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冲突,得罪公子哥

到了聚会地点,蓝茉儿才深感后悔,这明明就是一群太子党聚在高档的娱乐会所一起狂欢,每个人身边都带了一个美艳妖娆的女伴,相比于这些女人,蓝茉儿就像来自于山涧的一泓清泉,看着就清澈而甘甜,让人口干舌燥。

其中一位公子哥冲蓝茉儿吹了个口哨,戏谑一笑道:“这位美女是于少的新宠吧,果然够清新哟。”

于子默笑着摆摆手,缓步走过去,“你别乱说话啊,啥叫新宠,这是我同学,今天哥走运,要在平时,不一定搭理我呢。”

“哎哟,连我们于少都拿不下的女人,还真少见,哈哈。”

于子默附和着笑了两声,侧过头小声跟温阳说:“看到台球桌那边穿蓝衬衫的人吗,就是完美时空的市场部孙经理。”

“嘿,谢了。”温阳一阵感激涕零,酝酿好开场白,便从容不迫地走了过去,蓝茉儿也想跟过去,却被于子默拽住了手臂。

“我事先跟孙经理谈了这次赞助的事,温阳一人就可以搞定的,你不用过去,来陪我坐着。”

“你大爷的,我可不是来陪你喝酒的。”齿缝逸出的声音,蓝茉儿斜眯了他一眼,如果对于子默发作,势必让他颜面有失,迫于无奈,她只得在一群人面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整个豪华大包,乌烟瘴气的,有人喝酒,有人玩牌,拉拉杂杂十几人,好不热闹,可这么多人当中,蓝茉儿还是注意到了角落一个男人正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他拿起一根烟,刚叼在唇边,立马有人给他点燃,深吸几口,轻轻吐出一片薄烟,半眯的鹰眸更多了一分高深莫测,隐约间,有人唤他”梵少”。

蓝茉儿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便挨着于子默,正襟危坐,几个公子哥便凑过来,殷勤地递上名片,忙不迭地介绍自己,大抵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名门公子,蓝茉儿也不含糊,连声道谢。

有人就拍着于子默的肩膀,唏嘘不已,“于少好福气,有这样一位大方得体的女伴,真是羡煞旁人啊。”

“呵——”那人话音刚落,众人中便传来一声冷笑,“于少一进来就左拥右抱,玩出火来会影响声誉的,听人说,你爸在国税局给你物色了一个好职位,可别辜负了他的期望,要不然就像小时候一样,在院子里打得你开花。”

此话一出,满屋子的喧闹声骤然一滞,静谧下来。

蓝茉儿循声望过去,那人一脸的嚣张跋扈,报纸上登过他的“风流孕事”,所以她认识,正是市长的大公子丁昊,但是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奚落人,也太过分了!

于子默的脸色微变,唇畔的笑意却不改,他轻轻摇曳着手中的红酒,不冷不热地说:“我再不济,也上了国内一流大学,还没到不学无术的地步,谢谢丁少的提醒。”

那旁边的几人便扯了扯丁少的衣服,表情颇为难堪,可他眸中的锋芒却更甚:“扯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我小时候跟他住一个小区,经常看到他爸拿皮带抽他,他爸以前也就是给我爸当助理的,后来补了副市长的缺,那也是我爸扶持的,现在他于少处处抢我风头,不就是带了一个看似清纯的女人么,得瑟个什么。”

他的话犀利无比,呛得于子默半天接不上话,蓝茉儿靠他最近,能清晰感觉到他绷紧的肌肉,那浑身的怒气怕是一触即发了,可这俩公子的一举一动都在媒体的眼皮底下,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伴大打出手。

蓝茉儿的骨子里其实是嫉恶如仇的。

“这位丁少,我见你肤色暗淡,有可能是胃火过剩,经常便秘,所以气味倒流到口腔,导致嘴巴奇臭无比,建议你多喝些蜂蜜水哦。”蓝茉儿一语双关,抢在于子默之前开了口。

那丁少一愣,盯着蓝茉儿看了半天,随即面红耳赤,把菟丝草一样缠绕在他身上的女人狠狠一甩,三两步走了过来。

“怎么,想打我?忠言逆耳,劝你心平气和地说话,不然你这病还得加重。”蓝茉儿也不是省油的灯,毫不示弱地对上怒气汹汹的丁少。

身后的几人赶紧拉住丁少,劝道:“丁少,丁少,你消消气,何必跟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较劲。”

“我看她是存心找茬来的。”丁少冷笑一声,凌厉的目光射向于子默,“于少,你安的什么心,找这种女人来给我脸色?”

蓝茉儿一急,辩驳道:“这不关于子默的事,是我觉得你太跋扈了!”

