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告白

“没诚意。”贵妇有些兴致缺缺,语气一瞬冷淡下来。

据说笑起来有梨涡的男生命犯桃花,那于子默在外面一定有很多风流债,他站在台上,虽然光芒万丈,却像一个待价而沽的商品,想着,蓝茉儿就觉得心底一丝寒意。

她生生抽离自己的目光,扶着醉醺醺的白莺,悄然离去。

第二天,于子默果然在师大的女生公寓门口蹲点,从背后拍了一下蓝茉儿的肩膀。

“喂!”

“啊。”蓝茉儿吓得惊叫一声,瞅了一眼身穿休闲名牌,魅力四射的于子默,理都没理,像躲瘟疫一样立马闪身,“噔噔噔”直奔宿舍。

“昨晚一声不吭地撇下我,你知不知道,我全身上下都快被那些春心荡漾的奶奶摸遍了。”于子默脸色铁青,在她身后嚷着。

蓝茉儿突然回身,露出一个幸灾乐祸似的坏笑,“要上台显摆的是你,被人吃豆腐也是活该,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哦。”

“喂,你怎么这样,过河拆桥。”于子默无奈极了,“为了弥补我,你今晚的时间必须属于我,陪我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吧。”

蓝茉儿没搭理他,于子默便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宠溺且又无奈地凝视她,“你这个女人,又无视我,拜托,给我个面子行不行?”

蓝茉儿停下脚步,双臂一抱,态度极不友善,“我没时间,今晚,明晚,后晚都没时间,你要是觉得没面子,可以邀别人,爱慕你的女生数不胜数,何苦缠着我呢。”

“征服你,才有成就感。”于子默撩唇一笑。

“你别说话,一说话我就胃疼。”

“茉儿,咱就不能好好说话?”

“说吧,我听着呢。”

“这是我第十次向你告白,我喜欢你,想要追求你,不管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总之一句话,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你爱接受不接受,就是不能强迫我放弃你!”

蓝茉儿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跟自己表白的人不少,像他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还是头一个,“说完了吗,于子默?”

“叫我子默,别刻意疏远我,你可以拒绝,但我会追到你跑不动为止,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对我眨了两下眼皮,只这样,浑身就有种吸引人的光彩,让我欲罢不能,我平时是随性惯了,但我对爱情还是坚定不移,始终如一的,相信我!”

蓝茉儿听得一愣,头一次听这吊儿郎当的公子哥说这么多话,且摸样极其笃定认真,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可感动终归是感动,她头脑还是清醒的,当年母亲也信誓旦旦地说会等父亲一辈子,可背叛的效率比谁都快。

“可是呢,正如你所说,你不能强迫我喜欢你,不是吗?”

于子默点点头,仍然乐呵呵地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贱,哪怕她拒绝了自己,他都觉得开心不已。

“好吧,那今晚的聚会……”他的话音还未落下,蓝茉儿就逃之夭夭了,“喂,我都跟哥们说好了,带你去的——”

望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于子默无奈地摇摇头,轻叹一声:“我就是喜欢不解风情的你,这可如何是好?”

回到宿舍,对床的温阳正趴椅子上看报纸,见到蓝茉儿回来,她赶紧提醒道:“你那个家教还是推了吧,你看报纸上都登了,说那一带好几个农民工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反正全被一个黑衣人废了手臂,还送进了监狱。社会太险恶,太混乱了。”

蓝茉儿凑过去一看,不禁微微愕然,那大标题下的图片虽然不清晰,但她认出了那个斗鸡眼。

哪个好汉为民除害的,是该笑呢,还是哭……

温阳突然双眸一亮,狗腿子似的凑过来,笑嘻嘻地说:“茉儿,能不能帮我个忙?”

“怎么了?”蓝茉儿侧眸问。

“还不是拉赞助的事,为了不出纰漏,部长决定要我们老成员亲自上阵,昨个我跑了一天,你知道人公司怎么说我么?说我坑蒙拐骗,再加上我这笨嘴笨舌的,说服他们更是难上加难。”温阳哀声叹气着,情绪低落得难以附加。

蓝茉儿打趣道:“咱温阳同学一直伶牙俐齿来着,且人品,相貌,学识,样样齐全,拉一个赞助还不是手到擒来呀。”

“哼,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次院里举办的四年一度的‘十佳歌手’大赛奖品都是上万的,跑赞助可不是个轻松的活,我昨天亲自去‘完美时空’网络公司登门拜访,可前台说,他们一天有好几拨人去要钱,所以鸟都不鸟我!”温阳狠狠地往嘴里塞了一把薯片,咬牙切齿地样子。

“哦,完美时空啊?他们最近刚出炉一款大型网游,针对的主要就是大学生,下一步肯定会在各大高校搞推广活动,按理说,他们应该很乐意才对。”蓝茉儿不解地说。

“要不,我再去碰碰运气?我打听好了,他们市场部经理晚上有聚会,我们直接去找他,如何?”

