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夜深深

古亦宸抬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无所谓地耸耸肩:“你们怕打不过我,就拿一个女人当挡箭牌,我当然不敢还手。”

打一个人肉沙包当然不尽兴,伍哥朝斗鸡眼努努嘴,示意放了蓝茉儿。

那斗鸡眼意犹未尽地望了蓝茉儿一眼,有些不甘心,本来还想玩一玩呢,真是可惜。于是他夺过蓝茉儿的手机,朝地上狠狠一砸,顷刻间,手机四分五裂,“你要是敢报警,就会像这手机一样粉身碎骨!”

蓝茉儿盯着手机,心疼得难以言喻,又要做好多天家教才能买一个手机啊!

“好,现在是我们男人之间的较量。”古亦宸的笑容丝丝敛去,随即朝蓝茉儿嘶吼,“笨女人,还不快走!”

蓝茉儿在原地踟蹰了片刻,拧着眉思忖,这一带她经常走,也算熟悉,跑到最近的电话亭报警得要十来分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住。

不管了,总比在这坐以待毙好,至少不会成了他的负累,想着,她像注入了无穷的力量,脚下生风,一溜烟没了人影。

目送着蓝茉儿的离开,古亦宸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转眸望着伍哥,指头一勾,挑衅道:“来啊。”

蓝茉儿一路狂奔,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那人就算身手矫捷,也是寡不敌众,等自己跑到电话亭,再等警察赶过来,估计他早被打残了。

于是,她从地上迅速捡起一根棍子,调头折回了工地那边的巷口,只见六七个混子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惨叫。

这……她终于明白,人不可貌相。

古亦宸侧过头看蓝茉儿,一个没留意,倒在地上的伍哥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

“小心!”蓝茉儿惊叫,可是一切似乎来不及,那把寒光迸射的匕首在古亦宸的肩膀上划了一刀。

古亦宸狠狠一愣,这才倏地感到肩头一阵钻心的疼,有怵目惊心的鲜血汩汩而流,刺目妖娆。

“混蛋,我借路人的电话报警了,还不逃命去!”蓝茉儿尖锐的嗓音传来。

几混子面面相觑,半信半疑。

“臭婊子!”伍哥被激怒了,他虽然是个地头蛇,却从不打女人,不过,对于不守信用的女人就另当别论。

伍哥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张牙舞爪地冲向蓝茉儿。

“谁叫你回来的!”如地狱恶魔般雷吼,古亦宸的瞳孔一阵紧缩,冷厉的眸光在夜色中显得更加凄厉恐怖,他的手犹如利爪直接握成铁拳,击破长空,以惊人的速度重重砸到伍哥脸上,伍哥躲闪不及,顿时,七窍鲜血飞溅,直直横在了地上。

“伍哥,兄弟们都撑不住了,而且警察快来了,咱还是跑吧……”斗鸡眼心惊胆战地望向四周,打退堂鼓了。

“走!”那伍哥一声断喝,随着一群被打得不成人形的混子迅速撤离。

“你……疼吗?”蓝茉儿急忙跑过来,指着古亦宸肩膀的伤处,眸光中氤氲着一丝雾气。

“没事。”他摇摇头,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邪笑着道:“你心疼我了?”

蓝茉儿白了他一眼,倏然冷道:“你的血快流干了还笑!我送你去医院。”

“不行。”古亦宸蹙眉制止,一旦去医院,媒体肯定会听到风声,到时候借题发挥,又要引起股市波动,“你先回去吧,我会处理伤口的。”

蓝茉儿斜睨了他一眼,都伤成这样了还逞能,“我有义务照顾你。”

“总之,不可以去医院,买一些消毒水和纱布。”

“……啊?”蓝茉儿的脸颊染上红晕,却还是佯装镇定。

“别想歪了,只是找个地方休息,我受伤了不能骑摩托,而且你衣服都被扯烂了,怎么坐公交回去?”古亦宸撩唇一笑,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男人,就不能表达清楚一些么?蓝茉儿紧咬着唇,羞得无地自容,不过,她还真想找个地方冲个冷水澡醒醒脑,热死了……

等他们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小旅馆时,古亦宸已经面色惨白,疲惫不堪。

蓝茉儿褪下古亦宸的上衣,见那一道伤口,不禁难受起来,心如刀绞般不是滋味,这得有多疼啊,幸好没有伤到筋骨。

“咝——”酒精粘到伤口处,古亦宸疼得倒抽一口凉气,额头凝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忍一下。”蓝茉儿小心翼翼地为他消毒,包扎,弄得有模有样,十分专业,像训练过一样。

“你叫什么?”

“蓝茉儿。”

“名字挺好听,不过这世上没有蓝色的茉莉花,那今晚你是想去哪的?”

“当家教去。”

“还在上大学?”

“嗯。”

“在哪读的?”

“师大。”

她的回答言简意赅,眸光也复杂开来。

“你猜我是什么人?”

“如果疼的话就叫出来,别扯淡。”蓝茉儿不耐烦了,只感觉浑身血气上涌,燥热难耐。

“女人疼的时候才会叫,我可是男人。”

蓝茉儿瞪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

缠好纱布后,她又从包里翻出一块手帕,动作轻之又轻地为他擦拭掉汗渍,可是看到他一览无余的上身时,蓝茉儿还是烧红了脸,这一身紧致有力的肌肤,真让人浮想联翩。

虽已深秋,更深露重,狭小的空间内却迅速升温,男女共处一室,不免尴尬。

该死,他心里低咒一声,身体明显有了反应,而且,十分强烈,怎么回事,他明明只喜欢潇潇……

他的眸光晦涩矛盾,猛地站起,疾步朝洗手间走去。

拧开水龙头,冷水兜头而下,许久才将那熊熊烈火扑灭。

眸光一瞥左肩上血迹斑驳的纱布,他不禁自嘲,头一次为女人挂了彩,疯了是不是,从电梯里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自己疯了,难道上辈子欠她的?

他本不想趁人之危,但主动送上门来的,那么客气干嘛?

“想要我帮你吗?”他覆在她的耳际,声音慵懒而富有磁性,像蛊惑人心的魔音。

蓝茉儿媚眼如丝,无声的邀约。

他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薄汗,铺天盖地而来的狂情早已将两人狠狠淹没……