝道:“我不会去。”

“他早料到你会这么说,所以,他说十一点半没见你出现在公寓门口,就会亲自上楼抱你下去……”

“啊!”蓝茉儿咬牙,攥紧了小拳头,赶紧起床洗漱,临走时温阳还好心递上一个苹果。

黑框眼镜架上鼻梁,简单拿了图书证,笔记本还有一只水笔,她便匆匆下楼,到了公寓门口,那长身玉立的男人正斜倚在炫酷的兰博基尼跑车一侧。

“这里。”古亦宸招了一下手,那X光犀利双眸穿透人群,直接定格在蓝茉儿身上。

蓝茉儿脸一垮,像一步步迈入地狱之门似的移过去。

“昨晚……睡得好吗?”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蓝茉儿,黑瞳里晶灿点点。

“很好。”她故作波澜不惊,脸却腾一下红个彻底。

“怎么,现在见到我开始羞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