“这……有些不妥啊,预约一下,见不到他们高层么?”

“人家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不是我们这些小鱼小虾随便能见到的,而且部长催得急,任务艰巨啊,可不能砸在我手里。”

“可是咱直接去拦截,有些鲁莽了,更是行不通啊,人家上哪都跟着保镖呢。”蓝茉儿白了她一眼。

“所以我要你帮忙啊,对你穷追不舍的于子默,跟完美时空的唯一继承人是铁哥们,咱晚上跟他一起去聚会,不就行了?”

“呃……”蓝茉儿内心挣扎了一下,方才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于子默,现在再答应他的邀请,是不是不太好?

“哎呀,别扭扭捏捏了,不就是一个聚会么。”

“那好吧,把策划书再仔细看一遍,晚上一起去。”蓝茉儿无奈地说。

“哈哈,要实在不行,我就使美人计,跳蛇舞,我的舞技可一点不比专业的舞娘差哦。”

蓝茉儿一听,“扑哧”一声笑了,“真受不了你。”

“茉儿你笑起来多好看,干嘛这两天一直绷着脸。”

“笑不出来。”

“哦,你大姨妈来了?”

“……不是。”

“那咋了?”

蓝茉儿哀叹一声,“没啥。”拿起卷纸,有气无力地躲进卫生间,“我拉屎。”

对着镜子,她扯开衣领,白皙如瓷的肌肤上还有吻痕没有褪去,她鼻头一酸,泪水悄悄滑落。

不过是陪于子默参加小聚会,顺便拉个赞助而已,他竟把暗红色迈巴赫开了来,一看就是贵价货,显摆得要命,怪不得他的卡都被冻结了,像他这样奢侈无度,有损副市长的清廉之风啊。

“哇,好酷的跑车——”温阳扯破嗓门尖叫。

蓝茉儿撇撇唇,不发表意见。

“怎么,不喜欢我的车?”于子默似乎有些紧张。

“不是。”蓝茉儿淡淡一笑,不过眼神里还是几不可见地闪过一丝鄙夷,男生开暗红色的车子,实在太……骚了。

于子默讪讪地笑了一阵,给俩美女开了车门,巧的是,半路上,他遇到车子抛锚的于太太,正有一个汽修工在忙活着。

“老妈——”于子默从车窗探出脑袋,咧着嘴挥手。

“子默呀,你来的正好,王太太她们还等着我去打牌,可我这车子似乎出了点问题,一时半会弄不好,你载我一程。”

“这位是?”于太太正想拉开车门,却瞧见里面坐了俩美女,便和蔼可亲地问。

蓝茉儿和温阳下了车,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于子默过去拉住蓝茉儿的手,嬉皮笑脸地介绍道:“老妈,这位叫温阳,我同学,而这位呢,叫蓝茉儿,我女朋友……”

蓝茉儿轻轻一甩,皱着眉侧头,清冷的眸光一瞥,于子默立马改口:“未来的,我还在追。”

衣衫整洁、雍容华贵的夫人斜睨了蓝茉儿一眼,随即瞪着儿子:“你还没毕业,该以学业为主,谈什么恋爱。”

其实谈个小恋爱无伤大雅,但前程似锦的儿子怎么可以找这种小家碧玉,看这一身寒碜的装扮,不知从哪个商场淘来的打折货,就连这帆布鞋都褪色了,怎么配站在儿子身边!

但是,由于儿子喜欢,于太太还是笑眯眯地询问了一句:“蓝小姐,你家里是做什么生意?”

蓝茉儿觉得没必要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根本不会跟于子默在一起,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轻声轻气地回答:“阿姨,我家没做什么生意。”

“那你读书的经济来源是?”于太太皱着眉。

“我一直在打工。”蓝茉儿神色漠然。

于太太的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眼中不可掩饰地闪过不屑,“哦,自力更生啊?”

自力更生,明明是一个褒义词,却被她说得刺耳至极。

于子默的脸色有些窘迫,唯恐母亲说出什么尖酸刻薄的话,便急忙转移话题:“妈,我们还有聚会,赶时间,您坐出租车吧。”

“你要把我撇下?!”于太太冷了脸,心想这个女孩真是厚脸皮,霸占着自己儿子,而且自己是堂堂副市长的太太,坐出租车多丢面子。

“要不你先送阿姨吧,我跟温阳打的去。”蓝茉儿很识趣地应了一声,礼貌地笑着走开。

“那怎么行,太没绅士风度了。”于子默追上去,回身冲于太太耸耸肩,一溜烟跑开,气得于太太咬牙切齿,直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