“你!”丁少大手一扬,活生生一巴掌就要落下来。

“你打!”蓝茉儿扬起下巴,没有闪躲的意思,“快要换届选举了吧?不知道那些无所不能的记者有没有在哪个角落注意你的举动,然后爆你们家的猛料呢。”

于少当场愣住,下意识地往四周一望,包厢里的人皆是一震,聚在这里的公子爷几乎都有个在政府里当高官的老爹,要么就是名企的小开,有头有脸,谁都怕闹出什么事。

“哼,爷不追究是爷的大度,要不是今天哥几个拦着,爷绝不会让你出了这个门槛!”于少咬牙,冷哼着。

“就是啊,来,丁少,咱继续喝。”

“不喝了!”丁少有些兴致缺缺地坐在沙发上,一副生人勿扰的摸样。

蓝茉儿长舒了口气,心里后怕得很,她一直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做人,惹不起权贵,只想过着简简单单的日子,可生活总是变着法夺走她的安稳,就比如现在,她如何能让前途无量的于子默陷入进退两难,如果不把矛盾点及时指向自己,恐怕这两人要大动干戈了,这样必定引起丁市长和于副市长的对抗。

她侧头看了一眼于子默,顿时面色一抽,这厮竟然稳如泰山地坐着,半眯着狭长的双眸,像在欣赏什么似的。

从来都是他为女人挡下枪林弹雨,头一次有女人为自己冲锋陷阵,他觉得自己陷入爱河,不能自拔了,这个女人果真值得自己守护一生一世。

蓝茉儿瞪他一眼,暗骂他没良心,还好没惹出什么事端,但在这多待一刻,她都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全场的气氛又喧闹起来,只蓝茉儿一人如坐针毡。

“MD,我见过的女人多了去,没一个像你这样不识抬举!”

包厢里突兀地爆发出一声咆哮,似乎还不解气,又端起桌台上一杯烈酒,劈头盖脸往女人脸上泼去。

水滴顺着女子湿漉漉的发丝蜿蜒而下,那女子顿时抽噎起来:“你大爷的!”

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众人纷纷侧眸,蓝茉儿大惊,那嘴里骂骂咧咧的男人是孙经理,而狼狈地站在包厢一角,满脸委屈与气愤的女子可不就是温阳?

她快步走过去,用纸巾擦拭温阳发梢淌下的酒滴,焦急问道:“怎么了,他为什么欺负你!”

“他摸我,还说什么做他情妇诸如此类的话,我一气之下就骂了他,呜呜……”

好好的谈赞助的事,怎么变成这样?蓝茉儿怒目瞪着孙经理,冷冷道:“你不要太过分了,她还在上学,不是你眼中不三不四的女人!”

那孙经理有些醉醺醺的,忘了顾及形象,目露淫邪之光:“我是看在于少的面子,才搭理了这女生,想不到这小蹄子火气不小,不就是摸了她几下么,身上会少跟毛么?”

“啪——”蓝茉儿瞅准那张臭脸就甩了一巴掌。

在场的人震精了,且愤愤不平地盯着蓝茉儿,一个个倏然起身,一定要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收拾了去。

于子默呆愣在原地,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两拨人要动起手来了,场面极其混乱。

“你等着,小贱人,我不跟你动手,我会叫保镖解决你!”孙经理捂着红肿的脸,急躁地往外走,却在门口与人相撞。

“不长眼睛啊!”他破口大骂,眼一抬才看清来人,他脸色大变,那态度立马三百六十度急转弯,立马毕恭毕敬地弯腰:“古少,对不起,是我不长眼睛。”

进来的不止古亦宸一人,身旁还有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迎过去的公子哥皆殷切地唤道“林少”,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冠儒,两人站一起,该死的好看到极致,只望一眼,便已如钻石般耀眼,叫人不敢直视。

“抱歉,我们来晚了。”林冠儒摊摊手。

看到眼前一幕,古亦宸只是微蹙了眉宇,没说话,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被人反扣住肩膀的女人:“蓝茉儿?”

他怎会不记得她呢,那甩出一张百元大钞给自己当服务费的气势还真叫人难忘啊。

听到有人唤自己名字,蓝茉儿扭头一看,一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大步朝自己走来。

“你怎么在这?”他脸色冷凝,像座化不开的千年冰山。

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总是毫无预兆地走进自己的生命,叫他拒绝都来不及。

那几名公子哥一愣,其中一个解释道:“古少,是这样的,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刚刚打了孙少一巴掌,我们想给她点教训,怎么,你认识她?”

“当然,何止是认识。”古亦宸微微沉默,久久开口,目光在她脸上停了一会,又淡淡移开。

出现在这个场合,她……应该是谁的女伴吧。

蓝茉儿直愣愣看着古亦宸,心跳漏了半拍,跟他发生了那啥关系,现在一见面,竟然有点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